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欄)傅聰傅雷之死,防疫防共則生

剛剛欣賞完台灣鋼琴家、「天使手指」陳瑞斌獨奏音樂會不到十天,就傳來流亡英國的中國最頂尖鋼琴家、「鋼琴詩人」傅聰染上武漢肺炎不幸逝世的噩耗。武肺期間這兩個極端,讓我產生許多聯想。

傅聰的父親傅雷是著名的翻譯家,一九五五年我回中國時,他定居在上海,當時傅聰已經成名。一九五七年我十九歲僥倖逃過右派大劫,他卻在一九五八年被捕劃為右派。他翻譯的羅曼.羅蘭名著《約翰.克里斯朵夫》,在年輕學生中頗有影響力。當時我沒有看過這本書,而是多人在批判一些年輕右派學生時,說他們受到這部小說宣揚「個人奮鬥」影響而反黨。所以後來傅雷被劃為右派我沒感到意外。接著看到傅聰在一九五八年底從就讀的波蘭逃亡英國的消息,那年他廿四歲。

傅雷作為右派,兒子又「叛國」,一九六六年文革剛爆發,他們夫婦就被批鬥羞辱自縊身亡。不久,與我同歲的上海著名鋼琴家顧聖嬰也自殺身亡。傅聰如果回國,也會是類似命運。但是當時他決定逃亡,也是基於對共產黨的認識,甚至與家教有關,因為逃亡不但是親情的隔絕,也會害到家人。相信事前有了默契,父母為保住他而犧牲自己。因為一九五六年他曾回國度假,當時「肅反」剛過,文藝界的「胡風集團」慘被整肅。但是傅聰最終還是逃不過共產黨製造的武肺病毒而病逝,傅家的兩代天才都逃不過中共的魔爪。

台灣還可以如常舉行音樂會,民眾過著基本正常生活,歸功於台灣的防疫成就。指揮中心面對中共代理人一再的攻擊,一直強調各項措施都是基於專業判斷。但我必須說,這個專業,除了醫療專業,也是防共反共專業。沒有後者,前面的專業會被誤導而失去專業功能。也就是台灣不相信中共與世衛對疫情的專業說明,西方國家卻欠缺這點防共反共意識而遭殃。

中共有一套哲學:一旦遇上壞事,就要千方百計使壞事變為好事。他們稱之為「兩點論」。因此他們不是消極的防疫,而是讓病毒傳到外國,變為中共對外國進行生化攻擊的「好事」。台灣已經處於高度戒備、不惜犧牲某些自由的準戰爭狀態,西方國家卻還沉迷在「自由呼吸」,甚至更加放縱自己,導致如今的難以收拾。這是無數生命換來的教訓,但是不知道會不會讓他們的防共反共意識牢固樹立起來?那就是絕不可相信共產黨,因為他們滿嘴謊言,心腸貪毒!德國的梅克爾似乎還不死心,美國的拜登呢?

一九九七年我因為不相信共產黨而離開香港到美國,二○○六年移居台灣主要原因,是對海外中國民運失望,對美國欠缺防共反共意識失望。實踐後證明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哪裡防共反共,哪裡才有人類的樂土。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