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榮氏紅色家族的興衰        林保華

    去年十月﹐香港上市公司中信泰富爆出炒外匯損失一百五十五億港元的
特大醜聞﹐約是公司的一半市值。更因為有人指稱闖禍的太子女榮明方被包
庇而由另外兩名董事承擔責任﹐引發輿論的批評。各界的質疑主要有三點﹕
一﹐董事“不知情”是否可信,“不知者”是否可以“不罪”?二﹐董事局
早在去年九月中已獲悉炒輸外匯,何以拖延一個月才公開?三﹐董事局內部
知悉公司炒輸外匯後,何以繼續在旗下大昌行的股東通函中,表示“就董事
所知,本集團的財務及交易狀況,無出現任何重大不利變動。”這是否虛假
陳述?

            中信泰富事件考驗特區政府

    這裡面到底還有甚麼黑幕﹖香港的法治是否能夠真正獨立﹖香港的國際
金融中心地位是否可以保持﹖都在考驗香港特區政府。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作為中資紅籌股的中信泰富有其特殊的背景。所
幸﹐香港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終於在今年四月三日大舉搜查中信泰富總部,
帶走多箱文件和手提電腦,調查是否有董事作出虛假陳述或串謀欺詐。然而
﹐調查是否真的能深入下去﹐真正給股東與社會一個清楚的交代﹐人們還是
拭目以待。不過﹐主持中信泰富的榮家由盛轉衰﹐似乎已經不可避免了。

    中國企業來香港發展﹐歷史很長﹐例如最早的四大國有企業﹐就是招商
局、中國銀行、華潤公司和中國旅行社。他們是以舊的國有企業方式在香港
經營。八○年代初期中國決定收回香港主權後﹐為了安定投資者的信心﹐表
示中國已經“走資”而不會重演過去“共產”的戲碼﹐便派出兩家“資皮社
骨”的企業﹐一個是以國舅(前國家主席劉少奇妻舅)王光英為董事長的光
大集團﹔一個是以太子(中共建國後留在中國的第一號民族資產階級代表人
物榮毅仁公子)榮智健的中信集團。兩家公司的母公司都在北京﹐王光英也
是母公司的董事長﹐中信集團董事長則是榮毅仁。

            榮智健成功打入香港社會

    王光英雖然原來是天津的資本家﹐但是規模與名氣不大﹐因此光大資金
必是國家無疑﹔至於香港中信﹐是國家資金﹐還是中國政府退還當年被沒收
的榮家資金﹐則不得而知了﹐但是中國並沒有退還資本家財產的記錄﹐因此
可以說﹐還是國家的資金。但是他們為了表示自己是真正的資本家﹐便大肆
揮霍國家資金﹐甚至相互比富﹐表現比資本家還要資本家。但是到底﹐王光
英是老派資本家﹐與世隔絕三十多年﹐不太能適應香港的大場面﹐頻頻出現
失誤﹐例如向李嘉誠買了城市花園﹐以表示對香港的信心﹐卻又在情況不妙
時信心動搖而退貨給李嘉誠﹔退貨後﹐香港地產業偏偏就進入復甦階段﹐使
王光英顏面大失。一九八九年他就離開光大﹐轉任“和平統一”大業的閒職
。如今光大已經沒有留存王家的遺跡了。

    榮智健就不同了。雖然“解放”時因為年齡關係﹐他還不是資本家﹐但
一九七八年他已經個人南下香港創業﹐加上以往深受十里洋場的薰陶﹐年輕
而容易吸收新鮮事物﹐因此後來他得到官僚資本的融注後﹐立刻非同昔比而
大展拳腳﹐也比較受到香港資本家的歡迎﹐於是也開展一系列的收購活動﹐
例如收購香港著名藍籌公司香港電訊﹑國泰航空等股權﹐不但知名度大增﹐
公司資產也迅速擴大。一九九○年借泰富發展上市﹐成為中信泰富﹐再收購
大腸行﹐還到國外投資資源開發﹐發展成為龐大的綜合性企業。在“福布斯
”中國富豪排名榜中榮智健數度排名第一﹐公司與榮家的財產該也“公私不
分”了﹐榮智健的子女也在公司內擔任要職。

    榮智健的成功是極力融入香港社會﹐香港富豪們的玩意他都全力投入﹐
據報道,他擁有五匹冠軍級名駒﹔他擁有私人的豪華遊艇﹐還有由製造商龐
巴迪生產的全球快車(Global Express)私人飛機,價值超過三億港元,可
以直飛紐約。他在香港淺水灣道的住宅,當年是從郭鶴年手上買入這幅地皮
,並請來著名建築師巴馬丹拿設計,建築風格模仿十八世紀末的殖民地色彩
建築,地皮連建築費高達兩億元﹔他甚至在外國也擁有世界級的名宅﹐例如
前英國首相麥克米倫的豪宅也收歸他的名下。

            光大﹑中信背景都相當特殊

    榮智健在香港站住腳﹐也必須極力香港化。與其他在香港的中資企業負
責人在政治議題上滿腔官話不同﹐榮智健會適當遷就香港人的觀念而不惹人
厭。他更重用香港的人才﹐例如他聘用的中信泰富董事總經理范鴻齡﹐彼此
合作甚佳。范的妹妹羅范椒芬不但是吃得開的香港高官(最近仕途稍微不順
)﹐范鴻齡本人二○○五年還進入行政局成為其中一名成員﹐還是未來特首
的黑馬。當然﹐這次也跟著栽根斗。

    然而﹐不論光大還是中信,都不是單純的企業。一九八四年到二○○○
年在光大擔任重要職務﹑後來出任副董事長的孔丹﹐父親孔原是中共的特務
頭子﹐長期從事國統區﹑尤其是國軍的策反工作﹐中共建國後擔任過中央調
查部部長﹐參與國安部組建工作﹐對外頭銜則是國務院外事辦公室副主任。
而潛伏在蔣介石愛將胡宗南底下做機要秘書的熊向暉﹐因為向共軍提供機密
情報導致胡宗南一九四七年攻進延安空城而損失精銳部隊﹐在中共建國後不
但擔任過中調部副部長與統戰部副部長﹐而且在一九八三到一九八七年間﹐
也就是榮智健在香港開始大展拳腳時出任北京中信集團副董事長兼黨組書記
﹐也就是說﹐當時的董事長榮毅仁(中共特別黨員)是在他這位黨組書記領
導之下。孔丹於二○○○年出任中信集團副董事長﹐二○○六年接替王軍(
中共軍頭王震的兒子)出任中信董事長﹐現在接手處理中信泰富。

    而榮毅仁本人﹐本來人們以為他只是中共的高級統戰對象﹐但是二○○
五年去世時﹐訃告中所說的“偉大的愛國主義﹑共產主義戰士”﹐“愛國主
義”指其前期接受中共的統戰﹐“共產主義”指後來成為共產黨員。由於死
後才披露他的身份﹐可以判斷他是秘密的中共特別黨員﹐以“愛國主義”面
目﹐兜售共產黨專制獨裁的價值觀。嚴格講起來﹐他也是一個共產黨的間諜
﹐所以才會與熊向暉搞在一起。

            北京對案子的態度值得關注

    香港媒體報導﹐特區政府對中信泰富採取行動不久﹐就向北京“打招呼”
﹐總理溫家寶表示憤怒﹐但是他自始至終並沒有就這些事件對股東造成的損
失表示歉意﹐而是認為嚴重影響中共的形象﹐因此決不姑息。孔丹則“暴跳
如雷”﹐是不滿榮智健膽大妄為﹐還是不滿香港警方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但
是北京當局已經逼迫榮智健及范鴻齡等親信下台﹐由北京中信集團副董事長
及總經理常振明接任中信泰富的董事局主席兼總經理職務。應該說﹐已經六
十七歲的榮智健的輝煌歷史已經告一段落﹐尤其是老爸去世之後﹐再靠不到
“父蔭”了。中信泰富未來會落到中國哪一個特權集團手裡﹐看來還會有一
場新的角逐。

    至於中信泰富是否也諜影幢幢﹐實非我等局外人所能了解。然而如果有
那麼一點“諜影”的話﹐香港警方的調查工作就要小心了。也許﹐就根本由
中國的有關部門接手﹐或者施加影響。
2009.5.1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