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厚英的信    1989.5.13

    在報上看到戴厚英抨擊上海市委查封「世界經濟導報」的事,知道她已
經回到上海了,於是寫信給她,很快接到了她的回信。

    施叔青在她所著的「文壇反思與前瞻」中,有一篇對戴厚英的訪問,其
「撮要」中說:「上海女作家戴厚英做為『小棍子』登上文壇,文革後總結
三十年反思寫成三部曲『詩人之死』、『人啊,人!』、『空谷足音』,其
中『人啊,人!』標榜的人道主義,曾經再三遭到批判,使戴厚英成為大陸
最有爭議的作家之一。」

    戴厚英不否認曾經當過「小棍子」的歷史,但她後來在反思之後更經歷
過「大棍子」的打繫,在號稱改革開放的時代,她還受到如此打擊,所以她
對「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欽本立被撤職事件,自然表示了應有的憤慨。

    戴厚英在信中談到了胡耀邦。她說:「我有一位生了癌症的青年明友,
今年年初給胡耀邦寫了一封賀年信,胡罐邦回贈了他一張自己在廣西與人座
談的照片,照片後面他寫了四個字:無私無畏。我頭一天接到這位明友的信
,第二天就聽到胡耀邦去世的消息。這件事使我感到宇宙的神秘:對於我,
最後得到的胡耀邦的信息便是這四個字了:無私無畏。為這四個字,我失聲
痛苦了。」

    正是化悲痛為力量,只要有血性和有人性的人,都會在胡耀邦逝世這個
問題上得到啟示,不會看到中國目前的情況而無動淤衷。只有利慾薰心和冷
漠無情的人,才會在這個時候以「安定團結」為名去扼殺中國的改革,去反
對人民大眾對民主、自由的要求。

    宇宙確實是神秘的。當鄧小平磨刀霍霍向著學生時,四二七的學生大遊
行以及各階層人士的支持,一下扭轉了形勢。希望這是時代的轉折。在無私
無畏的學生面前,戴厚英或會寫中國知識分子的第四部曲。


香港經濟日報  凌鋒:六路八方專欄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