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主公息怒--致江主席慰問信
 
愛國記者李鶴
 
敬愛的江主席陛下:

晚生正在美國東部遊山玩水和賞楓之際,白色電波傳來陛下在北京怒斥香港記者的高大形象,正是大長主公的志氣,大滅香港那些由英國人訓練出來的記者的威風;大長華萊士的威風,大滅香港同胞的志氣。雖然香港傳媒和西方傳媒對陛下多所批評和指責,但我代表十三億中國人民和海外的愛國記者表示對您的最最強烈支持。

主公這次惱羞成怒,正是應驗了古人的“怒髮衝冠為紅顏”,這是張寶華那個小妮子惹的禍。這也再次證明“英雄難過美人關”的普遍真理,誰說現在是沒有英雄的時代?主公正是名副其實的英雄。從游泳唱歌、彈琴跳舞到齜牙咧嘴、金剛怒目,無不顯示主公大開大合的豪傑氣派。

可笑香港那些愛國人士只會做無謂的猜測,說是因為講您“欽點”董建華先生擔任特首,把您比作皇帝而惹您生氣,這是太不瞭解主公的為人了。以晚生同主公接觸的觀察,張小姐那個“欽點”正是搔到主公的癢處,使主公再也按奈不住興奮的心情,拋掉孔老二“克己復禮”的偽裝,把在香港人面前壓抑已久的帝王心態迸發出來了。香港人算老幾?給他們“一國兩制”已經是最大的恩惠了,居然還要說三道四,要自己選特首。他們想爬到您頭上,讓主公當兒皇帝,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主公的過度興奮,也使晚生深感憂慮,這也是晚生遊山猶記社稷、玩水不忘澤民,給主公上書的原因之一。因為主公的臉色,幾分鐘之內,如同楓葉變色,由青轉黃再轉紅色。

俗語云:“人生七十古來稀。”主公雖有特殊健保和特異功能護身,但是歲月無情,主公自稱“身經百戰”,固有不少樂趣和采戰經驗,然而旦旦而伐,勢必也掏空了身子。從主公這次教訓香港記者的情況來看,如果再延長三兩分鐘,會不會因而血壓升高手冰涼?那就是十三億人民的重大損失也。

目前,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他們在我黨高層策劃宗派分裂,支持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同情法輪功妖術,拉攏圖謀不軌的異教徒,鼓吹台灣和少數民族獨立,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指手劃腳,腐蝕國家幹部貪污人民財產,煽動下崗工人鬧事,挑撥農民兄弟擺脫工人階級的領導,等等,等等。在這情況下,主公更是擔負國家興亡的大任,主公的健康不但是晚生的健康,也是十三億中國人民的健康,更是三千多萬在海外受到種族歧視的炎黃子孫的健康。因此我們呼籲主公息怒,在任何情況下不可 angry而中階級敵人的奸計,誰能保證香港記者不是中央情報局僱來的特務故意惹惱主公以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

主公若有不順氣的地方,不妨就近到宋姐姐或陳主任那裏走走,必要時南下避寒,讓黃書記給您消消氣,她們是久經考驗的人民藝術家和馬列老太太,由她們“三陪”,保證“革命人永遠是年輕,他好比大松樹冬夏長青”,主公定可長命百歲,為黨為國家為綿恆作出更大貢獻。TAKE CARE。

此致無產階級的革命敬禮

李鶴敬拜
2000.10.29

《前哨》雜誌 2000年12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