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經濟學大師訪滬京兩地    林保華 


    上海的「食街」,夜景閃閃生輝;舊上海舞廳三十多家,今年類似
    的娛樂場所有一千家。誰說「今不如昔」?
    北京的秀水街,「洋倒爺」充斥,附近又多開了一個成衣市場。司
    機仍高談闊論。罵市長、罵政府、罵……


        上海的「食街」


    美國的諾貝爾獎經濟學家弗里德曼和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
一行訪問中國大陸,十月十九日到四川的成都和重慶,二十二日晚到了全國
最大的城市和經濟中心上海,作為時兩天的訪問。


    自從鄧小平去年年初發表南巡講話後,上海在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方面
有後來居上之勢。對關心中國前途的國際級經濟學大師產生了無比的吸引力


    在到達上海之前,國家體改委聯絡了上海的學術機構,安排座談和講演
。參加弗、張此行的多達二十一人,筆者是其一,港商周安橋也在內。周氏
是最早在中國大陸投資的港商。在上海也有投資,所以對上海情況相當熟悉
,他安排了整團人員的「業餘活動」。

 
    從上海虹橋機場到下榻的花園酒店,交通阻塞。快進入市區時。倒不是
萬家燈火,而是烏黑一片,使人對上海的印象打了折扣。看來,「夜上海」
的輝煌澄火,主要在市中心地區。


    安頓好行李,就奔赴有「食街」之稱的乍浦路。路上經過淮海路、外灘
,果然「夜上海」名不虛傳。當年藉藉無名的乍浦路,居然熱鬧如南京路,
夜景閃閃生輝。上海人長期以來享有講究吃穿的盛名,時至今日,傳統恢復


    就在乍浦路的私營餐館大快朵頤之時,弗里德曼也沒有忘記向一些私營
企業家了解他們的經營狀況。


        座談、拜會、講演


    十月二十三日一早。上海經濟發展研究所和復旦大學經濟系的幾個學者
和上海氣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周冠明、來弗里德曼的房間共進早餐。並
且進行座談。弗里德曼詢問了一些他有興趣的問題,特別是上海氣械廠(上
市公司)的股權及誰批准可以上市。


    這一天.副總理朱鎔基為楊浦大橋剪綵。他和同在上海的國家體改委主
任李鐵映於這天上午十一時在市政府會見弗里德曼夫婦和張五常。由於市長
黃菊在北京中央黨校學習,常務副市長徐匡迪要向朱鎔基匯報工作,所以這
天中午由副市長沙麟出面宴請。飯後不久,弗、張與周安橋及香港大學經濟
研究中心主任王于漸教授和香港科技大學金融系陳乃虎教授同赴東方研究院
拜會上海前任市長汪道涵。一九八八年弗氏夫婦和張五常夫婦去上海開會時
,也曾和汪道涵一起吃過飯,這一次是老朋友相會了。


    接著,一行人又趕赴弗里德曼和張五常講話的「琨代市場經濟論壇」。
與會的還有上海經濟發展研究所邀請的一些政府官員和企業家。這是一個自
助餐晚會,佛利民講完後吃自助餐,然後張五常再講。


        夜舞末竟,已是曲終


    這天夜裏,一行人經過南京路,看到一連串的霓虹燈,不禁想起《夜上
海》那首曲子的旋律,大有「酒不醉人人自醉」之感。


    據說「解放前」上海的舞廳有三十多家,去年類似的娛樂場所有三百多
家,今年據稱有一千家了。在這方面.誰說「今不如昔」?


    對稍微上了年紀的人,「夜上海」有不可比擬的吸引力。有鑒於此,座
落在南京路外灘的和平飯店裏,有一個「老年爵士樂團」,專門演奏懷舊歌
曲,也有一些人在那裏跳「懷舊舞」,到那裏一看,人擠得水洩不通,門口
站了不少看熱鬧或等候進場的人。經過耐心等待和公關手段,最後終於讓我
們進去。可惜不久就到了十一點,已是曲終人散。張五常和夫人剛跳上幾步
,就隨著音樂聲的停止而止步了。


    次日上午去參觀楊浦大橋,這是開發浦東後筆者第一次去。當年有同事
住在浦東,那是窮困的地區。這次一過延安東路的隧道,眼前已是一片新建
築和新的社區。據說有些還是臨時建築,特別是那些商舖,準備三年之內再
重新興建。筆者五十年代在北京讀大學時所見的簡易臨時建築,一九八八年
回去看看,還在發揮「餘熱」。不知道浦東的這些臨時建築又會如何?也許
對「夜上海」眷戀太甚,總難想像浦東在未來可以取代南京路和淮海路的地
位。


        在北京談經濟大勢


    十月二十四日下午,一行人抵達北京,當晚體改研究會主任安志文和副
主任高尚全宴請弗氏夫婦和張氏夫婦等,其他人便到虎坊橋騾馬市大街的一
家個體戶的店裏吃火鍋。


    在北京住在貴賓褸,走出去不遠就是王府井大街,可惜那裏至今仍然沒
有夜市。只有南口的麥當勞還有燈光人影。和「夜上海」相比,少了「繁華
」氣氛。王府井大街的東安市場正在被香港的新鴻基地產公司改造,不知以
後是否也可以現「夜北京」的景觀。


    經過短促的準備,北京舉辦了一個報告會,反應還相當熱烈。報告會由
體改研究會副主任童大林主持,安志文、于光遠、吳明瑜、林子力、樊鋼等
學者都來參加,長期沒有甚麼音訊的前中宣部長朱厚澤居然也出現了。不過
晚間由全國工商聯主任經叔平宴請的宴會上,朱厚澤並沒有出席。在北京,
弗氏夫婦和張氏夫婦還見到了一些八八年訪問北京時的老朋友,包括厲以寧
、楊培新等人。


    弗里德曼在談及世界經濟新秩序的講話中,認為中國大陸從計劃經濟向
市場經濟的轉變是歷史上所沒有的;從獨裁政權過渡到開放國家是有的,如
西班牙,但卻同是產灌私有。現在實現這個轉變有兩個革命的背景,一是科
技革命、資訊流通、運輸快捷;一是世界性政冶革命,從專制走向民主、開
放。這些,在人類歷史創造了新的經濟合作關係。資源可以更好的流通和配
置,有助於世界生產力的大大提高。弗里德曼還認為改革開放十幾年了,不
應再給外商予優惠,因為這對中國的企業不公平,不是真正的自由競爭。對
這個意見,中共領導人因為迫切需要外資,看來尚未能採納。


    張五常在論述中國的經濟革命時。肯定中國的成就史無前例,現在大陸
的國有企業經營機制已接近市場機制,再作一些努力就行了。而這個最後一
步,就是政府把擁有的股票賣出去,或者放棄投票權。就後者來說,政府尚
可保有所有權,但沒有了經營權。這樣可以避免政府干預。


    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在十月二十六日下午會見了弗里德曼
夫婦和張五常夫婦。


        秀水街風光與北京民情


    在北京期間,筆者去了秀水街,那裏的時裝市場是「洋倒爺」必去之處
。中國人主要是去「參觀」,而那些俄國人和東歐人,都是帶了真金白銀和
大袋子去買貨的。我拍照時,居然有個胖子怒氣沖沖制止我拍他。一位在場
的個體戶說:「怎麼連老外都不讓人拍照?」在共產國家生活過的老外,他
們的觀念到底和西方國家的老外不同。
 

    秀水街的個體戶,抱怨現在生意差了。原來當局又開放了附近的雅寶路
,成為新的成衣市場。一位個體戶對我說:雅寶路的個體戶屬外來人,他們
從南方帶來當地生產的新款時裝出售,由於成本比不地人轉手來的低,所以
搶走了秀水街的一些生意。


    和五年前相比,北京的建築物的確更多了。黃色的「麵的」(麵包狀的
士)收費較便宜,成了遊客常用的交通工具。駕車的司機仍熱心地發表他們
對各種問題的看法:痛罵陳希同是北京最無能的市長;把即將進行的人民代
表的選舉視為形式主義……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如何去理順人民的情緒呢?         
《九十年代》  1993年12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