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論》做WHA觀察員是怎樣的“突破”﹖

    馬總統上任快一周年了﹐不論來自哪裡的民調﹐滿意度都不到一半。因
此不但馬英九著急﹐北京也著急。於是一堆利多消息集中在這個時候一起推
出﹐以造聲勢。於是﹐立法院忙著通過聯合國的兩個人權憲章﹐中資進入台
灣股市以拉抬指數﹐再就是世界衛生組織(WHO)來信邀請台灣作為觀察
員出席該組織今年的年會(WHA)。

    為了後者﹐馬政府開足馬力進行宣傳﹐不但衛生署長葉金川親自到立法
院“報喜”﹐總統馬英九還赤膊上陣﹐召開高層會議﹐表達對中國國家主席
胡錦濤“善意”的感謝。一下子﹐屠殺西藏人民與鎮壓中國異議人士的兇手
胡錦濤﹐成為台灣人民的大救星。這樣的事情﹐也要馬英九親自出馬﹐完全
展現馬英九“兒皇帝”的角色。

    人們可以回頭找出電視播出馬英九講話時﹐眼珠朝上﹐因此眼球顯得特
別小﹐大部分則是眼白﹐在翻白眼中那個小眼球滴溜溜轉﹐就像老鼠看人一
樣﹐格外噁心。怎麼會成為這個樣子﹐該也是相由心生吧﹖

    台灣能夠出席WHA﹐表面看來﹐當然是好事情﹐問題是台灣付出甚麼代
價﹐中國又從中獲取甚麼利益﹖

    馬英九把出席WHA作為中國的善意﹐並且肯定他的“外交休兵”。甚麼
叫做“外交休兵”﹐就是外交休克﹐台灣停止外交的新突破﹐任何“突破”
﹐必須得到北京的同意。而北京在甚麼情況下才會同意呢﹖那就是在“一個
中國”的原則下﹐因此台灣是在放棄國家主權﹑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
的唯一代表情況下﹐才可以有“突破”。這就是台灣付出的主權代價。於是
這個名稱必須由北京同意﹐名字叫做“中華台北”。這也是馬英九出任總統
後﹐立刻向北京展出的底線。

    香港在九七以後是以“中國香港”名義參與聯合國屬下的機構﹐九七以
前則是“香港”﹐台灣現在以“中華台北”名義﹐就如是“九七”後的台灣
﹐也就是中國收回了台灣主權以後的台灣的國際地位。

    當然﹐會有人問﹐台灣參加奧運﹐不也是用“中華台北”的名義嗎﹖不
錯﹐那是七○年代初期台灣退出聯合國“自絕於國際”後﹐為了回到國際社
會所接受的屈辱決定﹐是“下不為例”的決定﹐所以後來參加世界貿易組織
WTO時﹐用的就是“台澎金馬”﹐沒有甚麼“中華”這種可以與“中國”
混為一談的字眼。也的確﹐一直到去年的北京奧運﹐中國官方媒體常常把參
與的“中華台北隊”改為“中國台北隊”。也是馬英九對“中華台北”的不
斷宣示﹐連對台灣抱友好態度的西方國家﹐也把台灣列為中國的一個省。這
就是台灣所付出的主權代價﹗

    在台灣參加聯合國屬下機構的努力中﹐參加WHO或出席WHA是最有希
望獲得突破的。因為這個機構與其他機構不同﹐具有強烈的人道﹑人權色彩
。二○○三年SARS流行時﹐當時主管衛生工作的中國高官吳儀與高強在
WHO的表現﹐對台灣一句“誰管你們﹖”使中國的形象嚴重受損﹐暴露共
產黨最沒有人性的一面﹐也讓台灣民眾認識共產黨的殘暴面目﹐這種面目常
常因為中共的統戰而被台灣民眾所遺忘﹐只有台灣在出現災難時(另一個例
子就是九二一大地震)﹐共產黨那種“趁火打劫”的面目就會暴露出來。也
因為這是共產黨打壓台灣的薄弱環節﹐也是中國常常爆發流行病而被外界責
難的薄弱環節﹐所以後來胡錦濤花了很多錢﹐把陳馮富珍這個香港人送進世
界衛生組織擔任秘書長為中國把關。

    台灣在政治﹑經濟﹑軍事方面﹐都有其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因此﹐當地
球上出現流行疾病時﹐誰也不可忽視台灣是全球防疫鏈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如果在全球流行豬流感時﹐中國還敢排斥台灣的防疫權利﹐將進一步顯示共
產黨“人面獸心”(胡錦濤愛將張慶黎以此形容達賴喇嘛)本質,也是對世
界衛生組織的考驗。可是馬英九卻以台灣犧牲主權的代價﹐以為胡錦濤塗脂
抹粉的馬屁行為﹐為共產黨解套。國共就是這樣合作來欺騙與對付台灣人民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臺灣時報  2009.5.1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