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插手﹐自由黨陷分裂危機            林保華

    今年9月7日月﹐香港舉行立法會選舉﹐香港泛民陣營基本上守住版圖﹐
激進意識上揚。正當人們關注新一屆立法會會有怎樣的新政治生態時﹐北京
卻已經忍不住插手親共政黨的內部事務﹐導致自由黨出現分裂危機。

    自由黨是由工商界人士組成的政黨﹐前身是1991年成立的“啟聯資源中
心”﹐1993年改名為自由黨。香港的商人﹐由利益驅使﹐非“愛國”與“親
共”不可﹐否則中共會報以“顏色”。但是自由黨並不是完全由中共豢養出
來的﹐自由黨內的工商界人士許多都是港英統治時期造就他們的事業有成﹐
也接受若干西方教育﹐與完全靠共產黨扶植或靠走私發達的“紅色大肥貓”
有不同﹐因此想法不可能與中共完全一致。例如他們的創黨主席﹐曾經在97
前擔任行政﹑立法兩局首席議員李鵬飛不但帶頭參加直選﹐即使被中共封為
“人民代表”﹐也會發出與中共不同的聲音﹐退出政壇後還成為主持節目的
傳媒人﹐並敢於對中共提出批評。後來出任主席的田北俊﹐在2003年北京與
特首董建華企圖強行為基本法第23條進行國安立法時﹐因為近百萬人大遊行
反對﹐考慮了民意而持反對態度﹐導致立法破局與後來特首董建華的下台。
作為中共外圍組織的民建聯就不可能有這樣的表現。也許﹐這就是毛澤東所
分析的﹐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的“兩面性”吧。

    這次自由黨在直選中全面失利﹐使它失去原來與民建聯同為第一大黨的
地位﹐雖然他們能夠成為在立法會握有最多席位的第一大黨﹐全靠功能組別
的小圈子選舉。自由黨的失利有好些原因﹐但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國
派駐香港的機構中聯辦的插手﹐就是不讓民建聯配票給他們。民建聯因為是
“土共”而在基層有一定實力。北京這樣做﹐就是要懲治2003年田北俊的背
叛。

    因為敗選﹐自由黨主席田北俊為表示負責而引咎辭職﹔自由黨副主席﹐
也就是在特區決策機構行政會議中唯一有時會唱唱反調的周梁淑怡也在第一
時間辭去行政會議成員職務。而自由黨在安排新主席的選舉時﹐北京再度插
手。9月中旬﹐黨內有人陸續向黨員發信,呼籲聯署支持前主席田北俊留守
領導層﹔而中聯辦一連兩日出招,部署接管自由黨,包括突然約晤自由黨最
大金主的地產商,聲稱不反對有意出任新的黨主席的林健鋒﹐但示意自由黨
日後需由中常委李大壯幕後掌實權,而李大壯則在前一日,秘密約見該黨10
多名區議員,遊說各人撤回聯署挽留前主席田北俊的主張。由此更證明自由
黨敗選導致田北俊下台﹐就是北京策劃的﹔不僅如此﹐北京還要掌控未來的
自由黨主席﹐避免再度出現失控情況。

    李大壯是甚麼人﹖他是自由黨中常委﹐全國政協委員﹐曾蔭權親信﹑前
政務司司長許仕仁的好友。由此亦顯示自由黨內部出現的問題﹐是北京與特
區政府聯手的傑作。

    因為北京與特區政府的插手﹐引發自由黨內部的反彈﹐以致形勢更加複
雜。一些人士就建議﹐為田北俊設立“榮譽主席”以穩定局勢﹐這種主張又
被另一些人認為是田北俊戀棧﹐因此田北俊表示堅決不會出任這個職位。但
他也表示﹐由於自由黨處於困難時期,需要一個“較獨立、性格比較堅強,
不會那樣容易接受外來影響的主席”,故他傾向支持劉健儀出任黨主席,他
又推薦林健鋒接替前副主席周梁淑怡出任行政會議成員。劉健儀在黨內的資
格僅次於李鵬飛與周梁淑怡。但是此言一出﹐又得罪了林健鋒。林健鋒、梁
劉柔芬及梁君彥,遂突然宣布退出自由黨。林健鋒在退黨宣言中,暗批劉健
儀等人,指自由黨高層在選舉重創後,沒有坐下來檢討前路方向,反而為選
主席之爭耽於爭拗,少理金融海嘯等實事,故他們3人毅然退黨,換取更大
空間服務市民。林健鋒還表示,3人不排除另組新黨,歡迎志同道合人士“
敲門”加入,他沒有正面回應日後新黨會否棄守直選戰線,只攻功能組別,
他說會兼顧地區工作,並贊同2020年全面普選立法會。

    這3人退黨﹐將使自由黨議會勢力萎縮至3席。自由黨為此已開展挽留行
動﹐她承認黨內溝通上出現問題,中委會會強烈挽留林健鋒等3人,強調自
由黨日後維持直選路線及獨立性。但是到執筆時為止﹐挽留還未見效果。

    為何雙方的聲明中出現“直選”與“普選”字眼﹖根據政壇流傳﹐原因
是北京希望自由黨在這次直選全軍覆沒後“痛定思痛”﹐放棄直選主張﹐以
堅定與壯大反直選的力量﹐以致可以把全面普選再往後推遲。北京曾經表面
表示願意在2017年普選﹐但是不講細節﹐保留玩弄花樣的空間﹐而林健鋒居
然提出2020年。可見﹐這次北京插手所出現的自由黨內鬨與出現分裂危機﹐
也與該黨的選舉路線有關。原來領導層堅持直選值得稱讚﹐反過來北京的黑
手非常的可恥。因此這實際上是干預與反干預的鬥爭。連政黨主席的職位北
京都要干預﹐可見所謂“一國兩制”是多麼的虛偽﹐也顯示中共是“挑動群
眾鬥群眾”的能手。

    至於那個李大壯呢﹖有報導說他因沒準時繳交會費而可能喪失投票資格
;李大壯回應說不清楚自己是否已繳交會費。根據自由黨的核實,現時980
多名黨員中,只有約360人準時繳交會費,因此,競逐黨主席的門檻,由近
100票提名票大幅減少至只需約36票,令候選人更易取得足夠提名而可能使
黨主席的選情更加多變。而北京會不會透過向自由黨的金主施加壓力﹐斷了
自由黨的財源﹐逼迫他們屈服﹐更值得關注。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看”雙周刊 第23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