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夜訪花花公子江澤民主席    2000年9月
 
愛國記者 李鶴
 
地點:北京中南海游泳池邊, 時間:二000年九月十二日

  李:主席,您好。記得我是李鶴嗎?月到中秋分外明,每逢佳節倍思親。所以挑這個時候探望您老。

  江:記得,你就是在土耳其訪問我的那位愛國記者,李賀的斷子絕孫。

  李:因為我愛國,所以在這個中國人的傳統節日,乘風歸來。

  江:哈,哈,你在拾我牙慧,我欲乘風歸去,你卻乘風歸來。

  李:我們都在拾蘇學士的牙慧。言歸正傳,今天是中秋,就從“我慾乘風歸去”談起。您在美國接受訪問時賣弄的這一句,為各國傳媒所廣泛引述,說你要退休了。果然是這樣嗎?

  江:(略有不悅的)不要說我“賣弄”好不好?這是我的真才實學。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我雖然比毛主席差一點點,但肯定強過鄧主任幾百倍。鄧小平理論乾巴巴,我江澤民學說肯定濕漬漬,水分很多。例如“我欲乘風歸去”,你們都理解是我要退休了。哈哈。我真是要(唱)“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了。你既然知道那是蘇東坡的作品,你也該知道那句話後面還有甚麼?

  李:知道,知道。蘇前輩後面是說:“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江:乘風歸去,如果是退休,怎麼可能還有後面“瓊樓玉宇”的榮華富貴和走到“高處”呢?那些鬼佬記者、評論員不認識中華文化可以不理他,那些港台傳媒也跟著瞎起鬨。唉,他們怎麼能理解我的學說?

  李:(連連點頭)主席高見,主席高見。這麼說,你還想更上一層樓?

  江:對。我這句話不但蒙住了老外,連政治局常委也都以為我要退休了。憑他們這樣的智商,阿拉該不該再上一層樓?大聲朗誦:“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李:應該,應該。(高呼)緊跟江主席更上一層樓!江主席萬壽無疆!

  江:(揮手)別喊,別喊。

  李:是,是。江主席非常謙虛。

  江:不敢,不敢,還沒有到時候就是了。

  李:那麼,請問主席。您作為核心,已經是萬乘之尊,你所謂更上一層樓,指的是甚麼?還有比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更高的地位嗎?

  江:小赤佬,這你就不懂了。只有阿拉這樣地位和常常出國的人才能高瞻遠矚、胸懷大志。我的“瓊樓玉宇”有兩方面的意思:一方面我要當全世界的主席,....

  李:願聞其詳。

  江:我去了幾次美國,美國實在太好了。地大物博,還很有錢。如果我是全世界的主席,美國不就是我的江山了?

  李:江澤民主席,你不但有水,還有山。甚麼“不愛江山愛美人”,您有了江山,還不怕抱得美人歸?

  江:(大吼一聲)甚麼?你說我搞腐化,包二奶,同陳希同、成克傑一樣?

  李:(惶恐地)不是,不是。我說的“美人”是指“美國人”....

  江:(悻悻地)美國人也有女人呀,瑪麗蓮夢露,莎拉史東。(喃喃自語)如果美國是我的,她們也同宋....一樣是我的。

  李:(尷尬地)還請主席解釋一下,如果您當了全世界的主席,還有甚麼打算?

  江:(如夢初醒)唉,唉,還有....哦,如果我當了全世界的主席,我對那些向我示威抗議的敵對勢力就不會“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了。我要把那些法輪功、台灣佬、西藏人,還有甚麼海外民運,統統抓起來,關起來,殺他一批,看他們還敢亂說亂動?(咬牙切齒地)特別是那些法輪功妖人。

  李:是呀,當年中國共產黨剛成立的時候,帝國主義和北洋軍閥也當他們是洪水猛獸。

  江:(怒形於色)大膽癟三,你竟敢把法輪功同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相比較?你還說你是“愛國記者”?

  李:該死,該死,只是我在看到他們給你們抓的時候前仆後繼,想到了革命先烈“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這句話。我仍然愛國愛黨,只是覺得現在有些黨員,比較..比較

    江;比較甚麼?他們現在仍是“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胡長清、成克傑不是這樣的嗎?

    李;啊,這是拜金主義。主席英明,使我茅塞頓開。對了,剛才您解釋“瓊樓宇玉”,一方面是當全世界領袖,另一方面是甚麼?

  江:(嘴巴貼近李鶴耳朵,小聲地)這是黨和國家機密,你要聽而不聞。我要安排綿恒接班,我做了太上皇,不就同進入了瓊樓宇玉,有生之年享盡榮華富貴了嗎?

  李:兒子接班?外面也有這樣說的。

  江:他們說他們的,我做我的。兩岸猿聲啼不住,綿恒已過萬重山。嘻嘻。

  李:主席英明!主席英明!請問,您要如何實現這個偉大的戰略部署?

  江:好說,好說。毛主席過去搞世界革命口號叫得太響了,我在悄悄地做。今年已經有幾百萬人非法合法地移居美國等地,光是偷渡到美國的就有幾十萬人,你知道我的指揮棒一轉,西方國家會發生甚麼事?

  李:怪不得李鵬委員長在接見紐約的僑領時讚揚他們說,紐約的愛國力量佔了上風。

  江:他說得對,中國人在美國要愛中國而不是美國,世界革命就有希望了。你在外國不也一樣愛中國嗎?但是那些僑領不懂得保守黨和國家機密,這種話怎麼可以對記者說?還好克林頓對我們友好,不計較這些。不過以後還是要小心說話,以免打草驚蛇。

  李:您準備怎樣安排兒子接班呢?常委、政治局委員、軍隊都同意嗎?

  江:他們不能不同意。(奸笑)他們的秘密在我手裡。

  李:秘密?

  江:(聲音低沉地)你看到了陳希同、成克傑、姬勝德的下場了嗎?他們如果同賈慶林一樣無限忠於我,就不會有事了。當然,還得講策略團結大多數,其他職務可以給別人,我保留軍委主席職務,像小平同志那樣體現黨指揮槍,又可以給綿恒保駕護航。

  李:主席太英明偉大了,毛主席和鄧主任所沒有完成的帝王偉業要在您手裡實現了。(一陣風吹來,打了個寒噤,若有所悟)現在有些涼意,還希望主席記住高處不勝寒”。

  江:我是大塊頭,不怕寒冷。你怕冷,吃這個江辦送來的“三陪月餅”吧。哈哈,明月照溝渠,李鶴吃月餅。

  李:謝謝,更喜主席千里馬,三陪過後盡開顏。

    (本文情節,乃是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前哨》雜誌 2000年10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