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澍的「和平演變」論  1986.9.29

    上海出版的「世界經濟導報」最近刊載了歷史學家黎澍和戴晴有關文革
問題的對話。黎澍是研究中國近代現代思想理論的權威。有些老權威長年鑽
在馬列毛的紙堆裏,頭腦已經僵化,成為思想解放的阻力,但看這兩位學者
的對話,特別是黎澍對文化大革命的看法,不但有新意,而且最可貴可喜的
是敢於說出來。

    對文革的思想根源,對毛澤東和斯大林之間複雜的關係,對個人專斷和個
人崇拜的關係,對毛澤東和江青政治上的關係等等.黎澍都有極簡要而又鞭辟
入裏的觀點。

    其中如毛澤東和江青的政治關係,中共的好些文件有意歪曲事實,誤導群
眾,製造出毛澤東是被江青蒙蔽欺騙的神話,所以江青是反革命分子,而毛澤
東則是犯錯誤而已。但是黎澍很明確地指出,打從建國到文革爆發以前,「江
青那些年的地位,其實是個探測器。「清宮秘史」、「武訓傳」、「紅樓夢」
、「海瑞罷官」都是她先出面,她說應該批判,人家從來不認為她有多高明,
所以聽過也就罷了。然後回去報告----『他們不聽你的!』」

    江青是「探測器」,誰在使用這個探測器,甚至遙控的呢?除了毛澤東沒
有第二個人。即使江青當時在偷漢子,也不會是她的面首。因為除了毛澤東,
誰也沒有她這樣大的權力和工於心計----陰謀詭計。

    然而,黎澍接著說:「就算她這個位置上換個人,老實本份,不會幹這些
事,也會換個形式出現的。權力大了,地位高了,人就變了。至於文化界有人
投靠,不是張三、就是李四,總是會有的。」

    於是戴晴就問:「這麼說來,防止類似的民族悲劇重演,唯一的辦法是變
更基礎了?」

    下面就是黎澍更精彩地回答:「只有基礎變了,歷史發展的軌道才真正變
了。我過去曾相信情形會一下子改變,現在看來不行,一定要在和平安定的環
境裏,『和平演變』。革命現在看來是不得已的事,最好不要革,要靠教育發
展,文化繁榮,還有民主精神生成。而這些還是有賴於生活富裕。」
    
    改革是和平演變,革命是暴力。記得若干年前勞思光教授接受「七十年代
」訪問時,就談過這觀點,結果某投機的喉舌卻大興圍剿之師。

    五十年代初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曾說把對共產國家的希望放在第三代的「和
平演變」。黎澍的「和平演變」與其有何異同,理論家們不妨探討。


《信報》  凌鋒:人在香港專欄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