12香港手足偷渡台灣未成被送中

 
▲12港人被中共扣押事件發生後,一些家屬在9月30中秋節前夕到中央人民政府聯絡處表達了他們「立即釋放12港人」的要求。Getty Images
看 雜誌  第217期
林保華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826日,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海警總隊在微博上發布公告,指南海海區指揮部廣東支隊(廣東海警局)於香港東南方水域對出的中國大陸水域截獲一艘快艇,並拘捕船上12名涉嫌「非法入境」人士。

12人「非法入境」中國?

23日抓到,26日才公布,是符合中共的行事作風,那就是經過兩天兩夜的逼供,大致了解來龍去脈之後,以很微妙的筆法對外通告。那就是以「非法入境」罪名來逮捕;實際上這12人是非法出境要偷渡到台灣而被捕的。出逃是人權問題;入境,誰知道要進行什麼非法活動,也就逮之有理。

12人其實是離開了香港海域,可是還沒有完全離開中國海域而被捕的,結果用了「從香港海域進入中國海域」的罪名逮捕。這時,香港好像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了。

12人是要偷渡到台灣,因為有些是由於參與反送中運動被起訴與禁止出境。他們被捕是神不知鬼不覺,依照中共的殘暴手法,為何沒有把他們全部滅口?估計有幾個原因:一是也許手機還可以向香港通訊報信他們被截捕了;二是中共還想從這12人嘴裡拷問到一些他們需要的資訊,例如有沒有幕後的組織者,有沒有外部勢力介入等等;三是香港特區政府向中國報告而去攔截的,中共可以保密,香港卻不一定可以保密。

香港人最關心的當然是這是哪12人?他們未來的命運如何?

1617歲就要冒險逃離香港

由於人被關在深圳鹽田,特區政府開始企圖置身事外,媒體一問三不知,到深圳採訪當然更不容易,於是黨報發揮了作用。香港《文匯報》在828日引述知情人士說法,詳列偷渡者個資,其中最知名的是被視為港獨組織「香港故事」的成員李宇軒,其餘被捕者是張俊富、張銘裕、李子賢、郭子麟、鄭子豪、廖子文、黃偉然、鄧棨然、嚴文謙、黃臨福與喬映瑜,皆涉及與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的暴動或藏匿武器的案件,其中幾位是對抗最狠港警「速龍小隊」的「屠龍小隊」成員;此外,被捕者中至少3人未成年,鄭、廖兩人17歲,黃臨福16歲。1617歲就要冒險逃離香港、亡命海外,也可見現在的香港是什麼世界?

他們未來的命運當然掌握在中共手裡。為此社會人士都伸出援手,家屬更是焦急,要求按照歷來的做法,送回香港審理,無論怎樣,香港的法治總是好過中國。他們一方面要求特府介入,一方面聘請律師。然而特府把事件全部推給中國,與己無關;而家屬聘請的律師全被中國方面拒絕,而由中國方面指派律師。這算什麼法治?不就是全由中國政府說了算,律師奉命配合?

藉機逼出一些「餘黨」

既然人落在中共手裡,中共自然也不會考慮輿論,任由他們處置了,不知採用了什麼手法,逼出一些「餘黨」出來。1010日清晨,香港警方由專門對付黑社會的O記(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出面,突然大搜捕,以協助(提供住宿、安排船隻等等)12人偷渡罪犯罪為名拘捕9人。被捕者包括本土民主前線成員鍾雪瑩及社民連梁國雄前議員助理唐婉清。

唐婉清72歲,長期投入社會運動,是劉山青的妻子。劉山青在1980年初到廣州探望民運人士王希哲、何求的家屬時被捕,在中國坐了10年牢。唐婉清等他出獄後再完婚。鍾雪瑩29歲,是梁頌恆與游蕙禎當選議員(不久即被北京拔除)時的議員助理。

1011日晚11點多,9人中有8人獲得保釋。警方表示,經國安處調查後,其中一名被捕者、本土民主前線成員鍾雪瑩被控「無牌管(持)有槍械或彈藥」,將於繼續提堂。12日的提堂,鍾雪瑩被指於去年1220日在大埔翠屏花園地下5號鋪外及該屋苑某單位,與男子蘇緯軒持有一支手槍連彈匣內有14粒子彈、一支槍、6個長槍匣內有211粒長槍子彈,以及兩個手槍彈匣內有30粒子彈,而被告沒持有該等槍械的管(持)有權牌照。她申請保釋被拒。

根據警方的說法,案件已經轉手給國安處調查,看來要根據相關國安法來處理。偷渡到台灣變成國安問題?

這次偷渡用的快艇,長9.3公尺、寬2.3公尺。在茫茫大海中,它只是一葉孤舟,怎麼可能正好遇上中國的海警?從一開始,人們就懷疑偷渡事件香港警方完全知情而在監控中,然後通知中國政府出手,以達到「送中」目的。但是特區政府一直不肯承認。

港共政府一手導演

然而香港《蘋果日報》於105日宣布,他們翻查飛行服務隊定翼機「B-LVA」及「B-LVB」近月飛行紀錄發現,兩機不時作兩小時以上的較長時間飛行,但只有兩次飛行逾4小時,其中一次是823日;總共277次的飛行任務中,只有823日是凌晨出勤。而這個時間正是偷渡快艇從西貢布袋澳出港的時候。

也就是說,港共政府早知這次偷渡行動,可以事先制止,或者由香港水警攔截,由特區政府自行處理。然而港共政府還一路派飛機跟行以確定位置,將這12人出賣給中共當局,以達到「送中」政治目的。這樣一個特區政府是與香港人民為敵,充當共產黨鷹犬的政府。但是在事發時,警務處長鄧炳強被媒體詢問時,還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他們也向中國政府詢問,等待答覆云云,即使飛行資料被查出,他們也拒絕回應,充分說明他們的說謊本質與心虛。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101215日成功訪問逾1.1萬人,結果顯示56%受訪者相信港警在12人被中國海警截獲前,已知道他們的離港計畫,而表明「好相信」更達43%,反而表示不相信的只有26%,表明「好不相信」的只有21%

香港各界人士不斷聲援這12位偷渡者,要求送回香港審理,獅子山頂更多次亮起聲援他們的燈光。事件也引發國際關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一場視訊講話中公開表示:「12名港人遭中共當局囚禁在中國、被拒見受委託律師,但12名港人未有犯罪,他們只是相信自己值得獲得每人應享有的自由和不可剝奪的權利。」這鏗鏘有力的聲音,為這12位手足定性,這是他們追求自由的權利,真正的罪犯反而是逮捕他們的港共與中共政府,如果沒有他們一再摧毀香港的高度自治與一國兩制,根本不可能出現香港年輕人要偷渡到台灣的事情。未來事態如何發展,還須我們繼續關注。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