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兩根筋            凌鋒

 

    根據“遠見”雜誌三月十九日公布他們在三月十五日至十七日的民調顯

示,民眾對馬英九執政十個月的表現,有五成八三的民眾不滿意、滿意的民

眾僅二成八六,與上月相較,滿意的比率下降五.九%,不滿意的比率上升

三.五%。民眾對馬英九的信任度也呈現下滑趨勢,有四成○二的民眾表示

不信任,信任的比率為四成○五,與上月相較,信任與不信任的的比率各自

下降與上升三.七%,顯示多數民眾對馬英九執政的整體評價,明顯不滿但

仍維持在傾向信任。

 

    在親藍電子媒體的“叩應”節目裡﹐也會聽到受眾大罵馬英九﹐但是如

果問他們投票意向﹐他們說還會投票給他。這反映了過去我所提到過的﹐馬

英九是笨蛋還是壞蛋的問題。還有相當一部分藍營支持者認為他是笨蛋而已

。問題是如果執政十個月後﹐這個哈佛法學博士還是笨蛋﹐孺子還可教嗎﹖

 

    春節前﹐馬英九表示過年後會調整內閣人事﹐但是因為過年前夕頒發消

費券﹐民望回升﹐他就立刻賴掉承諾﹐拒絕改組。因此消費券效應過去後﹐

馬英九立刻打回原形。然而就是還有人願意一再被騙﹐只能以“自作孽”來

形容了。

 

    近來對馬英九總統及馬英九政府殺傷力最大的是有關與中國政府簽署經

濟協議的問題﹐一個是新聞局官員用筆名在媒體發表仇台﹑辱台言論的問題

﹐這涉及馬政府的兩根筋﹐實際上就是“觀念”﹐從而決定政策﹕一個是中

國政策﹐一個是族群政策﹐兩者當然有緊密關聯﹐也會牽動台灣人最敏感的

神經。由於調查時第二個事件剛剛爆出﹐還沒有發酵﹐所以對民調還沒有形

成大影響。但是馬英九“終極統一”與“族群優越”的兩根“筋”不會轉彎

﹐是台灣前途最可憂慮之處。

 

    台灣要與中國簽署經濟協議問題﹐來自胡錦濤去年十二月紀念告台灣同

胞書發表三十周年講話的“胡六點”。第一點是“恪守『一個中國』”﹔第

二點就是“兩岸可以維持簽訂綜合性經濟合作協定,建立具有兩岸特色的經

濟合作機制”,因此第二點不可能脫離第一點存在。

 

    春節前夕﹐陸委會主委賴幸媛表示馬總統近期會對胡六點做出回應。但

是過年後沒有看到馬英九的回應﹐卻是海基會頻頻放話。在二月十四日的一

個研討會上﹐董事長江丙坤表示經濟依賴中國非壞事。江丙坤是連戰的愛將

﹐是五年前連戰訪問北京“聯共制台”的馬前卒﹐兒子在中國開公司。雖然

有嚴重的利益衝突問題﹐就是不迴避。二十日﹐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高

孔廉在香港發表演講時透露,三次江陳會談將在五月舉行,兩岸洽簽

CECA沒有時間表,但有急迫性。

 

    CECA來自CEPA(內地與香港最緊密貿易關係安排)。台灣人因

為憂心成為“香港特區”而強烈反對﹐馬政府遂改名。期間﹐陸委會副主委

傅棟成說兩岸間的綜合性經濟合作協議並不等於外界所指的CECA(全面

性經濟合作協議)﹐經濟部長尹啟銘表示,CECA其實就是FTA(自由

貿易協定),但因中國認為FTA一詞有主權意涵,兩岸才不用這個名字。

由於名稱與內容都說不清楚﹐卻要強行推動﹐所以在野黨紛紛表示反對。民

進黨主席蔡英文認為這是意識形態作祟﹐台聯主席黃昆輝認為這是國共與財

團勾結的產物。他們都主張要把內容說清楚﹐並且進行全民公投。

 

    二十三日﹐高孔廉在接受媒體訪問時突然發飆,大罵蔡英文,“她不是

不懂,懂的人還這樣說,真是混蛋!”當場有人提醒他說話不要這麼衝,但

高未接受,還接著說,簽署CECA無關政治,歐盟是世上整合程度最高的

區域,難道現在整合就統一了嗎?高孔廉身為大學教授﹐情急到對女性如此

無禮﹐是中國還是國民黨對他有太大的壓力﹖至於拿歐盟來對比﹐更是白癡

。歐盟裡頭有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獨裁國家嗎﹖有對鄰國表示那是他們領土的

一部分而要吞併的國家嗎﹖

 

    二十四日﹐江丙坤在國民黨中山會報上說﹐希望年底前兩岸官員能完成

討論協定的初步架構。但是同一天行政院長劉兆玄在立法院答詢表示﹐沒有

簽署的時間表。但是對在野黨﹐甚至是國民黨內部提出的任何主張﹐馬英九

一概回絕。包括﹕公投﹑立法院審議﹑就內容進行辯論等等。因為去年十一

月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期間與海基會簽署的四項協議至今他們也拒絕

公佈全文﹐在立法院沒有討論的情況下宣佈“自動生效”。這就是馬英九所

謂“全面執政”的嘴臉。到底馬政府與共產黨有沒有簽訂秘密協議﹐在野黨

和民眾完全不知情。套用共產黨的術語﹐將來腦袋掉了﹐都不知道是怎麼掉

的。

 

    這樣混亂的情況﹐導致中間偏藍的蘋果日報也看不下去﹐不得不發表社

論說﹕“在民主國家,總統或總理一定要多費脣舌說服國會和輿論;若國會

杯葛,則訴諸直接民意,或舉行公投,沒有領導人敢於先斬後奏,硬把生米

煮成鍋粑的。”馬英九在二月二十七日的回應是﹐先不要管內容﹐簽訂架構

再說﹐於是把CECA改叫“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但是

中國總理溫家寶在三月召開的“兩會”記者會上﹐還是堅持CECA的名稱

。而民眾更擔心馬政府與中國首先簽署“一中”架構﹐台灣永遠翻不出如來

佛的掌心。因此在野黨與本土社團已經決定在馬英九執政一周年前夕的五月

十七日﹐發動大規模的示威遊行﹐一是抗議政府施政無能,二是反對馬政府

與中國簽ECFA﹐向馬政府算總帳。

 

    另一個涉及敏感族群問題的是新聞局派駐多倫多的組長郭冠英在互聯網

與媒體發表有嚴重問題的言論﹐其中相當部分用“范蘭欽”的筆名。因為同

樣的文章用本名與筆名在不同地方發表﹐而被認為是同一個人。還有的其他

筆名是趙天楫﹑郭才子等。

 

    他的主要言論有﹕“弱國無外交,台灣不是國家,當然更無外交。”在

“台巴子要專政”一文中說﹕“武力保台後也不能談任何政治開放,一定要

鎮反肅反很多年,做好思想改造,徹底根除癌細胞。陳儀就是在台行仁政,

結果給了倭寇造反之機,起了二二八。”“就算乖乖回歸還要鎮防,若流了

我中國人的血,那對這批倭寇必要嚴打無赦。”“我記得小時候從新竹上來

,我們是高級的外省人哦。”“其實根本沒台灣這個東西,她不是省,自廢

了,她不是縣,更不是國,只是個鬼島。”

 

    范蘭欽被召回後﹐除了被迫承認用郭冠英名義發表的文章外﹐其他更多

用“范蘭欽”筆名發表的文章一概不承認是他寫的。范蘭欽的名字也用在統

派報章﹐很容易就可以查出是不是他﹐但是新聞局推諉說查不出﹐然後把事

情推到行政院的公懲會﹐接著放一個月公假給郭冠英回多倫多。在記者會上

在郭冠英發表聲明後﹐副局長趕快把他推走﹐不讓他回答記者的問題﹐怕言

多必失﹐露出他們合謀的破綻。

 

    根據郭冠英女兒郭采君(上海服裝設計師)在她的博客裡透露﹐他們曾

經與張學良﹑周美青(第一夫人)一起吃飯。看來新聞局的“台巴子”不敢

處理郭冠英﹐就是害怕得罪馬英九這批掌權的“高級外省人”了。還有人為

郭冠英辯護說﹐這是“言論自由”。在民主國家裡﹐官員可以發表種族歧視

的言論嗎﹖事件會不會引發嚴重的族群衝突﹐已引起人們的憂慮。

《開放》雜誌  20094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