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屠殺    凌鋒  1989.6.5

    六月三日深夜到六月四日凌晨,中共血洗天安門。這是中華民族歷史上
最可恥的慘剝。

    鄧小平、楊尚昆、李鵬和北京市委的一小撮人,口口聲聲改革開放,但
是對要求民主、自由,而且手無寸鐵的學生和群眾,竟然出動正規軍、裝甲
車在學生身上輾過,機關槍對著群眾掃射……滿清王朝、北洋軍閥、國民黨
、四人幫(當時只出動民兵,用的是棍子)所做不出來的事,他們居然做出
來了。

    為了製造武裝鎮壓的藉口,這一小撮人不惜使用流氓手段,用各種手法
激怒學生和群眾,例如無緣無故將武器運往長安街,誘使學生攔車,學生將
武器展出,被說成是搶劫式器,又用裝甲車橫衝直撞,製造血案,憤怒的群
眾被迫自衛燒了車子(或也有便衣公安人員煽動激烈情緒),就加以「反革
命暴亂」罪名進行鎮壓。

    而在這以前,當局一再製造軍隊進城不是對付學生的謊言,胡說「罵不
還口,打不還手」。在六月三日大屠殺的同一天,人大常委會辦公廳還故意
說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因為學生在天安門靜坐而很難如期在六月二十日舉
行,以掩飾蓄謀已久的血腥鎮壓。

    更令人髮指的是在學生表示要撤出天安門後,軍隊居然遠從後面追殺。
一直到六月四日上午,在光天化日之下還槍殺聚集在長安街上的群眾。他們
下令戒嚴,搞新聞封鎖,恐嚇外國和港澳台記者,甚至槍殺台北《中國時報
》記者,兩個美國記者也被掃射倒下。這些,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放手
大殺。

    這次屠殺的死亡人數,也許永遠得不出一個準確數字。據北京人士所說
,大約有四千左右,外電別說是兩千六百人。全北京五十八家醫院開放接受
死傷者,作為公安醫院的復興醫院收了一百二十人,有三十多個死者;協和
醫院收容了一千多人。據一北京市民稱,僅是復興門外的木樨地,就有兩百
個死者。由於記者多集中在天安門周圍,其他地區的死傷情況,外面的記者
不得而知。其實軍隊從各個城門進城時,一路都是用機槍掃射,不少平民因
而無辜喪生。即使比較僻靜的朝陽門,據說也有幾十部裝甲車進城掃射,一
個七十歲老婦死於槍下。

    六月四日上午,在天安門附近軍隊見人就用機槍掃,以致大街上空無行
人,但是大街小巷裏擠滿了人,市民都出來議論這次事件,據說連膽子較小
的市民也都出來。他們都不相信官方傳媒的報道,而是用各人所見所聞進行
交流。

    據可靠方面消息稱,六月四日上午有一支後備部隊從西郊進城,在走到
復興門外的木樨地時,軍人自行燒掉三十多部自己的裝甲車,然後班師回去
。從這次軍隊的情況看,有的軍心不穩,有的則堅決狠心,這種不同的態度
,或對未來的局勢會有所影響。

    以下午的情況來說,天安門前還沒有好好清理。但是軍隊晚上已決定進
駐北京的高等院校,大有文革時期軍人接管學校之勢。這種軍管,不免使人
擔心學生和知識分子的安全。
 
    北京的一些知識分子義無反頭,在譴責這種屠殺行為的同時,有的宣布
退黨,有的準備應變。有的著名知識分子已經失蹤,相信當局已伸出了魔手

          不能以和平手段對付
 
    中共的這次屠殺和鎮壓,說明了用和平手段進行改革是行不通的。特權
階層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中國人民要救中國,必須尋找其他可行的方式
,而不能寄望於這一小撮人發善心,也不能寄望於那些政治老人的自然死亡

    因為八十多歲的獨裁者鄧小平即使死了,也還有六十多歲的李鵬可繼承
,也許又可以活到八十歲。所以關鍵在於要打碎舊的專制國家機器。難道能
夠為這一小撮人的私利,犧牲中華民族的整個利益。

    而由於這次群眾發動面之廣,使廣大市民深受了一次深刻的民主教育。
加上一小撮統治集團的喪心病狂,也使廣大群眾對他們徹底的絕望,這也有
助於他們早日消亡。


香港《經濟日報》  1989.6.5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