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佬”論“餓鬼”﹕老外揭中國大饑荒之秘          凌鋒

    二○○五年十一月月二十六日﹐近四萬民眾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市舉行了
紀念上一個世紀三○年代烏克蘭大饑荒受害者及其他政治壓迫受害者的活動
﹐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參加了該活動併發表了講話。尤先科表示,原蘇聯三○
年代的大饑荒是反人類的罪行,所有人都應該記住這個悲劇,共產黨到現在
也沒有對他們所犯下的罪行懺悔。

    這以前的九月十二日﹐中國國家保密局與民政部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
宣布自二○○五年八月起對因自然災害導致死亡人員的總數解密,這是保密
局歷史上第一次從幕後走到台前,向公眾宣佈解密事宜。然而一九五九到一
九六一年中國的大饑荒到底死了多少人﹐中國官方至今沒有宣佈﹐也許因為
那是“天災人禍”﹐不單純屬於上述的“自然災害”﹐雖然以往說那是“三
年自然災害”。而由於有“人禍”的關係﹐關係到中共的罪惡形象﹐所以如
果中國沒有成為像烏克蘭那樣民主國家﹐人民也就難以了解事情的真相了。

    一九五九到一九六一年大饑荒期間﹐我生活在上海﹐由於資訊的封閉﹐
加上我當時是“統戰對象”的華僑而享受“照顧”﹐所以雖然知道大饑荒﹐
但是不了解嚴重程度﹐更不了解死了人。還在那裡“高舉三面紅旗”﹐實在
愧對死難同胞。七○年代中期到了香港以後﹐才逐漸了解一些真相﹐但是始
終沒有了解“全貌”。中國旅美學者丁抒有“人禍---中國大饑荒紀實”一書
﹐出版於九○年代初﹐主要從政治因素來描述大饑荒的形成。

    其後﹐當時擔任香港南華早報的賈斯柏‧貝克出版了“餓鬼---毛時代大
饑荒揭秘”(以下簡稱“餓鬼”)﹐此書最近由在普林斯頓大學任職的姜和
平女士譯成中文﹐明鏡出版社出版。香港人叫老外為“鬼佬”﹐中國人是人
而外國人是“鬼”﹐真是大長中國人民的志氣﹐大滅洋鬼子的威風。這個大
民族主義觀念至今未消﹐支撐著中國的民族主義﹐當然﹐有些稱呼是習慣成
自然﹐並沒有民族主義的感情。但是如果看了貝克寫的這本書﹐我們恐怕更
悲哀於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人才是“鬼”﹐而且是非常難受的“餓鬼”。由
鬼佬解開中國大饑荒的真相﹐中國人應該感到汗顏﹐而由鬼佬揭示中國的大
饑荒﹐他的視野更廣﹐不但回溯中國歷史﹐還帶上整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
這種“比較餓鬼學”﹐使我們更了解共產黨的罪惡。更難得的是﹐作者還到
大饑荒的嚴重災區採訪當事人。中共說解密並沒有解密﹐而鬼佬在多年前就
幫中共揭秘﹐真是歷史的諷刺也。

    “餓鬼”主要分三個部分﹕一﹐中國﹕饑荒的國度﹔二﹐大饑荒﹔三﹐
彌天大謊。

    第一部分﹐追溯中國的饑荒歷史﹐也連帶觀察世界的饑荒情況。談到中
國的饑荒歷史﹐難免會想起一九四九年八月國民黨在大陸敗退時﹐美國國務
院發表“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白皮書﹐其中提及中國的“吃飯問題”。毛澤
東因此為“人民日報”撰寫多篇社論﹐在“唯心歷史觀的破產”一文中表示
“革命加生產即能解決吃飯問題的真理”﹐因此﹐“在人民政府下﹐只消幾
年工夫﹐就可以和華北﹑東北等處一樣完全地解決失業即吃飯的問題”。不
幸的是﹐十年以後﹐毛澤東的預言破產﹐中國餓死了幾千萬人。

    這一部分最重要的是講中國的大饑荒與三十年代蘇聯大饑荒的關係。本
文一開始談到的烏克蘭大饑荒﹐就是蘇聯大饑荒的一部分﹐因為烏克蘭當時
是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後來的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承認﹕“成千上萬﹐
也許上百萬人喪生。因為沒有人計算﹐所以我說不出準確數字。我們所知道
的是死亡人數驚人。”

    蘇聯的饑荒起於斯大林處死了布哈林等政敵以後﹐消除阻力﹐從而得以
強制性的推行農業集體化﹐導致大饑荒的產生。根據歷史學家的研究﹐一九
三○到一九三七年﹐全蘇聯一千一百萬人死於饑荒﹐烏克蘭是五百萬。但是
也有專家認為烏克蘭死亡人數是七百二十萬到八百一十萬人。一九八八年﹐
美國國會的調查報告判定斯大林明知人民死於饑餓﹐他和他的追隨者們對烏
克蘭民族犯下種族滅絕式謀殺罪。今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烏克蘭總統尤先科
呼籲國際社會承認一九三○年代發生在烏克蘭的大饑荒是蘇聯造成的“種族
滅絕”。

    作者引用毛澤東的話作為反諷﹕“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果然
二十多年後﹐中國發生類似事件。第一﹐強行推行人民公社化運動﹐事前清
除鄧子恢這“小腳女人”。第二﹐明知有饑荒﹐卻整肅提出不同意見的彭德
懷“右傾機會主義路線”﹐造成更大的饑荒﹐因此也構成種族滅絕式的謀殺
罪。而後來的中共領導人還為毛澤東掩飾大饑荒的罪行﹐是為“助紂為虐”
﹐甚至繼續犯下其他罪行﹐那是罪上加罪。

    第二部分是中國大饑荒的情況。作者除引用其他專家的資料外﹐還對饑
荒最嚴重地區的河南與安徽有各自獨立的一章分析﹔西藏因為情況特殊﹐也
有專門一章論述﹔“其他省份”中﹐則包括四川﹑甘肅﹑貴州﹑河北等地。
作者還有一章敘述勞改營的饑荒慘狀。

    作者特別指出﹐中國歷史上的大饑荒﹐幾乎都是在社會大動蕩後出現的
﹐這次卻是在和平時期發生﹔以前饑荒是局部地區的天災人禍﹐這次卻是全
國各個角落。通過這一部分﹐我們大致了解大饑荒的基本輪廓﹕

    一﹐死亡人數

    河南省死亡人數是兩百萬到八百萬之數﹐信陽專區是一百萬到四百萬﹔
安徽省兩百萬到八百萬﹐鳳陽縣八萬三千到十一萬﹔四川省七百萬到九百萬
﹔貴州省一百萬﹔甘肅省七十萬到三百萬﹔青海九十萬。西藏自治區五十萬
到八十萬。河南﹑安徽﹑四川因為死亡人數特多﹐所以作者不但對信陽專區
與鳳陽縣作了專門研究﹐對當時的河南省委書記吳芝圃﹑安徽省委書記曾希
聖與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也專門做研究﹐分析他們當時的表現和責任。至於
勞改營情況﹐有些地區死亡率達四到五成﹐總的數字大約有兩成。   

    二﹐饑荒慘狀

    1﹐  尋找代食品。除了採用所謂“雙蒸飯”來擴大米飯的“體積”外﹐
包括“準食品”(這是本人所定名詞)中的老鼠﹑蟑螂﹑螞蚱﹑蝸牛﹐還有
稻糠﹑甘蔗渣﹑玉米芯﹑黃荳莢﹑高粱桿﹑樹葉﹑樹皮﹐甚至鋸末和木渣紙
漿﹐最後就是那個著名的觀音土。在這個大饑荒年代最特別的是培育“含有
極高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和維他命”的“小球藻”。筆者當時工作所
在的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麗娃河裡就養著這種生物﹐但是食堂裡有沒有把它
混在食物裡給我們吃就不清楚了。劉少奇一九六○年回湖南家鄉時﹐當地幹
部把被剝光樹皮的樹幹塗上黃泥﹐再用稻草裹住。

    2﹐ 逃荒。作者把“鳳陽花鼓”中的鳳陽作為典型﹐因為在饑荒年代那
裡有“逃荒”傳統。但是在共產黨統治下﹐饑民也沒有逃荒的自由﹐必須由
黨批准。即使如此﹐還是有不少饑民為生存而逃荒。

    3﹐  吃人。這在中國歷史上出現過﹐根據作者考據﹐漢高祖曾下令允許
買賣或吃他們的孩子。烏克蘭大饑荒與納粹集中營也都出現過。作者對中國
古籍中“吃人文化”做了特別研究﹐例如把人肉作為補品與美食﹐或把吃人
作為復仇手段。對大饑荒的慘狀﹐作者除了蒐集資料﹐還做了調查採訪。河
南固始縣九十萬人口官方記載有二百例人吃人事件﹐黨內文件記載鳳陽的一
個人民公社就有六十三宗人吃人案件。實際上人吃人事件在四川﹑甘肅﹑青
海﹑西藏﹑陝西﹑寧夏﹑河北﹑遼寧也都有﹐幾乎遍及全國。除了傳統的“
易子而食”發展到吃自己的親生子女。不知道這是不是共產黨宣揚了太多的
“大義滅親”﹖

    三﹐何謂“餓鬼”

    在“剖析饑餓”的一章裡﹐作者專門描述饑餓的現象和感受﹐也就是“
餓鬼”是甚麼樣子。“最初階段”是明顯瘦弱﹐腹部塌陷﹔第二階段身體開
始腫脹﹐我們經歷那個時代的人都不會忘記那時的“水腫病”。甚麼“病”
﹖那是共產黨下令不准說是營養不良或饑餓導致的。作者引用了許多親歷人
士的描述﹐對“餓鬼”的外形和各個器官所發生的變化有詳細的記述。例如
﹕“我們所看見的﹐那已不是一張張人臉。在人們頸椎上蠕動的﹐是一副副
白紙面具﹐有點像午夜美國三K黨﹐面具上毫無人血﹐也無人氣﹐更無人相
。人皮直似一層透明薄紙﹐一扯就破。最突出悲劇性的是雙眼﹐深深凹陷﹐
兩粒眼珠﹐如兩顆念佛珠﹐每副人相全是悽悽慘慘而形象有點猙獰。”但是
他們死的時候一般很平靜﹐因為已經餓到要掙扎都沒有力氣了。

    面對大饑荒﹐中共還製造歪論。一位當時在中國的非洲留學生說﹐他的
一位在美國受教育的生物學教授在學術會議的演講中說﹐中國人在生理上與
其他種族不同。因為蛋白質﹑脂肪和碳水化合物在人類的新陳代謝活動中是
可以互相內部轉換的。中國人即使在飲食中缺乏脂肪和蛋白質﹐也不會受到
任何缺乏營養的損害。連中國人所看不起的非洲人也不值共產黨的所為﹗

    第三部分的“彌天大謊”﹐作者挖掘了饑荒造成的原因﹐以及中共的謊
言﹐從而將“人禍”披露在讀者面前。

    有關毛澤東知道饑荒情況而死不認錯﹐涉及到黨內的權力鬥爭﹐書中有
所分析﹐甚至有人懷疑這是毛澤東故意考驗各級幹部與老百姓是不是真正忠
於他。但中共將責任推給“自然災害”與“蘇修撤走專家”﹐則是彌天大謊
。不但那時氣候良好﹐而且中國還有糧食出口﹗問題主要是各級幹部迎合毛
澤東好大喜功的“三面紅旗”﹐謊報產量﹐然後強迫農民繳公糧﹐手段極為
惡劣。可見是“人禍”在作怪。後來中共找了一些基層幹部做替死鬼﹐甚至
給他們加上“反革命”的罪名﹐其實他們是無限忠於共產黨﹐無限忠於毛主
席才那樣做的。毛澤東才是這場饑荒的設計者。
 
    許多人有一個疑問﹐這場大饑荒為何沒有人反抗﹖根據本書的答案﹐餓
死的主要是農民。農民們不相信共產黨會置他們於不顧﹐相信只要毛主席了
解實情以後就會來解救他們。等到他們到了餓死邊緣﹐要反抗也沒有能力反
抗了。

    作者對曾希聖開始堅決貫徹毛的反右傾指示﹐後來又大膽推行“三自一
包”有特別分析﹐華國鋒這個時候開始被毛澤東所賞識。今年再度成為熱門
話題的胡耀邦與趙紫陽在當時的表現也被披露。也許他們後來良心發現而堅
決走上改革開放的道路。劉少奇對農民的“拯救”﹐作者頗為讚賞。到最後
實際上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要為這個慘劇負責。但是毛澤東因為劉少奇等人的
“不忠”而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反攻倒算。然而一直到鄧小平﹑
江澤民掌權﹐仍然在掩蓋推行這些謊言。胡錦濤聲稱“以民為本”﹐現在看
來也還是“以民為笨”﹐繼續用謊言來掩蓋歷史﹐目的都是為了維護他們一
小撮特權階層的利益。

    最特別的是﹐作者作為一個“鬼佬”﹐居然在最後一章寫“西方世界的
失誤”﹐要西方世界一起來承擔責任。中共不願承擔責任﹐鬼佬卻覺得自己
“在責難逃”﹐真是理念上的根本區別。

    作者認為西方世界的責任在於雖然台灣的蔣介石確認大饑荒而要部署反
共大陸﹐但是西方國家開始都不相信﹐特別是美國左翼記者斯諾﹑英國BBC
記者格林﹑英國的蒙哥馬利元帥﹑後來擔任法國總統的密特朗﹐還有一些西
方經濟學家應邀訪問中國後﹐回來不是大讚中共﹐就是否認饑荒的存在。而
長住在中國的外國專家﹐如路易‧艾黎等﹐也否認中國有饑荒。到後來發現
有問題時﹐要不要援助又一直爭論不休﹐因為中共也一再表態不會“乞求”
而拒絕外援。到一九六四年中共開始大量進口糧食。應該一提的是赫魯曉夫
曾懷疑中國有饑荒﹐但是毛澤東立刻出口幾百萬噸糧食到蘇聯﹐讓他沒有話
說。毛澤東為了自己的陰謀與面子﹐不惜犧牲千萬條中國的人命。但是還有
外國人論述毛澤東是結束中國饑荒的“救世主”。作者認為﹐在說謊方面﹐
中共比蘇共更加成功。

    作者在後記“北韓一九九八”裡﹐聯繫到北韓的大饑荒。一九九六年五
月他回到延邊調查饑荒情況﹐“同樣有再次進入惡夢的感覺。人們講述的故
事和大躍進年代的故事雷同。那邊已經成為歷史﹐這邊卻正在發生。”北韓
也一直不承認有饑荒與餓死人﹐以維護它的國家尊嚴﹐加上援助物質也落在
特權階層和軍隊手裡﹐雖然聯合國與南韓出手相助﹐但是外界缺乏熱心也是
肯定的。

    一九三二到一九三三年是蘇聯大饑荒﹐一九五九到一九六一年是中國大
饑荒﹐九○年代中期後是北韓大饑荒。七○年代中期柬埔寨死了三分之一人
口﹐肯定與大饑荒有關﹐佔多少比重則還不清楚。十幾﹑二十幾年﹐“餓鬼
”就要跳出來一次。它們都是共產國家﹐可見共產國家是盛產餓鬼的國家。
非洲也有大饑荒﹐例如埃塞俄比亞﹑蘇丹等﹐那是它們也在推行具有非洲特
色的馬列主義﹐並與中共特別友好之故。由此可見大饑荒與共產專制制度有
關。要消滅全球的饑荒﹐唯有在地球上消滅罪惡的共產制度。

    至於這場大饑荒中國餓死多少人﹐看中國的檔案解密後怎麼說﹐問題是
許多資料已經被毀滅﹐也許就永遠沒有一個準確數字。根據本書作者引用專
家們的研究﹐死亡人數應在三﹑四千萬人之間。這筆血債該怎麼認﹖怎麼還

(“前哨”月刊 2006年一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