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退而不休    凌鋒  1989.11.14

    鄧小平在宣布「退休」後的第二天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它所表達
的最清楚信息就是「退而不休」,名義土是退了,實際上他並不休息,繼續
在中共政壇上施加他的影響力。

    為了使他的垂簾聽政名正言順,他找出兩個根據。
 
    鄧小平的第一個根據是因為他還是中國公民,還是共產黨黨員,所以有
作為公民和黨員的權利和義務,「在需要的時候起到自己的權利和義務兩方
面的作用」。
 
    不錯公民和黨員有權利和義務,但是中國有十一億公民,有四千多萬黨
員,他們可以住在中南海,可以佔用人民大會堂?鄧小平當然是特殊公民、
特殊黨員,也就是有特權利益的公民和黨員。列根和尼克遜退休後都離開白
宮,過平民的生活,鄧小平做得到嗎?這就是鄧小平那些特權階層要「堅持
黨的領導」和「堅持社會主義」的道理。如果「全盤西化」了,要他們去做
普通老百姓,失去特權,豈不是要了他們的命?

    當然,鄧小平還假設了一個條件,叫做「在需要的時候」,由誰來訂這
個「在需要的時候」?還不是自己決定?

    鄧小平為自己垂簾聽政尋找的第二個根據是他對基辛格說的:「你不是
不當國務卿了嗎?你不還是照樣在為國際事務奔忙嘛!」

    搞了幾十年階級鬥爭的鄧小平,居然把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混淆起來。
基辛格退休後已經沒有權力了,他開公司做法律顧問,做生意,都是個人性
質,為了賺錢。他在政治上的觀點,他人只是作為參考,也可以完全不理他
,同鄧小平的「指示」和「影響」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基辛格如果要佔用人
民大會堂,必須付租金;他要請秘書、請翻譯,也要給人家報酬;請人家吃
飯也要自掏腰包。而鄧小平作為一個「公民」、「黨員」,會見基辛格時的
所有前呼後擁的開銷,包括請基辛格的那頓午宴,鄧小平不需掏一分錢。

    在這裏,筆者並不否定鄧小平辭去中央軍委主席的意義,也表明民主潮
流的不可抗拒,要鄧小平回家打橋牌就是這次愛國民主運動的目標之一,鄧
小平雖然下令鎮壓了,但最後還是「順從」了民情,辭去了這個職務。

    在目前大陸的這種政冶形勢之下,陳雲、楊尚昆、王震等最保守,甚至
是野蠻的領導人還握有大權的情況下,鄧小平繼續在幕後發揮影響力,對中
國繼續走開放改革的道路或者還有好處,但不必找各種理由往自己臉上貼金

    在十一月十日會見了基辛格以後,鄧小平又在十一月十二日會見參加軍
委擴大會議的軍隊高級幹部,亮相如此頻密顯示其不甘寂寞。他說:「我雖
然離開了軍隊,並且退休了,但是我還是關注我們黨的事業,關注國家的事
業,關注軍隊的前景。」這似乎也是向借鄧小平退休而蠢蠢欲動的軍隊領導
人發出警告,如果有異動,我鄧小平還會作第四次復出!


《明報》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