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焦點》東方之珠再閃強光﹐香港人民又創歷史      凌鋒  2003.7.1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動力。”這句毛語錄﹐我背得滾瓜爛熟。
這也是中共在運動群眾時搬出來的“法寶”。但是實際上﹐就是中共最害怕人民﹐
所以才反對民主而要“主民”﹐要封鎖資訊免得民智開啟而要求民主。被中共收回
後的香港﹐也逐漸淪落到同中國大陸一樣的命運。為23條立法就是一個極為重要的
殺手?﹐在香港市民屢次表達不同意見而被當局一再拒絕接受﹐而且表現出極端無
理和蔑視群眾的態度﹐終於激怒了廣大市民﹐他們被剝奪了用手投票的權利﹐只能
用腳來投票﹐用遊行來抗議中共和董建華傀儡政權的蠻橫和無能。

    這幾天香港民眾的情緒和中港官員的態度﹐已經可以預料到遊行人數會超過主
辦單位估計的十萬人。但是會超過多少﹐要看當天的情況了。

    6月30日晚上臨睡前的一點鐘﹐實際上是7月1日淩晨一點,也就是香港時間下午
一點鐘﹐給香港的朋友打電話﹐電話要等一些時候才有反應﹐顯示線路繁忙﹐的確
有些打不進。但是給名嘴黃毓民的電話打通了﹐他很興奮﹐說人已經到了遊行集合
點維多利亞公園附近的銅鑼灣地鐵站。遊行三點開始﹐但是人們都穿著黑衣早早到
了﹐從當時擁擠的情況﹐他估計人數會超過20萬人。他說﹐已經在電台裡‘煽動“
兩個月了。這點我們心有靈犀一點通﹐怎麼會不了解﹖

    凌晨五點多起床﹐就直撲電腦前﹐先看香港電台的新聞﹐再看明報的即時新聞
﹐還同遊行的朋友通電話。這時雖然先頭部隊到了中環政府總部﹐但是尾巴還在維
園沒有動。朋友用手機給我們聽遊行隊伍的聲音﹐讓我們感同身受﹐聽到他們高喊
“反對廿三﹐還政於民”的口號聲﹐也聽到他們高唱“團結就是力量”的歌聲﹐我
忍不住流了眼淚。一個是感動的眼淚﹐一個是為香港市民的不幸遭遇而流淚。香港
《蘋果日報》記者打電話訪問﹐他說遊行人數有五﹑六十萬人﹐問我是不是很興奮﹐
我說的確很興奮﹐但也很難過﹐因為中共收回香港主權以後﹐香港衰了﹐而香港市
民的任何呼聲當局都置之不理﹐要換領導人也不可能﹐這不是“一個兩制”﹐而是
中共的獨裁制度。我為沒有回到香港參加這場遊行而感到非常遺憾﹐但是我一定會
在海外唱衰香港特區政府﹐唱衰董建華﹐支持香港市民的抗爭。

    其後﹐大紀元新聞網有了越來越多的有關新聞和圖片。晚上七點以後﹐遊行隊
伍的尾巴才離開維園。本來警方規定晚上七點隊伍要解散﹐怎麼可能﹖遊行的朋友
說﹐銅鑼灣和灣仔的大街小巷都站滿了人。這是因為當局故意把幾個大足球場給親
共團體辦慶祝活動﹐集合地點太小﹐只能站在園外。而由於警方聲稱他們統計人數
只在出發地方統計﹐所以一些想在半途插入的民眾也走到維園(維園附近地鐵站因
為人潮已經不能停站)﹐結果銅鑼灣怡和街和軒尼詩道上形成兩股人流﹐一股是去
中環的遊行隊伍﹐一股是走進維園準備參加遊行的隊伍。以前遊行只封遊行隊伍所
走的右邊馬路﹐中間的電車和對街迎面而來的車子還可以走﹐這次是全封了。據大
紀元轉載香港有線電視的報導﹐遊行人數恐怕達到一百萬﹐警方只承認是六四後最
多的一次。

    香港時間晚上十一點多,同遊行組織者之一的李卓人通電話,他還在收拾遊行
後的“殘局”。他非常興奮,問他到底多少人參加,他說多到他都說不清,保守說
最少五十萬。他說不在乎多少人,重要的是事件本身所反映出的問題,言詞中間表
達出對參加遊行的市民極大的敬意。

    需要注意的是﹐八九年時香港左中右媒體立場完全一致﹐但是現在有好些已經
被中共不同程度的滲透﹐七月一日那天報章﹐頭條新聞鼓動市民參加遊行的兩家﹐
他們也發表有關社評。經過這些日子的考驗﹐民眾也可以看出哪些媒體是“人民喉
舌”﹐哪些已經淪為中共的傳聲筒了﹐當然﹐他們內部的從業人員仍在艱難條件下
不讓媒體太快轉向﹐對此也向他們表達十二萬分的敬意。

    這次香港市民再創造歷史﹐中共表面上抵制﹐但是內裡肯定對是否支持董建華
禍港殃民要做出重新評估。為了讓外界更清楚香港發生了甚麼事﹐所以同正在紐約
哥倫比亞大學做訪問學者的前香港《信報》總編輯邱翔鐘商量好下午三點在法拉盛
喜來登酒店開記者會談香港七一大遊行的啟示﹐這是我們在海外能為香港人做的一
點事﹐把信息往外傳播。香港是個國際城市﹐中英在1984年簽署的有關香港前途的
聯合聲明是交給聯合國存檔的國際文件。所以全世界都應該密切關注中共當年的承
諾﹐譴責中共的背信棄義行為。全世界的朋友們﹐你們都應該來干涉中共的這個
“內政”﹐不要讓香港市民和西方文明所創造東方之珠的光輝被中港的流氓集團抹
掉了。
大紀元新聞網  2003.7.1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