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香港:搜捕修例齊下,廢物廢柴火拼

 
▲中共人大會議3月11日通過修改《香港選制草案》,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聲稱此次修例,中央從制度上全面貫徹落實「愛國者治港」的原則。Getty Images
看 雜誌  第221期
林保華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為了撲滅香港民主選舉的星火,特區政府在今年16日,一天內就拘捕53人,他們策劃、組織或參與了去年7月民主派舉行的初選,以迎接9月的立法會選舉。初選的名稱叫做「35+」,因為立法會有70席位,35+就是力爭選到超過半數的席位,這是任何政黨的正常期望,但是中共統治下的香港,認為在野黨派超過半數,就是顛覆現有政權,所以以違法《港版國安法》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了他們。這種罪名正是天下奇聞也,因為有什麼選舉是希望自己落敗的?

香港法治一去不復返

53人中有52人在210日陸續保釋出外,並定下4月再報到。然而其中的46人在226日收到警方通知,聲稱31日要對他們落案起訴。一般起訴就在當天報到庭審即可,但是這次卻選擇228(星期天加班)要他們報到,也就是提前一天。選擇228台灣白色恐怖的日子,不能不說故意含有警告的政治意味。問題還在於,相關人士報到後不能回家,就在報到地方苦候一天一夜,第二天就衣冠不整、精神萎靡、疲憊不堪的情況下被審訊。香港過去以法治享譽全球,現在居然利用報到與審訊來凌虐政治嫌犯。可見《國安法》到了香港,把香港的法治糟蹋到了什麼地步!

在苦候一整天後,有幾個人不堪疲累病倒送醫,其中楊雪盈就當場暈倒。還沒有宣判就已經是「直的進來,橫的出去」,這是多麼恐怖的場面!香港還夠得上是文明城市嗎?

46人審訊多日,由於形象太惡劣,本來未判決也想全部收押來懲罰,但是後來假惺惺先保釋15人,包括昏厥的楊雪盈,總數達15人,但是什麼標準才符合保釋條件,沒人知道。而代表政府檢控的律政司不滿這樣多人被保釋而要求高等法院覆核,結果又有多人再被還押,最後有多少人得以保釋還在拉鋸中。案子最後何時可以判決結案,也是天知道。

香港民主選舉不斷被閹割

要撲滅民主選舉,這還不夠,同一時間,中共還釜底抽薪,乾脆修改選舉條例,可謂雙管齊下。什麼《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基本法》,都去它的歷史文件,現在想怎樣搞就怎樣搞。所以利用3月初北京兩會時間,由全國人大會議在311日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決定》提及,將授權人大常委會修改《基本法》附件一、二,即特首選舉及立法會選舉方法。

把閹割《基本法》,叫做「完善」,還有這樣無恥的事情嗎?看看它是怎樣閹割的。

原來選特首的1,200人選委會增加到1,500人。包括:一、工商及金融界;二、專業界;三、基層、勞工及宗教等界;四、立法會議員、地區組織代表等界;五、人大、政協、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代表界別;除可提名、選舉特首,亦可選出立法會部分議員、提名立法會候選人。在新選委會組成下,特首候選人須獲不少於188個選委提名,在五個界別須各獲不少於15名選委提名,當選須獲逾半選委支持。也就是多灌進300個中共奴才,其中第五界別完全受中共控制,民主派如何從他們當中取得15人的支持?除非他們有意放水。而選委會的權力則擴大到立法會。

立法會議員則由70人增至90人,分別由選委會、功能組別及直選產生,也就是增加了「選委會」這個組別。同樣多塞進20位中共奴才。但未提及三個組別各有多少議席、「超級區議會」會否取消,以及會否修改選舉方法等。《決定》列明會設資格審查委員會,審查選委、特首、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資格。這個中共御用的資格審查委員會的大權就是決定誰可以選,誰不可以選。美其名曰「愛國者治港」,由他們決定誰愛國誰不愛國。這樣翻天覆地的變化,根本就是閹割了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這些法賊、文賊還敢說是「完善」,他們的無恥要完善到什麼程度?

 

2021年3月11日,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以2,895票贊成、0票反對、1票棄權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Getty Images

2021311日,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以2,895票贊成、0票反對、1票棄權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Getty Images

 

愛國者治港,誰是愛國者?

鄧小平在決定收回香港後的1983年,的確講過「愛國者治港」。他說,不管是奴隸主還是封建主,只要愛國就可以治港。然後鄧小平在接見美國華裔學者與香港的一些聞人時,先後講了三次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意思是黑社會也可以治港。他就是沒講民主派的愛國者也可以治港。然而他講的話並非法律。一直到現在,還有人吹捧鄧小平,那是完全不了解共產黨的本質。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也是一種權謀,遲早都要亮劍,到了習近平,他認為亮劍的時機到了就是。他推翻與否定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路線,是改變鄧小平的手法,而非改變共產黨的本質。鄧與習,只是共產黨不同的兩手而已。

這樣一個重要議案,全國人大竟是以2,895票贊成、0票反對、1票棄權獲得通過,豈止是壓倒多數,而是所向無敵,表決機器可謂滴水不漏,也是改革開放以來所少見的,可見習近平稱帝以來的紅色恐怖,中國社會進入更進一步萬馬齊喑的時代。這就是所謂「新時代」的特色。

《決定》內容還有許多細節沒有出來,為何匆匆而出,就是趕在318日美中高層在阿拉斯加會晤前出籠,造成既成事實的現狀,看你老美能如何?只能再次吞下默認啊。

經過如此大搜捕,民主派中不論是和理非還是本土派,他們在法庭中實現和解,但實力受到沉重打擊,即使出獄,也會被審委會判定不愛國而失去參選資格,剩下的「殘餘」,除非充當政治花瓶,還能有什麼鳥用?議會道路此路不通(毛澤東反對修正主義就是反對議會道路),剩餘的民主派就要轉入地下了。老的民主派已經過氣,或已為當局緊盯,新的一定會出現,那就要採取祕密鬥爭的方式,慢慢凝聚力量,以圖後舉,千萬不要因為憤怒而輕舉妄動被中共撲殺。

中共看似全勝?內部矛盾將上升

中共當局與建制派似乎獲得全勝,然而這種惡劣的做法,即使建制派內部,也有良心未泯的人看不過眼。尤其香港傳統土共,過去以為共產黨代表基層勞苦大眾利益,以愛國從事基層工作的,看不過現在唯錢是從,完全沒有理念的新權貴。同樣為了爭寵,在敵人被掃蕩以後,內部矛盾為爭奪利益而上升。這將是未來的戲碼,但是現在已經開場!

北京一位80後的所謂「一國兩制專家」田飛龍,真以為自己飛龍在天,口出狂言,教訓香港的建制派人士是「忠誠的廢物」,亦即他們雖然對北京忠誠,但只是廢物耳。實際上「廢物」很明顯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在內,她雖然對習近平陛下非常忠誠,但是實在無能,把香港搞得社會分裂,經濟下滑,武漢病毒出現四波高潮,現在第五波是否出現也在密切關注。還有一些政商人士只懂得拍馬屁,不懂做實事,也讓北京惱火。他的觀點也在香港的黨報反映出來,上一任特首梁振英身為地下黨員,對林鄭當然也看不起,似乎也躍躍欲試準備下一屆再取而代之。

這番言論也惹怒傳統左派,他們在香港長期做地下工作,黨齡比田某、梁某都長,被他們視為「廢物」,怎麼服氣?所以他們反擊田某是「廢柴學者」,也就是只會空口說白話,完全沒有實地從事革命工作,尤其是基層工作的經驗。曾鈺成、葉國謙等民建聯(中共在香港外圍組織)創黨元老參與過民主選舉,也得過席位,有基層實力與民主派抗衡,哪裡像田飛龍連什麼是民主選舉也沒有體驗過,根本只是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居然研究什麼一國兩制,還敢來教訓阿叔?

兩邊交火誰勝誰負?我看民建聯的老兄們要小心一點。地下工作不是政治資本,反而是政治負累。1949年後中共建國後毛澤東就開始收拾地下工作者,因為他們與「敵人」有所接觸而懷疑他們的忠誠度。1980年代初羅孚被騙回廣東懷疑他是美國特務被判刑10年就是活生生例子。何況現在中共黨員沒有理念,有奶便是娘,有利就去鑽,處事更不擇手段,所以你們還是自己保重為佳。尤其北京那些暴發戶跟香港毫無感情,不如香港人再敵對,總是生於斯、長於斯,不想香港被這些人毀掉。這個根本差別,是否可以凝聚香港本地的不同派別?也許是未來香港的一絲希望。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