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學運應爭取的成果  凌鋒  1989.5.10

    北京學生經歷了「四二七」和「五四」的大規模遊行以後,返回校園。
雖然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已宣布復課,但是據聞北京大學仍然堅持罷課兩個
星期。之所以出現分歧,大概是因為「黑手」不是一小撮,所以意見紛紜。
不過這是群眾運動中難免出現的現象。實際上,在大規模的遊行和罷課以後
,也不是說要復課就可以立即復課,還需要有一段「收心」的時間。何況當
局最終以什麼態度和行動來對待學運,例如有什麼保證之類,具有最關鍵性
的作用。

    但是無論怎麼說,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暫時停止,學生採取了有理、有利
、有節的方針,對真正解決中國的問題,並且贏得更廣大群眾的同情和支持
,是有好處的。而中共領導人,如果還有真心實意想搞好國家的,也應利用
這個機會,和學生達成諒解和合作(對話僅僅是一種形式),共同推進中國
的改革事業。百萬群眾上街,顯示了人民的力量,這是扭轉改革被動局面的
黃金時機,願中國上下的有識之士,不要坐失這個機會。
 
    至於學生運動本身,下一步應該怎樣做,相信目前是研究和討論的焦點

           
          「最低綱領」

    這次學生運動的目標是民主和自由,以此來改革僵化的體制和清除腐敗
的官場及社會風氣。但是這個目標不可能一下子達到。因此,目前需要有一
個「最低綱領」,作為這次運動的切實成果。因此,也是學生和當局對話的
一個重要內容。

    從目前的形勢看來,這次應該力爭新聞自由的取得。也就是要堂堂正正
辦起民辦報紙,負起對黨和政府的監督責任。

    這次由悼念胡耀邦而引發的學生運動中,中共傳媒扮演了一個令人反感
的角色,引起廣大學生和市民極大的不滿,而從對廣大群眾宣傳教育以及了
解事實真相來看,新聞自由也是社會實現真正改革開放而必須攻下的頑固堡
壘,是實現民主的必經之路。共產黨的「導師」中,馬克思、恩格斯辦過《
新萊茵報》,列寧是《火星報》,斯大林則是《鬥爭報》。中共領導人也是
如此,例如李大釗、陳獨秀充分利用了《每週評論》和《新青年》,毛澤東
辦了《湘江評論》,鄧小平則主持過《紅星報》。他們太清楚能夠控制報刊
的無比價值,所以在這點上不肯作絲毫讓步。就連胡耀邦,也不得不鼓吹黨
的喉舌的二八開理論。

          已有的條件
 
    當前學生和知識分子利用這個運動來得到一些新聞自由,是具備了一定
的條件的。

    首先,中共當局曾經一再表示要增加透明度,保障人民「知的權利」,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也規定了「言論、出版」的自由,因此這個鬥爭是
合法的。       

    其次,在這次學生運動中,因為忍無可忍而公開打出旗號和學生結合在
一起遊行爭取民主自由的是北京的新聞界人士,也有部分上海和廣州的新聞
界人士參加。既然招牌打出來了,就必須堅持下去,爭取勝利,倒退是沒有
出路的。而打出招牌本身,就說明了新聞界同人的覺悟和勇氣,成為爭取新
聞自由的生力軍。

    第三,北京出版的《科技日報》在報道胡耀邦逝世的悼念的活動中,已
經稍稍把球打出邊線,並且被當局默認了。為此各同行應該以此鞏固戰果。
實際上,學生「五四」的遊行,北京各報也以「本報記者」的署名刊出一些
文章,甚至觸及了一些敏感問題。不論這是出自業內人士的主動,還是當局
新的寬容精神,都可說是一次成功的嘗試,值得進一步努力。

    第四,在這次爭取新聞自由的鬥爭中,出現了一個「反面教員」,那就
是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出面禁止《世界經濟導報》的出版和撤銷欽本立的總
編輯職務,不但引起包括香港左派報人在內的全國新聞界的公憤,連學生的
遊行隊伍亦對此表示憤怒。雖然上海市委常委會五月三日還漏夜開會堅持這
個做法,但是反對和抗議之聲正日益擴大。學生和知識分子,如果能通過鬥
爭改變江澤民的決定,將是新聞自由的一個勝利,對那些「聞左起舞」和「
立功心切」的投機分子的氣焰也將是一個打擊。

    江澤民查封《世界經濟導報》的理由是因為它發表了一個座談會中的講
話涉及胡耀邦在生前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內容,據稱可能引起動亂。可是《人
民日報》記者在發表趙紫陽的「五四」講話中,提到「也有一些高校師生對
趙紫陽講話的某些內容,持保留態度」,性質不是差不多嗎?而且新華社記
者所公開發布約有關「五四」遊行圖片中,拍出一幅聲援《世界經濟導報》
的圖片,是否也導致動亂?既然作為首都的北京都有這個寬容度,上海市委
書記又憑什麼在當地實行特殊政策,並且堅持錯誤?

          合法地位

    除了爭取新聞自由這個鬥爭目標外,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還應該爭取合
法的地位,或者被當局默認為合法的地位,如果能夠進一步團結廣大學生,
使官方的學生會自動瓦解,那是最理想的了。至於擴大和工農兵的聯繫,那
是長遠的工作了。

    此外,趙紫陽雖然對學生運動採取了基本肯定的態度,在他說來或許有
誠意,但中共黨內還有不少頑固特權之士,他們則可能以此作為對付學生的
「革命兩手」中之和平一手,以此來麻痺學生的思想,甚至進行分化瓦解,
以使在時機成熟時進行秋後算賬,對此,學生不可沒有警惕。因此還必須爭
取當局否定《人民日報》四月二十六日那篇充滿殺氣的社論----《必須旗幟
鮮明地反對動亂》,對出言恫嚇學生和大擺官潦架子的國務院發言人袁木的
某些講話.亦應爭取官方的否定,否則這些終究會是將來鎮壓學生的隱患。

《明報》自由論壇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博客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