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欄/ 一個晚上募到九百多萬 香港六四燭光晚會所見所聞
今年年初,我們夫婦就決定要出席香港的六四二十周年燭光晚會。但是沒有料到這次的燭光晚會會破紀錄,達到十五萬人,香港蘋果日報報導,連場外無法進場的民眾,約二十萬人。

一到香港,計程車司機大嘆經濟差,雖然股樓都漲,但是「內需」並沒有明顯改善;商場人頭湧湧,但是真正買東西的不多。我們住的旅館空空如也,隨我們挑房間。

我們六點多就到了會場,見到主辦單位支聯會及好多老朋友,我們坐在媒體密集的台前。這次我有幾個觀察:

第一,晚會開始就播送六四中被定罪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錄音講話,這個講話的出版,帶動了這次燭光晚會的氣氛。因為還沒有一個中共的總書記,敢在嚴密監控下說出違反黨意的言論。中文版書名《改革歷程》第一版一萬本已被訂購一空,台灣版將沿用英文版書名《國家囚徒》。隔天我見到當年中共中央政治局秘書鮑彤的公子,也是這本書的責任編輯鮑樸,他送了我一本,還談到出版前後的一些秘辛。

第二,這次燭光晚會出現一些新的標語口號,並且製成T恤、頭帶等,其中最多的是「曾蔭權不能代表我」。曾蔭權是香港特首,五月中旬他在立法會接受議員質詢時,以中國的經濟發展來掩蓋六四屠殺的罪行,並且表示「自己的意見代表港人的意見」。雖然他還沒有離開立法會就為這句話道歉,但已引發軒然大波。看看馬英九的六四感言,以及馬英九常常以七百多萬人的選票為其投降共產黨的路線辯護,台灣人也應該大喊:「馬英九不能代表我!」

第三,出席這次燭光晚會的有許多年輕人,真是許多許多,說明支聯會「薪火相傳」政策的成功,也是二十年如一日的紀念與宣傳的碩果。這晚還安排一九八九年出生的一批年輕人上台。散會後我到附近快餐店喝飲料,進來的也全是剛散場年輕人。所以也怪不得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出來幫共產黨說話,就被公投罷免。馬英九也怕這個結局吧?

警方公佈的參加人數是六萬二千八百人,我們當然一笑置之。朋友告訴我,那晚支聯會的募款箱爆棚,據說募得兩百二十萬港元(台幣九百多萬元)。這是真金白銀啊,所以朋友笑說,這數字要嚇死老共。

在維園,我們把「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的頭帶贈給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與一些朋友。但考慮對主辦者的尊重,不干擾大會焦點,我們沒有在燭光晚會上秀出這個頭帶來製造新聞效應。

這次到香港,還見了特地從香港來台灣參加五一七遊行的香港朋友。她是我們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一位團員的友人,非常支持台灣人民自決權利,每天上班前她都會上網看自由時報的台灣資訊,這是第二次來參加遊行,臨走時還捐了兩萬多元台幣給我們團;所以這次我們到香港,約她飲茶致謝。她說二十年前她還是學生時就是我的專欄讀者。哪裡知道臨別時,她又給我們一個五千元台幣的紅包,說是給我們開成立大會時買點心請與會者。這次見到一些香港朋友,越來越感到「吾道不孤」,不但是香港人,不少中國人,已經越來越對馬英九大搖其頭。(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自由時報  2009.6.10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