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香港民主派的秋後收網

 
▲2019年11月24日在香港太古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中,人們排隊在裝飾著破爛海報的「連儂牆」前投票,以支持正在進行的抗議活動。結果民主派(含本土派)拿了近九成席位。Getty Images
看 雜誌  第218期
林保華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秋高氣爽,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不太嚴重而準備吹起旅遊泡泡的香港,卻因為政治掛帥的防疫政策而出現第四波疫情來襲的徵兆。而更可怕的,卻是港共當局利用《香港國安法》,不論能否套上,都對香港民主派人士進行更全面的秋後算帳。因此雖然是秋末時分,溫度居高不下,白色恐怖籠罩香港,宛如肆虐的「秋老虎」。

白色恐怖的最大標誌始終是暴力鎮壓任何反抗,最具象徵性的又是大逮捕。在《香港國安法》頒布後,無限上綱成為常態,因此諸如「光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已經成為如同當年的「反革命口號」而被嚴禁,連「康復香港」也不許說。異議人士更是動輒得咎,當局還回首進行清算。在逮捕了《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大名人,讓他們取保候審,等於烙上「嫌犯」印記後,隨時可以被享以「無產階級專政鐵拳」。

逮捕行動也逐漸擴大,理由更是各種各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香港的「白色恐怖」

最近的逮捕行動發生在111日。7名民主派因今年58日立法會內會衝突,而被警方拘捕,各人分別涉違《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下的「藐視罪」及「干預立法會人員罪」。被捕者包括民主黨主席胡志偉、黨員尹兆堅、黃碧雲;工黨張超雄及其議員助理、工黨主席郭永健;還有月前已經不願「留守」續任而辭職的前立法會時任議員的人民力量主席陳志全、議會陣線朱凱廸。

半個多月後的1118日,朱凱廸與陳志全再次被捕,另有民主黨議員許智峯。罪名涉早前在立法會潑臭水阻《國歌法》三讀,令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煩躁不安,精神受創」,同被起訴「侵害人身罪」及「藐視罪」。

不同政黨因為不同意見,在立法會內部使用技術性阻撓發言或表決,甚至出現一些肢體衝撞,是民主國家的常見事情,尤其是少數黨的意見被藐視的情況下。現在在香港卻成為「罪行」而可能被逮捕審訊而被罰款或監禁。問題還在出現肢體衝突是兩方面的事情,建制派完全無罪,民主派有罪,根本就是針對一方的白色恐怖。

立法會主席如果見到這種事情無能處理而「煩躁不安」,甚至「精神受創」,那就應該自行辭職並尋求醫療,根本沒有資格再擔任立法會主席。看看台灣的歷任立法院院長,哪個因為內部騷擾甚至打架而精神受創抓人?就是太陽花運動占領立法院,也是和平落幕。看來梁君彥應該到養老院去安享晚年比較合適,哪有資格呆在立法會裡?

立法會奪印與議員總辭

除了大搜捕外,香港人民與中共的各種矛盾衝突,焦點都是在是否按照《基本法》讓香港實現一人一票的普選,占中運動、雨傘運動、本土運動等等都很明顯;就是反送中運動,歸根結底也是要求香港人民有當家作主的權利,豈可把司法交給無法無天的中共?

也因為如此,在香港疫情稍微緩解的時候,中共對香港進行的大規模手術就是針對含有若干民主成分的選舉。1963年,中國有一部八一電影製片廠出品的電影《奪印》,描述農村裡的階級鬥爭,就表現在誰能搶到代表權力的印章(圖章)上。這部電影被中共拿來作為「階級教育」的重要課程。三年後爆發的文革,就是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司令部向劉少奇代表的資產階級司令部奪印;全國上下都在奪印,都是自稱是毛澤東的「無產階級革命派」要來掌印,內戰打到毛澤東死去,這個印章由華國鋒手裡再被搶到鄧小平手裡,暫告一段落。後面的奪印就比較有規則進行,但也是暗潮洶湧。香港的奪印,就是要把香港立法會徹底變成中共的橡皮圖章。

去年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含本土派)拿了近九成席位。代表「黨的領導」的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問罪下台。所以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眼看民意也在民主派這一邊,民主派做過預選也是這個結論,封殺這場選舉就無可避免了。而他中共最好的理由是疫情原因。特府可以就疫情禁令豁免許多事項,就是不去豁免選舉。特首林鄭月娥遂在731日宣布引用《緊急法》押後第7屆立法會選舉,同時請求中央處理推遲立法會選舉而出現的立法機關空缺問題;811日人大常委會正式決定,讓第6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不少於一年。

四年前選出的香港立法會,因為京共港共採用各種手段打壓,原本70位議員,多人被DQDisqualification,取消資格),民主派已經被打得七零八落,無法保持三分之一席位的關鍵少數。在當局宣布選舉延期後,原來的班子繼續連任,民主派議員是否繼續連任?民意也相當分歧,有的主張全部總辭以示抗議;有的主張繼續連任,保留一個發聲的平台。年輕一輩則多主張以總辭來表達抗議。

為了讓停止選舉的場面好看一些,當局暗中鼓勵民主派議員繼續留任,以示「共識」。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9月中旬宣稱,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決定不論現屆議員是否延任,均可獲發四年任滿酬金;如議員延任並完成整個餘下任期,即由下月至第六屆立法會延任期完結,將獲發另一筆任滿酬金。倘議員決定不延任,須於930日前書面通知立法會祕書處,該議員可按現行指引申領結束辦事處的開支。目前立法會議員月薪為10.1萬元(港元,下同),任滿酬金為四年所得薪金15%,約72萬元。對窮得要死的民主派來說,這些錢很有吸引力,何況還要養一批助理。

但是最後仍有三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拒絕連任,他們是公民黨陳淑莊、人民力量陳志全、議會陣線朱凱廸。其中陳淑莊大律師因為腦部腫瘤剛開過刀,也被港共起訴過,宣布退出政壇。而陳志全與朱凱迪後來的被捕,顯然是對他們拒絕延任的報復。

然而才過一個多月,留任的立法會議員再度被港共追殺。

 

香港於2020年11月11日剝奪了四名民主派議員的席位:梁繼昌(左上)、楊岳橋(右上)、郭榮鏗(左下)和郭家麒(右下)。Getty Images

▲香港於20201111日剝奪了四名民主派議員的席位:梁繼昌(左上)、楊岳橋(右上)、郭榮鏗(左下)和郭家麒(右下)。Getty Images

 

1111日,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事前未作任何預告下,公布DQ相關立法會議員的決定。委員長栗戰書主持了13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3次會議閉幕會並作講話,聲稱這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依法維護國家安全、維護香港特別行政區憲制秩序的又一重要立法。

DQ的四位立法會議員分別是楊岳橋(公民黨黨魁)、郭榮鏗(公民黨)、郭家麒(公民黨)以及梁繼昌(公共專業聯盟副主席)。前兩位是大律師,後兩位是醫師與會計師,都是香港的專業菁英人士。DQ即時生效。

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取消這四人的立法會議員資格,列明「議案是應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請求而提出」。他們的罪名竟是不擁護《基本法》、不效忠特區。這種空泛的罪名不是由法庭決定,而是由林鄭個人決定。這就是香港的法治?

特區政府的翻雲覆雨,明顯是對民主派的羞辱。顯見林鄭這位小人的狹隘報復心理。這四位傑出的專業人士,一般表現都比較溫和。港共連他們都容納不下,令人頗為意外。北京當然樂見香港人自相殘殺,他們才可以坐收漁人之利。事後不論林鄭還是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都以「愛國」為名作為判斷是否可以擔任議員的條件。然而愛國的標準是什麼?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等等,難道他們不愛國嗎?他們比林鄭、張曉明還愛國,否則怎能坐上那樣高位?那是林鄭與張曉明再去努力舔習近平也坐不上的高位。

面對這個羞辱,15位泛民議員終於立即提出總辭。留下兩位,其中一位是鄭松泰,網路把他歸為陳雲根的人。陳雲根就是香港「城邦論」的始作俑者陳雲,一度被號稱「港獨之父」,但是因為後來其具體行動都是打擊民主派,支持者紛紛離去。這次鄭松泰的留任,網路上當然又再戲謔一番。

民主派議員總辭後,中共對其「清一色」應該基本滿足了。下一步不管是泛民還是本土派,都在中共強大壓力下團結起來。在「合法鬥爭」都被封殺的情況下,香港的抗爭如何打開一條出路,考驗香港人的意志與智慧;而外部環境,尤其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果,多多少少對香港也會有影響,尤其是制裁的力度。

建制派在失去敵人後,如何爭寵,應該會進一步提出各種「寧左勿右」的主張,例如有的主張還要追回被DQ議員過去的薪資,這是在逼人走上死路嗎?由於建制派內部理念上也不完全一致,相對溫和一些的自由黨也可能被其他更左的政黨追殺,實現香港成為文革期間的「驅帝城」(文革期間,受英國統治的香港被稱為「驅帝城」)。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