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為何民望急墮?        林保華

    正當新選出來為台灣總統的馬英九的支持度直落到27%時﹐香港特首曾
蔭權也處於同樣的窘境。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7月3日發表的最新民調顯
示,曾蔭權6月的評分跌至自2005年6月上任特首後的新低點,只有59.2分,
大幅急降6.4分。市民對政府的滿意度更急跌17%。在這以前的6月24日﹐香
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公布特首和政府民望調查顯﹐調查於6月18 至20 日進行
,訪問了逾千人。市民對曾蔭權的評分為57.9 分,是他上任特首以來第二次
“失守”60 分大關,對上一次是2006年12 月,當時他有59.4 分。市民最新
對政府的滿意度則為36.4%,較上次調查的50.1%足足下降13.7 %,支持曾蔭
權出任特首的市民僅得51.3%,亦是他上任後的新低。總之﹐不論是曾蔭權
還是特區政府﹐在香港市民眼裡都不及格﹐特首與特區政府也很難分開﹐因
為特首就是特區政府之首也。2005年3月北京看中曾蔭權﹐讓他代替董建華
而署理特首時﹐民望評分是70.4分。

    曾蔭權民望之急墮﹐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委任副局長與局長政治助
理的事件﹐一個是香港通貨膨脹的加劇。前者是政治問題﹐後者是民生問題。

    政治問題涉及政治利益“分贓”﹐除了由於黑箱作業引發更多的疑竇﹐
更因為曾蔭權曾經公開表示“親疏有別”﹐那麼被委任者自然是親曾蔭權者。
因此除了民主派因為理念不同會反彈﹐即使同屬建制派因為利益得不到均沾者
也不會放過。這一點可以說是曾蔭權出任特首後受到的最大傷害。至於通貨膨
脹﹐今年6月份香港通脹率達6.1%,較5月份上升0.4%,創11年以來新高﹐預計
年底可能出現雙位數。通脹的新高與曾蔭權的新低是明顯的對比。當然﹐通脹
不能全怪他﹐因為主要是國際性問題﹐但是民眾的感受最切實﹐尤其是新鮮食
品價格升幅達18.9%,食米價格更勁升6成半﹐開門七件事對市民造成的巨大壓
力﹐特首與政府無法解決﹐市民當然會認為他“無能”。

    曾蔭權有足夠的從政經驗與應付危機的能力﹐最拿手的一招就是“派糖”
來紓解民怨。今年2月﹐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宣讀上任後首份財政預算案時,面
對公眾強烈“派糖”訴求及緩和民主派要求普選的壓力﹐政府大灑金錢,除向
納稅人及商界退稅、減稅,對綜援戶、長者增加一倍津貼外,連低收入人士一
樣獲派電費津貼、額外強積金供款,以致特區政府財政狀況由本年度逾1,100
億港元的盈餘,變為下年度的75億赤字。過去批評政府派糖不均的政黨承認,
這次派糖做到“人人有份,永不落空”,為曾俊華角逐下任特首增加不少籌碼
﹐當然也拉高對曾蔭權的滿意度。

    因此這次曾蔭權如法炮製﹐不顧府庫空虛﹐7月15日在立法會特首答問大
會上宣布一系列對抗通脹措施。總共10項措施中大灑110億元,紓緩基層市民
在加價潮下的壓力包括多派一個月綜援金及長者“生果金”,代低收入公屋戶
繳付一個月租金,以及向低收入及綜援家庭的中小學童派發“開學津貼”;中
產階層則可受惠於暫停徵收外傭稅。還有電費補貼。然而這次效果不如以前。
因為在“派糖”的同時﹐曾蔭權繼續在犯錯誤。其中之一是他為了掩飾“收買
民心”﹐竟在派糖的同時奢談甚麼視民望如浮雲而顯得相當虛偽。

    此外﹐為了討好北京中央政府﹐曾蔭權在6月底帶領特區政府代表團視
察四川地震災區﹐不管特區政府已經出現財政赤字﹐也不顧香港市民及各界
人士已經為四川大地震慷慨解囊﹐捐款超過10億港元﹐有消息傳出他準備在
香港立法會休會前要求撥款100億港元成立基金為四川賑災。雖然香港市民
已經被中共推行“愛國主義”教育﹐更有一些政客為“愛國”搖旗吶喊﹐但
是這個消息一出來﹐還是引起很大反感。哪裡可以這樣隨便慷納稅人之慨﹖
更有輿論指曾蔭權趁在任時﹐以100億購買他下野後的全國政協副主席職務
﹐那時就可以晉昇“國家領導人”了。也因此﹐7月9日香港特區政府的行政
會議(召集人是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通過成立信託基金,協助四川地震災
區重建工作,並同意向立法會申請一筆10億至20億元撥款,作為第一階段起
動基金。至於將來要動用多少款項﹐沒有人知道。但鑒於愛國與人道因素﹐
香港民主派議員也不能反對﹐有民主黨議員表示不贊成首階段撥款多於20億
,並必須設立嚴格監察撥款的制度,否則不會隨便批出款項。更有輿論擔心
這些香港人的血汗錢會被中共的貪官污吏貪污掉﹐正如那些“豆腐渣工程”
那樣﹐而檢舉者反被當局逮捕。

    以曾蔭權的聰明及能力﹐本來是不應該出現這些危機的。簡單說來有幾
個原因﹕首先是他的自大﹐所以不能虛心面對批評與輿論﹐尤其是對輿論﹐
只想控制而不是改正自己的缺失﹐有幾個媒體人已經被他成功的拉攏成為爭
議中的“副局長”。自大也導致他心胸狹窄﹐尤其對民主派冠以“反對派”
而被親共人士廣為引用﹔因此他又志得意滿的公開宣稱“親疏有別是現代政
治的必然產物”﹔這次他在立法會雖然重新詮識﹐但是事隔兩年多﹐已經來
不及洗刷了。

    而曾蔭權忘記香港土共心胸也很狹窄﹐不會忘記他這個“港英餘孽”的
身份﹐利用價值失去後會對他進行清算。其次﹐他只知權力來源來自北京而
一味討好﹐在權力面前也容易亢奮而忘乎所以﹐卻瞧不起民眾的力量﹔在失
去民眾支持後﹐隨時也會被“中央”所拋棄。這是因為香港表面上還是“一
國兩制”﹐不像中國官員只要拍馬屁就可以平步青雲﹐還得權衡一下“民意
”。因此這個位置是“三煞位”﹐如果不會玩平衡遊戲﹐像董建華那樣﹐遲
早要被淘汰。這些對馬英九或也有參考價值。

“看”雙周刊 第18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