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羅德丞政治生涯見頂?    凌鋒  1996.5.29

        自上周三公開表示意有意角逐特區首任行政長官職位之後,
    羅德丞近日頻頻曝光,似乎有意塑造樂於溝通的形象。但本文作
    者認為,中國不大喜歡過分活躍的人,羅德丞這種高調姿態,不
    符中方心意。


    籌委會在珠海召開第三次大會,雖然主要還是討論推委會的組成問題,
但有意問鼎行政長官的人士,卻不放過可以表現一下自己的機會,因此大會
召開之前,不但有董建華不願參與競逐之說傳出,更有羅德丞公開表明要競
逐特區行政長官之心。

    羅德丞此心,其實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主要是從他以往
的表現而推測出來,而羅德丞前日談完六四,昨日又向傳媒數說他的名字淵
源,曝光率之高,近期誰與爭鋒?羅德丞此時表態,只是印證了這件事。

          態度急轉惹疑惑

    中英開始談判香港前途問題之後.羅德丞從對英國出賣香港表示憤怒,
辭去行政局議員之職,并且組織太平門公司鼓勵港人移民;爾後在傅奇、石
慧陪同北訪後,政冶態度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引起好些人心中之疑惑。
然而也就往此時,開始了他問鼎行政長官的意圖。

    他在接受記著採訪時則說,在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他便開始研
究「港人治港」的概念,而九○年基本法規定了行政長官的職權後,他想:
「嘩!這個位置好吸引也好困難,不是容易做得到,要應付很多壓力」,並
且開始思考自己應否角逐這個職位。

    由於北京害怕香港的民主發展,所以在基本法裏貶低立法機關的作用,
提升行政長官的地位和擴大它的權力。相信這是最吸引羅德丞的地方。至於
「困難」嘛,小事情一件,只要有絕對的權力,就可以去對付那些困雞了。
         
          立場靠左易討好

    在基本法頒布前後,羅德丞的作為,相信已有為競逐行政長官做工夫。
例如討論基本法時,他總是採取比較「左」的態度,在中方那裡容易吃得開
。在北京炮製預委會這個怪胎之後,作為法律小組的一員,中方對終審庭的
頑固態度,要恢復惡法而取消人權法,相信身為律師的羅德丞也有功勞。

    相信因為他的出謀劃策多被中方採用,因此他的自我感覺良好,對自己
在中方心目中的地位充滿信心,所以在籌委會成立後,他就從幕後作業走到
前台,以高姿態表明他對出任特區首長的興趣。在這以前,他取得了中華人
民共和國護照,表明他視自己同北京已為一體,才有後來的高姿態。

          拉攏各方買人心

    這幾個月來他多次設宴,拉攏各方關係。例如四月初,作為籌委會法律
小組港方召集人身份,以私人名義宴請本港高等法院的大法官,且有籌委會
法律小組的成員作陪。接著,他又宴請香港一些政團的成員,連與新左派有
矛盾的老左派,如民建聯成員,也賞面出席。事後有一位籌委(葉國華)意
味深長地表示,現在有意競逐行政長官的馬匹已經入了馬房,因此不能隨便
出席馬房的宴會,否則會被視為對這些馬匹的支持。

    最近,羅德丞更表示,如果地出任行政首長,將會對公務員大幅加薪,
收買拉攏之心更是明顯不過了。他還表明九七後支聯會不用取締,連民主派
也成了他的拉攏對象,可見他為此所下的工夫。

    羅德丞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他與中國政府交往了十多年,中方官員對他
的優點、缺點部很清楚,對他是否適合擔任行政長官亦心中有數。
          
          未能直通決策層

    這話表現了他的自負。然而他對中方了解了多少?特別是對中方高層權
力鬥爭引起的政策轉變,他又了解多少?

    相信他有意問鼎行政長官的意思.也曾向中方的一些官員表達,甚至得
到他們的支持,然而從目前的倩況來看,羅德丞和中方官員所建立的私人關
係,還到達不了錢其琛這一層,也就是僅僅局限在「低級官員」這個層次。

    雖然有傳說他和李鵬、朱琳有私人關係,但是近來香港問題的決策權已
逐漸落到江澤民、錢其琛手裏,李儲文的地位也日顯重要,因此以往的極左
政策有稍微收斂的跡象。因此以往支持羅德丞的官員,斷不會以犧牲自己的
烏紗帽而捨命陪羅君子。當然他們也不會將黨的高度機密告訴羅德丞,以免
連累自己。

          過分高調犯禁忌

    細心分析江澤民、沈國放在珠海的講話,似乎可說也是針對羅德丞的「
自動請纓」。

    羅德丞還不明白,中共喜歡的是「馴服工具」,不喜歡太有主見,太過
活躍的人。因此羅德丞的高調活動雖是符合西方的遊戲規則,即不合中共的
心意。羅德丞如此積極主動,將來會不會「向黨討價還價」?

    可能,現在是羅德丞政治生涯隨時見頂的時候了。


香港《經濟日報》國是港事專欄  1996.5.29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