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玉鳳與她的兒子.bmp

張玉鳳與她的兒子

凌鋒雜文:  毛澤東和張玉鳳


張玉鳳出台

    雖然工人出版社出版的“老革命家的戀愛、婚姻和家庭生活”中缺了
毛澤東,但毛澤東作為中國現代史上的一個重要人物,這個空白是應該填
補的。筆者也有意搜羅這方面的資料,包括正史和野史。可惜中國大陸由
于封建觀念太重,加上把正面的政治人物神秘化、非人化,因此有關的材
料多以小道消息流傳,正謬難分。內地出版的一些雜誌、書籍,最近開始
有些透明度,登載一些有關情況。但是否會如實地反映了情況,還得將一
些材料相互對證,最後得出正確的結果。

    而有關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的戀愛、婚姻和家庭生活最膾炙人口的
,是毛澤東和張玉鳳的羅曼史了。有關情況在毛澤東死後就很快傳出,審
判四人幫時張玉鳳也曾經出庭。在張玉鳳和毛澤東的合照中,見諸於報刊
的,有張玉鳳扶著毛澤東會見外賓的一張像,另外一張是毛澤東夾在兩女
當中,一個是張玉鳳,另外一個據說是她的妹妹(按:應是孟錦雲)。

    由於大陸內外對毛張的關係傳說紛紜,以至本港一份黨的喉舌的駐京
記者專程去訪問張玉鳳,并在該報連著四天刊出,圖文并茂,為中共新聞
改革和增加透明度作出表率,值得讚揚。

    這篇文章的採訪形式如何,記者向張玉鳳提過什么問題,不得而知。
看來是根據張玉鳳講的一些情況而整理出文章的,因此雖有參考價值,但
由於是一面之詞,有些地方的可靠性就有問題了,包括對某些敏感問題,
文中毫無提及,不知道是記者沒有問,還是張玉鳳拒絕回答。

    不過比較肯定的一點是,張玉鳳現在仍在北京,不是如同前一陣有傳
說她調到上海去了。其他情況筆者隨後再談。

                           (1988.8.3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問題”)

 

毛寵生嬌

    雖然黨的喉舌對張玉鳳的訪問文章只限於她和毛澤東的工作關係,但是
間中也露了破綻,說明他們之間關係的不同尋常。

    文中是這樣說的:“在七一年的時候,張玉鳳曾經被毛主席辭退過一次
。她回憶說,‘那天毛主席有客人,我臉上表現出不大高興的樣子,受到毛
主席的批評,我仍在辯解。毛主席一怒之下瞪著眼說,你要是不高興就給我
滾。’張玉鳳二話不說,收拾包袱便跑了回家。在家呆了二十多天,心情很
難受,原因是難以接受被‘偉大領袖’辭退的現實。”

    在文革期間,哪一個人敢在毛澤東面前耍態度?除了江青,大概就是張
玉鳳了。張玉鳳敢於在毛澤東面前表示不高興,敢於回嘴,并且說滾就滾,
說明她已經“恃寵生嬌”,乃至“生驕”。而她也沒想到和毛的特殊關係,
竟會因為一點小事被毛澤東喊滾,自然也就“難以接受”。

    但是事情沒有完。“中央辦公廳主任張耀祠讓張玉鳳寫檢查,倔強的她
沒有寫,她的婆婆勸她回去向毛主席認錯,她已打算不回去了。後來張玉鳳
想起還有一件衣服仍在中南海,便打電話給吳護士長讓她把衣服送到門口。
吳護士長在電話上讓她等了一會兒後對她說,你在家裏等著吧,馬上有車來
接你。”

    張耀祠要她檢查自是例行公事;而吳護士長在生活上更接近毛澤東,知
道其中的隱情,所以才會去請示,而毛澤東想起張玉鳳的其他“好”(此字由
“女子”組成)處,便派車接張玉鳳回去。

    在那個年代,對毛澤東凡有不敬者,豈止寫檢查,還要“請罪”呢。而
張玉鳳敢不寫檢查,這种任性,自然不是脾气倔強,而是“毛寵生嬌”。

                              (1988.8.4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問題”)


張玉鳳的身世

    有關張玉鳳前半段的身世,黨的喉舌的訪問文章應該是可信的,因為那
時她還沒有接觸到黨的機密。

    一九四四年,張玉鳳出生于東北牡丹江的一個小商人家庭,但是家庭已
十分清貧。十四歲(一九五八年)便輟學到鐵路局工作。大概因為長得漂亮,
所以六零年被調到北京鐵路部門的轉運處,具體工作是給外國元首及國家領
導人外出的專列上當服務員。相信張玉鳳工作時,文化水平頂多是初中畢業
。一九六八年,和鐵道部的同事劉愛民結婚。

    文革期間的一九六九年六月,毛澤東乘專列到大江南北視察,歷時三個
多月。七零年七月的一天,張玉鳳在北京專列處照常打掃著車廂,隨後候命
出發。列車長及副書記來到她跟前,問張玉鳳工作甚麼時候能完成,通知她
去中南海一趟。早上十一時,張玉鳳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來到中南海,中央
辦公廳第一副主任、中央警衛團團長張耀祠及毛澤東的護士長吳旭君接待了
張玉鳳,問她是否愿意到中南海當服務員。張玉鳳當然一口答應下來。

    中共幹部的回憶錄,在有關第一次見到毛澤東或其他首長時,必然有很
詳細的描述,包括他們的神態,他們所說的非常英明的話,或者其人情味。
當然,間中也不乏阿諛之詞。但張玉鳳絲毫未提及此事,包括在專列見面的
情況,以及進中南海為毛主席服務時第一次見毛的情況。相信不足為外人道
也。

    據小道傳播,毛澤東在列車上見過張玉鳳以後,日思夜想,有一次在紙
上頻寫張玉鳳的名字。那位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拍馬大王汪東興心領神會
,便把張玉鳳調到中南海專門為領袖服務了。
                               (1988.8.5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問題")

 

張玉鳳的工作

    張玉鳳在毛澤東的身邊工作,她的職務名稱是什么?張玉鳳在接受黨的
喉舌訪問時,沒有絲毫透露。她只把自己稱作“服務人員”。

    張玉鳳只是初中文化水平,又無醫療工作的經驗,照理她只能是體力上
打雜式的服務,那是最低下的工作。但是張玉鳳的實際工作并非如此。她在
被訪問時透露:“由於我有時給毛主席讀書讀文件,顯得支持不住就睡著了
。”加上她和毛澤東不尋常的關係,想來她的服務該是“全套服務”。

    根據以往的一些說法,張玉鳳被召入宮(據張玉鳳自己承認,她被毛澤
東赶出中南海而再被接回去時,毛澤東就對她說:你可是二進宮,以後要注
意啊!張玉鳳為此而感動得哭了)時,工作職務是“生活秘書”,也就是照
顧毛澤東的生活,為他的生活需要服務。以後她改任機要秘書。

    毛澤東死的前一天,江青在床上將他翻身,搜他身上的鑰匙,實際上鑰
匙在張玉鳳手裏,可見她的“機要”身分。

    據張玉鳳所說,七三年八月一日她產下第二個女兒(不知這是不是外界
所傳的“小太陽”,其長相確實像毛澤東,不過也有些像張玉鳳的丈夫劉愛
民),在家休假,九月的一天,毛澤東派江青來請張玉鳳早點上班。大陸產
假五十六天,毛急急請她回去,可見她的重要。根據中共歷來的說法,此時
毛澤東和江青已經分居,不但互不干涉,關係甚至頗為惡劣,而江青居然勞
動大駕到張玉鳳家裏請她回去。這三人之間是什麼關係,特別是有什麼默契
,該也頗耐人尋味。
                              (1988.8.6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問題”)


張玉鳳的責任

    寫了幾回的張玉鳳,今回該結束了。

    張玉鳳其實是一個時代的悲劇人物,她是一個小人物,但因為毛澤東是
個大人物,在評毛的時候,不能不掛到張玉鳳。

    實際上有關毛、張的關係中國的普通老百姓怎麼可能知道?這些宮闈秘
史,而且是黨和國家的最高機密,肯定是內部有人故意傳播出去。同時傳出
來的還有江青的“艷史”。而在批林彪時,也把他的老婆葉群的放蕩生活以
小道形式傳出。總之,這是中共內部政治鬥爭要搞臭對方的一種手法,不論
哪一派,都以此為輔助手段。

    黨的喉舌刊出訪問張玉鳳的文章後,我問了一些朋友,甚至將文章影印
給他們看,徵求意見,他們的答覆大致是“欲蓋彌彰”。

    這裏就牽涉到為什麼黨的喉舌此時會炮製出這篇文章。如果說是要為聖
者諱,似乎并不見得,因為該報駐北京的那位記者,思想并不保守,也絕非
親毛派。

    因此,要探討一下“時代背景”。

    最近,內地批毛的暗流在蠢蠢欲動,八十八歲的夏衍公開提出,誰敢帶
領批毛?因為此文不論是為毛辯護也好,打著毛旗反毛旗也好,無疑都是為
批毛的空氣火上加油。評論歷史人物,不應在私生活上下太多工夫,但毛澤
東是個偽君子,因此需要撕下他的假面具。在整個事件中,張玉鳳雖然有私
心雜念,但總的說來她是一個受害者。試問,在當時的情況下,有哪一個敢
反抗毛澤東的淫威。因此,未來的批毛,也不應給張玉鳳和她的家庭帶來太
多的干擾,但她作為一個重要歷史時期內和毛澤東最貼身的人,應該對歷史
負責,寫下真實的回憶錄,以便歷史學者能對毛澤東做出更準確的評價。
                              (1988.8,7  摘自“老革命遇到性問題”)
 


有關張玉鳳的補遺

    去探訪最近身在香港的黃苗子先生和郁鳳女士,順便送上我的幾本小冊
子。他們見到那本“老革命遇到性問題”,頗感興趣,并且談及在美國“世
界日報”上連載的“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此書我在香港也見到,後來想
去買時,卻已脫銷。談起這本書的作者京夫子,他們說沒想到他會寫出這樣
內容的書。人不可貌相,大抵如此了。

    談到老革命,為首的當然是毛主席。涉及他的性問題,自然也要扯到他
的“貼身”秘書張玉鳳。後來談到那位“小太陽”,我說如果從相片看,實
在看不出像張玉鳳丈夫劉愛民,還是像毛澤東,因為這三個人長得實在太相
似,就像祖孫三人。由于苗子先生沒有看過當年“文匯報”刊載的那篇訪問
張玉鳳的文章和照片,我遂影印一份給他們。

    講到張玉鳳,我告訴他們近來有一件“補遺”。

    那是那篇訪問文章刊出後的一段時間,和香港的一位也算是“老革命”
的前輩談起此事,他告訴我一件事,張玉鳳承認一九七一年曾被毛澤東赶出
中南海:“那天毛主席有客人,我臉上表示出不大高興的樣子,受到毛主席
的批評,我仍在辯論,毛主席一怒之下瞪著眼說,你要是不高興就給我滾。

    這個“客人”是誰,讀者當然很想知道。那位老革命告訴我,八十年代
初期,有一位從大陸來港移民的陳女士,做大陸生意的,曾和他說起她的威
水史,也就是她可令毛主席赶走張玉鳳。但是此後他再也沒有見到這位陳女
士(一九七一年時那是陳小姐),也許因為口疏而出事。

    由此可知,毛澤東不但和張玉鳳關係不尋常,和這位陳小姐亦然。毛主
席日理萬機,哪裏能容忍他身邊的人爭風吃醋?

    紀念中共成立七十周年,左派又煽起“毛熱”,大量回憶錄出現,可惜
沒有張玉鳳的。
                                   (1991.6.26  摘自“閑話毛伯伯”)

按:這位陳女士後來還是回到了香港,并在“鏡報”月刊寫了當年的經歷。
    但我沒見過她。九五年一月我去北京專程到天寧路立交橋下的“毛家菜
    館”探訪張姐,也沒見著。  2001年

再按:這位陳女士後來再到香港,的確因為大嘴巴被一度禁止出境。現在據
說已移民英國。  2006年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