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怪抄  1989.4.10

  詩日:「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怪事何處有,凌鋒遙指
北京城。」

  看官.這些絕非凌鋒造謠,往社會主義制度臉上抹黑,而是傳媒所刊出的
各家電訊。白紙黑字,鐵證如山。

  第一怪是北京大學舉行「民主沙龍」的活動,邀請方勵之教授的夫人李淑
嫻教授出席,這個民主沙龍已行之有年。但常常受到校方(當然上面另有指
示)的阻撓壓制,前兩天就有一批學生貼出大字報表示不滿。所以這次校方
另出怪招,出動灑水器在民主沙龍所在的草坪不停轉換位置灑水,以致北大
之大,竟無安坐之地。北京市嚴重缺水,甚至因此有遷都之說,但為了撲滅
民主之火,不惜大灑珍貴之水。中共以往有「興無滅資」之說,現在創造性
的發展為「興水滅火」了。

  除了「興水滅火」之外,又有「興童滅青」,這是第二怪。為免青年人紀
念四五天安門事件在天安門廣場「鬧事」,所以當局組織了一萬多名兒童到
天安門廣場的紀念碑搞活動,周圍封鎖,閒雜人不得入內,小童無知,自然
最容易指揮,不會有越軌的政治行為。中國共產黨有可能變成為少年兒童的
先鋒部隊。

  第三怪是在軍警封鎖紀念碑期間,有些外來的人要進去獻花被禁止,但是
有一個傻婆拿了一張毛澤東像,發出「代表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來掃墓」的
囈語,竟被公安人員恩准放進。周圍青年像看一頭怪獸那樣圍著她看。

  第四怪是在人民大會堂台階前,有一名身穿草綠色舊軍裝的男青年向行人
撒出傳單,立刻被公安人員帶走。不久警方遂即宣佈此人有精神病。看來北
京對檢查精神病有最先進的設備,主治醫生恐怕都是由政工幹部改行的。在
北京的影響下,香港有二百個人到新華社,不知又算甚麼?
香港《東方日報》  凌鋒  冷眼專欄  1989.4.10
收錄於  凌鋒:《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