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豐供股,撼動香港     林保華

  金融海嘯,席捲全球,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自然難逃一劫。
  但是不論是買到雷曼兄弟的迷你債券而「觸雷」,還是香港特區政府外匯投資的虧損,都沒有像匯豐(上市公司全名叫匯豐控股銀行,簡稱「匯控」,但是我還是按照習慣稱呼「匯豐」)被海嘯襲擊遭受重大損失那樣撼動香港的金融市場與人心。

  香港投資者的「最愛」

  匯豐銀行早已成為香港市民生活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首先,當然是因為它是香港的發鈔銀行,還有渣打銀行,九七前夕再加上中國銀行,但是市民最「放心」的還是匯豐銀行。

  匯豐銀行更是投資者的「最愛」。在股市術語中,有獅子銀行(大門口兩隻鎮行大銅獅,匯豐發行的鈔票也印有獅子)、大笨象(曾經長期是藍籌股中龍頭股,股價最貴,不容易上下舞動);在股市中也有「聖誕鐘,炒匯豐」、「只會買高(價格),不會買錯」之說,因為只要長期持有,一定賺錢,因此成為散戶的最愛。一些中上階層,更是每年投資若干匯豐銀行的股票,作為子女的教育基金,因為若干年後,不但價格上漲,還有不錯的股息,可以作為子女長大後出國留學的費用。也因為匯豐不像其他企業那樣有可以控股的大股東而容易操弄股價,因此也是投資者比較放心的投資對象。

  匯豐原名「香港上海匯豐銀行」,一八六五年創立於香港與上海,是「鴉片戰爭」以後的產物,因此當然被共產黨視為「侵略」的象徵。一九四九年後,全部撤回香港,以香港為基地,為香港的繁榮作出重要貢獻。

  因為中國要收回香港,鑒於一九四九年的教訓,一九九三年匯豐「遷冊」到英國,服膺英國法律,但是對中國採取友好政策。在二○○一年入股上海銀行,二○○二年入股平安保險,二○○四年入股交通銀行,開外資入股中國金融企業之先,對中國金融企業投信任票,帶動外資投資中國金融企業的熱潮。

  投資「匯融」捲入美國次按風暴

  也許是九七的刺激,匯豐在八十年代,尤其是九十年代大舉擴張,在外國收購銀行,其資產在全球的銀行中排名前列。雖然它有許多正確的投資策略,但是稍有差錯,也導致這次捲到金融海嘯裡。這個差錯出於在美國的投資。匯豐在二○○二年斥資一百四十八億美元,收購主要經營美國次按業務的Household(現稱「匯融」),鑄成了大錯,自二○○六年次按風暴爆發以來,至今已累計為此撇除約三百億美元。匯控去年北美業務虧損一百五十五億美元,其中主要來自「匯融」虧損,壞帳達一百六十三億美元,並為一項商譽減值全數撥備一百零六億美元。

  匯豐股價在香港見頂,是二○○七年十一月一日的一百五十三港元,香港恆生指數見頂是十月三十日,比它早兩天,指數是三萬一千九百五十八點,大家引頸看三萬二千點時,卻跌到萬劫難復了。中國A股見頂是十一月五日中共十七大開幕之日,沖喜之後成為泡沫。這一波超級牛市是中國帶動的,香港沾光,暴跌也是中國帶動,香港逃不了,再加上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匯豐更是在香港、倫敦、紐約掛牌,業務遍及全球,過去全球業務可以補在香港的褪色,如今卻是成為災難的禍首。

  本來中港股市大跌時,匯豐還有一定抗跌力,但是到二○○八年十月開始暴跌,原因是美國雷曼兄弟在九月中旬宣佈破產,其他美國投資銀行紛紛出問題,匯豐也難置身事外,問題逐漸暴露,股價也因此跌破一百港元。

  爆匯豐供股致股價暴跌

  當匯豐股價一路跌到七十幾港元、散戶一路跌一路接貨時,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大摩)突然發表報告,唱衰匯豐,預期匯豐在資產價格持續下跌,壞帳進一步上升之下,會大減以前慷慨派發的股息。但是震動更大的則是匯豐將會供股集資最少二百七十億美元(約兩千一百億港元),以補充資本水平;而且今年盈利還將繼續下跌五成七,因此將目標價調低到五十二港元。當天不但香港市場匯豐暴跌,更在倫敦與紐約繼續暴跌,二十四小時內股價跌了三成。但是仍然有些投資者認為大摩言之過甚,一月二十一日,香港散戶在五十五港元的價位組成「血肉長城」與大戶肉搏,守住了防線。但是股價始終徘徊在六十元上下。

  在國際金融市場進一步惡化的情況下,歐美許多國家將資金注入瀕臨破產的銀行,但是匯豐拒絕英國政府注資,因此也造成匯豐情況也許沒有那麼壞的印象。一些股評家甚至認為三月二日匯豐公佈去年下半年的業績時,也許會有預料不到的驚喜,從而「牛轉」港股的態勢。

  豈料二月二十八日,英國的《金融時報》、《泰晤士報》和《每日電訊報》等英國主要報章,不約而同地報道,匯豐可能在宣佈業績時公佈供股計劃,集資金額達一百七十二億至一百八十六億美元。三月二日香港的匯豐停牌,宣佈的業績比原來預期的差,但是集資金額比預期少。供股價二十八港元,十二股供五股。雖然投資者的供股負擔減少,但是集資太少怕解決不了匯豐存在的問題,因為資本充足率不夠,因此投資者顧慮,在不久的將來,會不會再集資,這就減弱投資者供股的意願。

  三月三日匯豐復牌時,散戶再築起「血肉長城」,然而五十五元到底與二十八元的供股價相差太多,防線被擊破,跌到四十六元多收市,在倫敦最低在四十二港元以下。三月四日香港還有小跌,到五日才止跌,但是在紐約又繼續大跌近百分之八,收市價合港幣四十一元三角。

  「血肉長城」難阻匯豐跌勢

  二十八元的匯豐,已經記不起是猴年馬月的事,加上集資負擔不重,因此為了免得股東權益被攤薄(匯豐宣佈業績時解釋拒絕政府注資,是避免股東權益被政府分薄),一般小股東即使猶豫,最終相信絕大部分會努力去供,何況不少小股東有「匯豐情結」,願意幫助匯豐克服困難。其中香港兩個華資大地產商李兆基與李嘉誠都立即表示會各為?豐分包銷二十三億港元供股。

  雖然這些是投了信心一票,但是匯豐股價震盪波幅還是相當大,例如德意志銀行的目標價是三十七點五港元,里昂證?則為二十八港元;但是因為三月六日是恆生指數季度因為各種因素進行調整在收市後生效的日子,匯豐比重將由百分之九點四大幅提高至十四點三。追蹤恆指的上市基金,包括盈富基金等,必須趁收市前及收市競價交易時段,被動地掃入匯豐,以完成那個比重。因此價格也可能出現某些反彈,不想供股的人士可以藉這個機會脫手。但是這個反彈沒有出現,可見壓力之大,恐怕也預示日後還有很大波動。

  匯豐的震撼,進一步告訴我們,任何最愛的股票,情況不妙就要拋出。當然,匯豐的管理階層相對其他金融投資機構還算不錯,例如美國的花旗銀行,股價最高時突破了五十美元,但是三月五日的股價一度跌破一元。但是無論如何,散戶總是鬥不過大戶,理由就是缺乏「子彈」,因此不可隨便去做甚麼「血肉長城」,要知道那是自己的真正血肉呀!
《動向》月刊 2009年3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