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中資香港炒股的一組文章(溫故知新)


北京要托市造回歸高潮?    林保華  1996.1.29

            朱鎔基說:「只要老天爺給些面子……那中國今年的
        經濟會相當繁榮的,香港那就比較穩定……只要中國經濟
        不『狂熱』和『過熱』,香港九七年前的形勢會相當好。
        」所謂「老天爺」給面子,中共也該是香港人的「老天爺
        」吧?


    最近,香港的幾份黨報負責人去北京採訪「權威人士」,談中國大陸的
經濟問題。黨報也有意透露此權威人士乃政治局常委兼副總理朱銘基。

          去年底還強調調控

    朱鎔基談了很多問題,包括宏觀調控、國有企業、農業、財稅、金融外
貿、香港等問題。

    去年年尾。朱鎔基說今年的宏觀調控要「再接再厲」,對香港造成震動
。因為這兩年來中國大陸的宏觀調控,固然抑制了一些亂象,但也阻礙了經
濟的發展。連香港都受到影響。例如香港上市的國企H股暴跌(只有一家上
海石化沒有在這次跌潮中跌破發行價)。外商在中國大陸的投資有些也被套
住了,特別是消費行業陷入不景氣,因此外商對「宏觀調控」將如何做法非
常關注。

          控制銀根是主手段

    本來,宏觀調控應該有更廣義的解釋,但中國大陸的宏觀調控,由於是
公有制為主的關係,除了是銀根收緊以外,似乎沒有其他解釋了。而且除了
行政手段,也似乎別無他途。於是宏觀調控加強還是放鬆,首先想到的就是
銀根的鬆緊。於是朱鎔基的「再接再厲」,也就是要更厲害地控制銀根了。
 
    因此朱鎔基也承認:「說來說去,中國的宏觀調控帶有較濃厚行政色彩
的手段,就是對貸款規模總量的控制。」「現在中國能使用的行政手段其實
非常有限,使用了也不是有很多人願意聽,各級政府的認識也不大一致。只
有票子是從鈔票廠出來的,上面要不放出來,下面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銀行只有當替死鬼

    為甚麼其他手段無效?因為公有制的原因,不以市場為依歸,也不需要
負上責任。也因為上頭只能控制鈔票,所以銀行必然要公有而由政府直接控
制不可。如此一來,銀行不能真正發揮銀行的功能,只充當僵化的工具和替
死鬼。這中惡性循環,尼中國經濟改革的悲劇之一。

    由於最近中共有關經濟和香港的決策有些改變,所以朱鎔基對「再接再
厲」重新闡釋,表示了從貸款角度來看,「今年不會更加緊縮,而是會比較
寬鬆一黏。」

    但為了防止「一放就亂」,所以朱鎔基說:「但也不會寬鬆很多。」而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也說:中國今年仍然將把抑
制通脹作為金融宏觀調控的首要任務,繼續執行適度從聚的貨幣政策。
    不管怎樣,「放鬆」對香港和外國的投資者和炒家,是一個刺激。近來
香港股市大升,固然有奸多原因,這一條也是原因之一。一些外資投資專家
又可能從一面倒地看淡中國經濟,變成一面倒看好中國經濟。哪些是實事求
是,哪些是為了煽動炒風,人們該自己分辨。

          放鬆銀根有兩原因

    中國這次要放鬆銀根,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國內原因,由於一些
企業停產和半停產,造成失業和半失業,影響社會穩定。中共最近一再強調
要「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就是要安撫工人,叫他們不要鬧事。

    第二,國內的宏觀調控,也是這一兩年來香港經濟不景的原因之一,因
為除了套住香港在大陸的資金,國內資金流入香港的也少了。而香港九七將
屆,為了香港的繁榮穩定,也需要以放鬆大陸的銀根來刺激香港的經濟。

          要防外資乘勢賺錢

    朱鎔基說:「只要老天爺給些面子,使中國的農業的情況比較好,那中
國今年的經濟會相當繁榮的,香港那就比較穩定,目前的一些暫時困難就會
緩解,後年中國有些情況會比現在還要好一點,只要中國經濟不『狂熱』和
『過熱』,香港九七年前的形勢會相當好。」所謂「老天爺」給面子,中共
也該是香港人的「老天爺」吧?

    中共讓香港大商賈都加入籌委會,目的相信也是希望他們拿錢出來托市
,製造繁榮景象。他們會不會齊心協力這樣做而不打自己的小算盤?外國資
金是來配合,還是乘機賺足托市的資金?這些還是問題,不能因此而盲目樂
觀。

    而這幾年來,中國的公有制改革沒有甚麼進展,放鬆銀根也可能導致「
一放就亂」的惡果。也許「亂」反而有助「繁榮」,但願不要以中國的「亂
」作為香港出現高潮的代價。

香港《經濟日報》國是港事專欄  1996.1.29
-------------------------------------------------------------------

「樓股齊鳴」迎九七 特首須防接火棒   1996.12.24

      自下半年開始,受豪宅炒風的帶動,冷卻了兩年的樓市
      又開始抬頭。九七因素,反而給市場利好因素,股市亦
      因地產好景而上揚。這個「樓股齊鳴」邁進九七的趨勢
      下,本文作者提出憂慮,擔心過分熾熱的投機風氣,會
      造成類似前幾年日本泡沫經濟的破滅 。

    今年,香港的樓市相當暢旺,樓價已直逼九四年初的香港歷史高位,其
中有的豪宅已經突破歷史高價。這種情形的出現有幾種倩況:一是中國的宏
觀調控已經放鬆,而港府抑制政策使樓價低迷約兩年後,被遏抑的購買力再
次抬頭,這是符合經濟發展的周期性規律。

          看好後市  炒風熾熱

    二是因為九七將至,沒有甚麼特別的不利消息,人們慢慢適應,要走的
人已經差不多都走了,有的又倒流回來,增加樓宇的需求。而傳說九七後會
有大批大陸人來香港定居和發展,勢必刺激那時的樓宇需求。在這倩況下,
香港人儲樓在手,以便那時放出賺錢。

    而九七後能來香港的大陸人,當中包括有錢有勢者,這批人需要的是豪
宅,形成豪宅搶手,並且掀起炒風。

    港府官員雖然曾經表示要干預炒風,但實際倩況是很難做到的。因為香
港地產業在香港經濟中佔重要地位,這兩年的行政干預,不但使地產業不景
,也影響到其他行業,特別是消費行業。現在地產復甦,但消費行業不會立
即全面復甦,還需要一個時候。

          敏感時刻  難作干預

    如果現在再打擊地產業,勢必使香港經濟繼繽不景氣,從而有損九七的
繁榮,這是北京所不願意見到的事。因此,現在如果干預樓市,已經不是一
般的經濟問題,而是政冶問題,涉及是不是「港英陰謀」的問題。

    英國人反正要走,不會多管閒事,而港府有關官員也要考慮自己的過渡
問題。而且如果現在干預,九七後的特區政府再明令取消,這些官員何必去
做醜人呢?何況候任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就表示,反對去干預樓市。

    不但樓價飆升,香港股市也大升。恒生指數已超過九四年初的一萬兩千
六百點歷史高位。促使港股大升的條件,也和樓價差不多,樓價的暢旺,當
然刺激了佔總市值三分之一的地產股,從而帶動整個股市。

    除此以外,更因為美國短期內不會加息,美股創歷史新高帶動港股創歷
史新高。而中國宏觀調控的放鬆,使經濟加快發展,對香港經濟發展,當然
也有正面的影響,從而也刺激港股的上升。雖然進入十二月以來,美國期指
作怪拖累港股調整,但是港股仍然在歷史新高的高位徘徊。

          樓股齊漲  蘊含隱憂

    預計港股仍然勢好。這當然也有九七因素在內。因為中國不但表示會動
用外匯儲備來支持香港的聯繫匯率,穩定香港金融,而且早有中國官員透露
,中國準備了部分資金來托股市。雖然後來有其他官員否認,但以中共愛面
子的作風,可以想像,它也會不惜經濟代價,以維持九七前後香港的「繁榮
穩定」。

    今年十月十四屆六中全會和十一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列出迎接明年
「十五大」和「九七」兩項任務,不但使內地股市因為「十五大效應」和「
九七效應」陷入瘋狂狀態,需要中央干預才「冷靜」,以目前中港經濟關係
的日益密切,這兩個效應也一樣有效,而香港的股市還沒有「瘋狂」呢。因
此,預料在今後一段時閻內,港股應該還可以看好.除非美國的息口急劇上
升。

    因此,香港以「樓股齊鳴」迎接九七,符合香港中產階級以上人士的利
益,也符合中國的利益,英國當然也不會反對。但是在「形勢一派大好」的
情況下,是否對香港前途就應該那樣樂觀呢?看來還必須「居安思危」,或
者重視隱憂。拋開政治問題,就是經濟方面,亦不可盲目樂觀。

          貧富極化  泡沫易破

    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資金來去自由,所以也是國際金融投機的最
佳場所。日本前幾年樓股狂漲而導致泡沫經濟的破滅,也影響了匯率,至今
仍未復元,香港應該汲取教訓。而香港目前引發投機的誘因,超渦當年日本
很多。台灣雖然還有些金融管制,前幾年的樓股狂潮,也帶來創傷。如果現
在香港投機風氣太過熾熱,無疑對九七後反而不是一件好事情,可能讓中國
和特區政府接火棒。

    其次,樓價過高,例如中環的甲級寫字樓租金,和銅鑼灣黃金地段的商
舖租金,已高居全球第一,會影嚮到香港經濟發展的步伐,因為成本的增加
影饗競爭力。九七後香港的經濟發展,只能是偏重服務性行業,更可能是偏
重投機行業和吃喝玩樂消費方面,如果太過畸形,加劇兩極分化,也非香港
之福。因此不論是北京,還是香港的新貴,應該好好思考這些問題,不要為
「勝利」沖昏頭腦。

香港經濟日報 1996.12.24
-------------------------------------------------------------------

香港地產金融受新一輪風暴的衝擊        凌鋒 1998.1

    一九九八年剛開始,東亞金融風暴繼續發展,由於印尼政府公布不切實
際的預算案,造成印尼盾匯價重挫,并且引發社會危機,東亞其他國家和地
區也受連累,剛被禽流感搞得焦頭爛額的香港,又被新一輪的金融風暴波及
,由於銀行加息,加上百富勤投資爆發危機,使香港的經濟金融形勢更加惡
化。

    去年十月下旬港元匯率受衝擊香港發生嚴重股災時,機構投資者沽空了
三個月的遠期港元,這兩三個星期內將是平倉的時限,在這情況下港元將受
到進一步的壓力可想而知。而金融風暴又進一步惡化,香港的銀行同業拆息
已不斷的提高,因此銀行公會在一月九日決定下周一加息四分之三厘,優惠
利率達十厘二五,是六年多來再次高居十厘以上。三個月來,香港兩次加息
共一厘半,使調整中的香港地產業雪上加霜。加息消息公布後,物業市場的
二手樓價立刻下跌百分之五到十,已經連跌七天的香港股市,在倫敦的港股
恒生參考指數再跌五百多點,收8380點,而去年十月下旬股災時的最低點是
8721點。而一月九日這天華爾街股市道瓊斯指數再跌222點,因此估計周一
開市會創新低。

    香港的樓價離去年的高峰已跌兩成幾,而新鴻基地產公司一月七日開賣
的跑馬地豪華樓宇東山台,每呎7984元(港元,下同),比不久前在隔壁推出
的同名樓宇,幾乎打了六折,看來表明了大地產商急於套現的悲觀心理。因
此,今年的樓價,可能還要再跌一兩成。

    最近,一些經濟分析文章已提醒供樓人士,如果樓價再下跌,他們擁有
的樓宇可能變為“負資產”。因為香港銀行提供的樓宇按揭是七成,因此一
旦樓價跌三成而成了負資產,那將是非常恐怖的情景,因為銀行將會要求業
主補倉,勢必使本來已經負擔沉重利息的業主被迫殺訂,那麼樓價更要進一
步大跌。而如果銀行收不回貸款(香港銀行約有四成貸款是樓宇按揭),將影
響銀行的業務,乃至倒閉。十一月份香港港基銀行擠提事件就是謠傳它的樓
宇貸款佔了太大的比重。

    雖然現在香港的銀行還沒有出現問題,但香港一家著名的本地投資銀行
卻面臨清盤的威脅,使一月九日的港股在午後出現急挫。這家投資銀行是百
富勤投資。

    百富勤投資成立於一九八八年,因為主事人和大地產商李嘉誠關係不錯
,被稱為李的“御用庄家”,因此開業後生意蒸蒸日上。九二年鄧小平南巡
講話後,大批在香港的中資企業和大陸的國有企業在香港上市,百富勤因為
頗著重大陸的人脈,因此搶來不少上市生意,例如上海實業、北京控股、招
商局國際(海虹)、中遠國際、中航興業、上海石化、科龍電器等都是由它
包銷上市。它還向亞洲其他地區發展,難得成為一間國際級的香港本地投資
銀行。

    但是,也因為這次亞洲金融風暴,使它首當其衝。去年八、九月間就傳
出百富勤投資受損的傳聞,開始還被公司否認,到十月下旬股災,才被迫承
認有三億六千萬元的損失和四億六千萬元的撇帳準備,并且大舉裁員。其後
就四處尋找買家入股,包括找李嘉誠和中資的中銀集團。其後百富勤找到的
卻是瑞士蘇黎世集團和美國第一芝加哥,但有關的入股商談,都在最後一分
鐘告吹。

    百富勤目前的債項估計起碼有一百億元以上,它的最大債權銀行應是中
國銀行和匯豐銀行。匯豐的股價也因此大跌。人們擔心百富勤會成為香港的
山一證券。

    去年十二月九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奉召去北京述職,中共領導
人就金融問題至少給他下了兩個指令,一是死守港元兌美元的聯繫匯率匯價
,以免影響人民幣的匯率﹔一是不可令股市大跌而破壞大陸國有企業在香港
的上市計畫,因為中共太需要這筆救命錢。相信董建華不敢拒絕中共的要求
,雖然基本法已規定除了外交和國防,北京不可插手香港事務。當然,也不
知道董建華向中共作了什麼保證,但是一月六日香港股市大挫,恒生指數跌
破一萬點大關時,土地基金曾力托最大市值的匯豐銀行股價,使匯豐的成交
金額達當日總成交額的兩成左右。

    相信董建華作了一些保證,讓國企在香港上市集資,所以在香港經濟低
迷,人們對投資提不起興趣時,以李鵬兒子李小鵬為董事長的華能國際,卻
忙著在香港上市,一月九日那天召開記者召待會,看來是不惜在香港“殺雞
取卵”了。

    對比香港的經濟困境,台灣雖然也受到金融風暴的打擊,新台幣的匯率
跌到了幾年來的新低,也引起商界的某些恐慌,但總的情況比香港好多了。
首先中央銀行不逆市採取行動,就可保住台灣寶貴的外匯儲備。而雖然匯率
下跌一些,但保住了股市,股市雖跌但不向香港那樣傷了元氣。這是因為匯
率下跌雖然可能引發(入口貨物)的通脹,對入口商也不利,但對出口的競爭
卻肯定有利。雖然有外資撤走,但只要台灣經濟保持元氣,新台幣的偏低匯
率對外商就更有吸引力了。而香港元氣已傷,加上匯率高居不下,將使外資
心存疑慮而不敢投入,因為擔心隨時會貶值也,特別是還有人民幣可能貶值
的因素。

    在日本的山一證券破產後,美國的美林證券立刻登陸日本,台灣威京集
團也收購了山一在香港的分公司,表現了台灣工商界的進取精神﹔當局也重
提“南進”。這些不但為自己尋找新的商機,也是協助當地的經濟發展。當
然,目前還需謹慎一些,但是立刻引起中共關於台灣製造“兩個中國”的謾
罵,表明這條路不論是經濟還是政治的層面都走對了。
中央日報  1998.1
------------------------------------------------------------------
香港前景﹐商界逾半無信心        林保華

    在一些人眼中﹐中國是台灣經濟民生的救命丹﹐實際上台灣沒有需要救
命的程度﹐依賴中國救命也不見得救得了命。香港總商會在十月中到十一月
中向商界人士所作商業前景問卷調查就顯示﹐57.3%受訪者認為香港競爭力
在未來三至五年內都不會提升。香港總商會首席經濟師歐大認為這反映香港
商界對未來缺乏信心。

    從二○○三年開始﹐中國與香港簽署中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每年還
作補充﹔也是該年七月開始﹐中國開放居民到香港“自由行”﹐刺激香港的
旅遊經濟。股市方面﹐恆生指數從去年年底到今年十一月一日﹐升幅超過一
半﹔除了越來越多中資股在香港上市﹐還因為八月中國允許中國民眾通過一
定渠道購買香港股票﹐雖然沒有具體落實﹐也刺激港股狂飆。

    香港與中國豈止三通﹐簡直就是四通八達﹐也因此香港的製造業全面移
入中國﹐所以雖然向服務業轉型﹐失業率仍然很高﹐今年八至十月失業率為
3.9%﹐是九年來最低﹐可見中國拯救香港之功;而台灣十月的失業率是3.92
%﹐與香港相若﹔匯豐銀行今年十月間做出的預測﹐將香港GDP成長率調高
到5.9%﹔行政院主計處十一月公佈台灣今年預測的成長率是5.46%﹐比香港
差一點。 可見台灣“鎖國”不輸香港“開放”﹐獨立不遜依賴。

    台港兩地都面臨M形社會的問題。香港“回歸”十年﹐統計處公佈的數
字﹐用以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從一九九六年的0.518,上升至二○○
六年的0.533,是歷史最高點﹐遠高於其他已發展國家水平。按當時價格計
算﹐每月收入在四千港元以下的住戶在整體人口中的比例由一九九六年的
6.7%增加至二○○六年的9.2%﹔每月收入在四萬港元或以上的住戶在同期
則由15%增至17%。普羅百姓沾不到“祖國”的光。

    太過依賴中國所出現的負面情況就是隨中國政策的變化起舞。例如最
近中國稅務等政策的改變﹐使珠江三角洲的港資中小企業陷入危機﹐台商
亦然﹐媒體就報導珠三角上千企業倒閉﹐東莞“鞋都”消失。

    因為“港股直通車”導致港股瘋長後﹔十一月三日中國總理溫家寶在
中亞的烏茲別克以中國股民仍須教育為名叫停﹐於是港股狂跌﹐到十一月
二十三日溫家寶會晤香港特首曾蔭權﹐表示會重新推進港股直通車計畫,
港股才止跌。幾千點的跌幅﹐導致一名投資失利的男子在二十二日從天橋
跳下﹐所幸只斷了兩條腿。如果溫家寶的話早說一天﹐此人不必受此苦痛
了。然而根本問題是香港本來是國際金融中心﹐現在變成“瘟市”﹐會否
便於近水樓台者上下其手﹖美國的聯邦準備銀行主席對世界股市也有影響
力﹐但是人們不會懷疑他們的操守﹐對中國的官員呢﹖
《自由時報》  2007.12.24
------------------------------------------------------------------
中國股市必須摘除“政策市”惡名

    中國股市沒有牛市﹑熊市﹐只有政策市﹐因此朱鎔基時代是“豬市”﹐
溫家寶時代是“瘟市”﹐這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精髓。

    近來中國股市暴跌﹐上海綜合指數從去年10月的高峰6124點﹐跌到今年
6月18日最低點的2729點﹐跌幅5成5﹔其中6月9日到13日一周跌掉13.84%。
其中上海綜合指數3千點是所謂的“政策底線”﹐因為財政部在4月23日指數
跌近3千點時﹐宣佈證券交易印花稅從千分之三減至千分之一﹐為此股市出
現所謂“報復性反彈”﹐有股民甚至喊出負責金融工作的副總理“王岐山萬
歲”。但是不久股市再次暴跌。這次連跌10天﹐“政策底”的3000點被跌穿
﹐到第11天的6月18日才跌深反彈。

    去年以來的股市大跌是甚麼原因﹖說法很多﹐例如股改所規定的釋股期
限已經到期﹐上市公司的集資﹐宏觀調控收緊銀根等等。然而政府也不斷開
放新基金入市以便托市﹐對釋股﹑集資等也施加限制﹐官方媒體甚至一直唱
好股市﹐因為在奧運會期間﹐中國必須營造繁榮穩定形象﹔但是這些都無補
於事。

    一般來說﹐股市反映半年後的經濟情況﹐奧運後中國經濟是甚麼情況
的確值得憂慮。中國股市的暴跌其實是因為去年暴漲形成的泡沫﹐現在正
在擠掉泡沫。問題是如果不能軟著陸﹐就會對經濟造成傷害。去年泡沫的
形成﹐最大得益者是掌握政經大權的中共特權集團﹔擠掉泡沫﹐最大受害
者則是中國的普通投資者。這有順口溜為證﹕

    笑著進去,哭著出來;處女進去,大媽出來;老闆進去,打工出來﹔
寶馬進去,自行車出來;西服進去,三點式出來;富翁進去,叫化子出來
﹔愛著國進去,叛變逃出來;健康著進去,殘廢著出來;楊百萬進去,楊
白勞出來;欲投資進去,想投河出來;頻送秋波進去,目光呆滯出來﹔打
著飽嗝進去,餓昏了頭出來;鮮花盛開進去,殘花敗柳出來;做著美夢進
去,一場惡夢出來﹔想買房子進去,賣了房子出來;花天酒地進去,哭天
喊地出來;歡歡喜喜進去,哭哭啼啼出來……

    這樣子的股市﹐當然引發股民的強烈不滿﹐並且希望政府救市。有人
幫政府解釋﹐說不能期望政府救市。一般來說﹐這話沒錯﹐但是在中國卻
錯了﹐因為中國政府一直干預股市。因此股民有這樣的想法﹐也是政府咎
由自取。成也政策﹐敗也政策﹐政府不救市﹐投資者便喪失信心。

    這次反彈能持續多久﹖回答是看政府的政策。這次反彈是中石油與中
石化帶頭﹐因為傳說要調升石油的價格。中國從去年11月1日調升油價後
﹐國際石油價格也從90幾美元飆升直逼140美元﹐但是中國政府因為擔心
通貨膨脹而禁止提升油價。在這以前﹐中國政府也禁止過糧食加價﹐禁止
電力加價﹐禁止煤炭加價﹐導致有關上市公司股價大跌﹐損害小股東的利
益。這種價格的扭曲﹐必然導致股市的扭曲。

    也因為這種價格干預﹐引發利益集團之間的權力鬥爭﹐誰掌握到權力
﹐誰就可以操縱價格﹐操縱股市﹐就可以從普通投資者身上攫取最大的利
益。就如5月26日中國政府公佈重組電訊業﹐次日香港股市的中移動暴跌
8.15%。但是消息出來以前兩個交易日﹐中移動已經出現拋售﹐22日成交
4200多萬股﹐23日成交5600多萬股﹐而21日那天成交才2500萬股。當然﹐
這兩天的股價也從132.3元跌至125.1元。顯然﹐不利於中移動的重組方案
近水樓台者早已獲悉﹐並在市場提前出貨。香港雖然是國際金融市場﹐
但是在“一國兩制”下﹐不會去查內線交易﹐也查不了﹐他們能去查北京
當權者嗎﹖

    6月4日前夕﹐李鵬的兒子﹐號稱“亞洲電王”的李小鵬辭去華能國際
董事長職務,隨即調任山西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差不多同一個時候﹐
山東宣佈不許煤炭漲價﹐導致煤炭股跌﹐電力股升。李鵬家族壟斷全國電
力事業﹐而山西是煤炭大省﹐產量佔全國4分之1。網民對李小鵬的上任反
應強烈﹐有網民宣稱“山西死定了”。顯然﹐某些政策也與利益集團有關

    了解中國股市黑幕的人﹐都知道它是一個大賭場﹐甚至是中國政府與
大機構的圈錢市場。這個情況到現在都還沒有改變﹐如果不進行真正的改
革﹐而且這個改革一定要涉及破除一黨專政特權的政治改革﹐否則股市不
能正常發展﹐還拖累香港股市﹐因為香港股市的中資股﹐到去年底的總市
值中﹐中資股已經佔51%﹐將來比重還會越來越大。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08.6.18)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