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老羞成怒    林保華  1989.5.1

    鄧小平終於對學生運動公開表態,並通過「人民日報」社論和
開萬人大會的形式向下傅達和貫徹。鄧小平的表態,是在四月二十
五日李鵬和楊尚昆向他匯報學運的情況後做出的。

    在這些表態中.見之於《人民日報》的,最厲害的是那句:「
這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是一次動亂,其實質是要從根本上否定中
國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這是擺在全黨和全國各族人
民面前的一場嚴重的政治鬥爭。」北京市委的負責人更發揮說這次
利用悼念胡耀邦的機會,是「蓄謀已久」,經過「長期準備」的行
動。看來「階級敵人」非常英明,早就預測到胡耀邦快死了,並且
死在鄧小平前面。

    根據大會的一些傳達披露,鄧小平還認為,學運有「黑手」,
有「後台」。他還很認為,在制止學運時.要完全不流血很難辦到
,最終可能還是要抓一批。不要怕有人罵娘,不要伯國際輿論反應
。鄧小平甚至說:「若不出動軍隊,我這個中央軍委主席是幹甚麼
的?」

    對胡耀邦的評價,鄧小平也明確表態。他認為胡耀邦有功有過
,胡耀邦的過錯之一就是反自由化不力,他認為自由化不能平反。
鄧小平還不滿意趙紫陽的悼詞對胡耀邦評價過高,稱他「偉大」。
鄧小平表示.他自己死的時候也不好稱「偉大」。

          學生摸鄧小平老虎屁股

    通過鄧小平的這些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他是老羞成怒了。

    其一.學生要求為胡耀邦做出公正的評價,是摸了鄧小平的老
虎屁股了。因為八七年一月胡耀邦下台和反自由化,最後是由鄧小
平拍板。學生的這個要求太不給鄧小平面子。正如毛澤東有錯,只
能在毛澤東死後才改正;鄧小平有錯,如捉魏京生和撤胡耀邦職,
只能在他死後才能改正。誰要是現在提出改正.誰就是反對鄧小平
,也就是反對黨的領導,反對社會主義制度。這是一九五七年鄧小
平主持反右派的公式,所以鄧小平只承認反右憾大化,但方向正確
,不能否定。一些知識分千聯名上書要求釋放魏京生,而且公開上
書,不給鄧小平面子,鄧小平當然不幹。而學生居然上街,那當然
是反黨反社會主義了。

    其二.在追悼胡耀邦的大會上,鄧小平沒有如其他人一樣低頭
默哀,而且臉上有怒氣,原來是因為對胡耀邦的「偉大」評價受不
了。他表面上說他死了,稱不上「偉大」的評價,實際上就是在說
,胡耀邦如此偉大,評價這樣高,我鄧小平死了以後怎麼辦?這正
如天安門事件時群眾愛戴周恩來,毛澤東當然滿不是滋味,同樣會
想到:我死了以後怎麼辦?毛澤東遷怒群眾,對天安門前悼念周恩
來的群眾進行血腥鎮壓。鄧小平這點上比毛澤東聰明一些,也許也
因為他退居二線,不直接指揮,所以對悼念胡耀邦群眾尚可忍耐。
但是到學生要求進一步的改革的時候,特別涉及到「肅貪」和民主
自由時,鄧小平就毫不猶豫地要對學生新帳老帳一起算了。為此不
惜施加毫無具體內容,但卻是規格很大的「陰謀」帽子。

    其他如悼念胡耀邦時個別學生提出「鄧小平的幹部百萬富翁」
,並且要成立特別委員會審查鄧小平子女的財產時,他當然認為這
是在太歲頭上動土,從而更怒不可遏了。

    但是鄧小平的這些指示并沒有甚麼新鮮貨色,不但是幾十年的
陳年黨八股,包括他從毛澤東那裏繼承下來的破爛衣缽,而和八七
年一月的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更是一個模子裏出來的。例如今年
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根據鄧小平四月二十五日指示寫的社論
題目是《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而八七年一月六日《人民日
報》根據鄧小平在八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所做的指示寫的社論題目是
《旗幟鮮明地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在鄧小平眼裏,動亂就是資
產階級自由化,資產階級自由化也就是動亂,所以社論裏那些內容
,也是大同小異,使人倒胃口。

    鄧小平這次有關難免流血的講話,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三十日在
自己家裡教訓胡耀邦和趙紫陽等人也說過類似的話(經過秀才的潤
飾):「沒有專政手段是不行的。對專政手段,不但要講,而且必
要時要使用。當然,使用時要慎重,抓人要盡量少。但如果有人要
製造流血事件,你有甚麼辦法?」至於有關不要怕國際輿論的反應
,八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鄧小平也說過了。當時他說:「反對資產階
級自由化也是不可缺少的,不要怕外國人說我們損害了自己的名譽
。」他還說:「前幾年,我們不是對那幾個搞自由化並且觸犯了刑
律的人依法處裡了嗎?難道因此中國的名譽就壞了嗎?中國的形象
並沒有因此而變壞,我們的名譽還是在一天比一天好起來。」

    雖然鄧小平現在說的話和兩年多前的差不多,但是整個形勢卻
有了很大的變化,這點,頭腦老化的鄧小平已經沒有辦法認識到,
因此用老辦法來解決新問題,效果也就不同了。

    第一,這十年來鄧小平的聲望每況愈下,特別是八七年一月出
賣了胡耀邦後,他的「權威」更是削弱了。如果他以為現在說的話
可以同兩年前一樣,那就大錯特錯了。不但黨內幹部抵制他的錯誤
主張,即使軍替也是如此。從學生在四月二十七日所舉行的大遊行
看來,軍警沒有像鄧小平所希望的那樣以「快刀新亂?」的手段來
鎮壓學生運動,因為他們多少對學生也抱同情態度,以後也還要做
人,做事總得留有餘地,不如鄧小平不久就要去見毛澤東,可以亂
來。

    第二.中共的威信也大不如兩年前。特別是這兩年來黨內腐敗
情況加速蔓延。加上去年春天鄧小平親自指揮「闖關」進行價格改
革,導致物價上漲,也加劇了社會矛盾。所以這次的學生運動得到
社會上的廣泛同情,工人、農民、市民也參加了,他們還做軍警的
工作,減少遊行的阻力。

    第三。學生領袖的水準也提高了,不但加強了自己隊伍的組織
性和紀律性,而且也運用策略,例如針對當局的「反黨」指責,他
們舉出「擁護中國共產黨正確領導」的口號。當然,必須是「正確
」;對待派來鎮壓的三十八軍和警察,他們也提出了「歡迎三十八
軍」和「人民警察愛人民」的口號,並向他們派發傳單,爭取軍隊
的理解和同情。有的軍警還和學生握手。

    根據上述情況,鄧小平的鎮壓不容易和以前那樣成功。但是由
於中共掌握了強大的軍隊和公安人員,所以一場殘酷鎮壓的危機仍
然存在。但也不排斥如果鄧小平一意孤行,那些不願做這個老人殉
葬品的廣大幹部和軍警,也有眾叛親離的可能。東歐國家的一些前
領導人,就出現過被「遺棄」的情況。

    不論是幹部、軍警還是老百姓,應該想到自己的命運掌握在一
個八十五歲,時而清醒時而糊塗的老人手裡,是多麼可怕和可悲的
事。十多年前有一個毛澤東,現在則是鄧小平。難道中國人就決定
要如此倒霉,並且為此付出巨大的、甚至是流血的代價嗎?

    香港的學生、台灣的學生,都已經行動起來支持中國學生的愛
國民主運動,為避免流血慘案的發生,亦希望香港的工商界人士,
向中共進言。實際上也只有中國的民主自由有顯著的進步,才有利
於外資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投資,並且有利於香港的前途。
香港《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