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條立法惡事醜事趣事錄                  艾克思

        特區政府在推出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諮詢文件後﹐高官們
    深知會遭到強烈反對而在事先做了周密準備﹐並且由高官到處解釋
    ﹐但是情況是越描越黑。下面是這個過程中所出現的惡事醜事。


    香港特區政法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九月二十四日推出諮詢文件至今
不到兩個月﹐已經搞得滿城風雨﹐並且引起國際關注。短短的時間裡惡事醜
事不斷﹐但是可惡可醜當有趣﹐不妨舉其犖犖大端者﹐與諸位共享。

    ●諮詢文件推出前﹐人大代表鄔維庸在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三句不離
其醫生本行說,特區政府在香港五年後才開展《基本法》二十三條的立法工
作已是太遲,但亡羊補牢,為時未晚;他認為今次的立法純屬預防性質:「
一如打預防針,你一出世就要打。」問題是當這個世界不存在疫情的時候﹐
打預防針不是自討苦吃嗎﹖鄔醫生曾有一句名言﹕當你被中共強奸的時候﹐
明知避不可避﹐不如配合它而好好享受一番。莫不是配合打針也是一種享受

                此時推出立法大有原因

   ● 剛升任中聯辦主任的高祀仁在諮詢文件頒佈前就迫不及待地說﹐香港
為二十三條立法,不會影響港人回歸後一直享有的新聞和言論自由。至於傳
媒重複報道攻擊中央政府的言論,會否以言論入罪,高祀仁並沒有正面回應
。為何不敢正面回應﹖答案就是有罪﹐但現在不能說。那怎麼不影響新聞和
言論自由呢﹖

    ●同一場合的全國人大常委曾憲梓則比高祀仁“老實”﹐或者說還不懂
政治技巧﹐甚至可能是要發泄他的愛國情緒﹐他認為,採訪和報道鼓吹台獨
的新聞或人物都不可接受﹐比當年港澳辦主任魯平說可以報導而不可鼓吹更
加「愛國」。但他沒有說傳媒如果揭露中共領導人或愛國人士的醜事算不算
「叛國」或「顛覆」﹖曾常委在七○年代曾因為製造冒牌領帶被港府判刑和
罰款﹐從而成為他後來「愛國」的動力。在他被北京任命為全國人大常委後
﹐香港傳媒曾抖出這件事﹐如果二十三條立法後這個影響到中港關係的「國
家機密」沒有被授權而披露﹐可以監禁五年﹖

    ●香港有線電視在九月二十日引述北京「消息人士」說﹐香港現時經濟
低迷,港人關心經濟遠多於政治;此外,實施高官問責制後,政府內部已沒
有反對聲音,因此可以放心進行立法云云。也怪不得九月二十五日開始﹐港
府放風要推出穩定樓價措施﹐包括停建公屋﹑停賣官地等等。一旦市民都關
注地產市道﹐更沒有人去理二十三條的立法了。

    ●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在九月二十四日為二十三條立法進行推銷的時候﹐
對文件倒背如流,更對黃巾起義、黃巢叛亂及吳三桂等「顛覆」行為的史實
詳細講解。然而葉劉淑儀犯了致命的政治立場錯誤。黃巾和黃巢在中共的歷
史教科書中﹐是正面的“農民起義”形象﹐葉劉淑儀將他們比作亂臣賊子﹐
顯然是以前中了港英時期編寫的歷史教科書的毒﹐現在居然繼續放毒﹐是可
忍﹐孰不可忍﹖而吳三桂因為引清兵入關而被視為「漢奸」﹐如今葉劉淑儀
引中共獨裁政權的法律來顛覆香港的法律﹐破壞香港市民的福祉﹐不是香港
的吳三桂嗎﹖

                董建華的兩個絕對不會

    ●諮詢的第二天﹐特首董建華親自出馬說﹕「特區政府提出的建議,是
絕對不會減少香港市民現時所享有的自由和人權,亦絕對不會影響我們現有
的生活方式。」如果「絕對不會」﹐還要立這個法做什麼﹖董建華還強調﹕
「我們已經將我們的建議,與其他西方國家類似的法律作過比較。我認為我
們的建議是寬鬆和合理的。」董建華難道不知道﹐西方國家是民主國家﹐有
三權分立的政治制度﹐政府是民眾選舉出國家元首組成的﹐司法也是獨立的
﹐而董建華是獨裁者江澤民欽點的寵物﹐虧他還好意思同西方國家比較。

    ●全國政協常委徐四民炮轟反對立法的民主派是因為他們“對號入座”
。本來立法就是針對異議人士﹐民主派不對號入座﹐難道徐四民自己對號入
座﹖人大代表吳康民則要不信任立法者移民。莫不是吳代表要開移民公司免
費幫香港人移民﹖

    ●按照港府的一般立法程序﹐先推出「白字文件」諮詢公眾﹐認為有必
要立法後﹐才以法律條文的形式推出「藍紙文件」﹐逐條逐字推敲在立法會
通過。所謂白紙﹑藍紙﹐是因為文件封面的白藍不同顏色。這次特區政府一
推出就是藍紙﹐但卻是近乎白紙的內容﹐因此引起法律界和立法會的強烈質
疑﹐要求先推出白紙文件先諮詢公眾再決定下一步如何做。但是葉劉淑儀回
應說﹕「唔通話平時坐車個的士司機、酒樓侍應、麥當勞個服務員,佢會拎
住同我逐條辯論咩?最終現實講,草案都係專家睇!」葉劉淑儀對普通市民
視若無物﹐反映出她做官當老爺的心態﹐也說明所謂「諮詢」公眾的虛偽性

                葉劉淑儀以辭職表達決心

    ●董建華在十一國慶酒會上致辭說:「我們按照基本法的規定,自行就
第二十三條立法,是完全必要、責無旁貨的。社會各界對二十三條立法的諮
詢文件的良好反應及支持,實在令人欣慰。」明明社會上的反應烈﹐毀多於
譽﹐董建華的這個言論不是簡單的阿Q精神﹐而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準備不
顧市民的強烈反對強行立法。

    ●九龍社團聯會與九龍婦女聯會十月八日晚舉行座談會﹐葉劉淑儀被問
到二十三條立法問題時說﹐如果法例不獲通過﹐她將引咎辭職。以葉太對權
力的熱衷﹐能夠說出這句話﹐自然是表示這條法例非通過不可。的確也如此
﹐立法會中北京永遠可以掌控的多數﹐有什麼法例通不過呢﹖

    ●由於連日來各界對第二十三條立法的憂慮和質疑,董建華十月十日出
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又面對部份議員批評政府在社會面對經濟危機和失業
危機時,再製造另一個政治危機。號稱「好好先生」的董建華立刻臉色發青
﹐強硬指出政府必須立法,更多次敲打桌面強調保護國家安全是中國公民的
共同責任﹐並且聲稱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怪不得有人懷疑董建華續任第
二屆特首時﹐同北京有交易﹐那就是一定給二十三條立法﹐因而是「高官問
責制」之後推行的第一件大事。這種交易也是「天經地義」﹐否則北京何必
把這把交椅一定送給五年來證明是平庸無能的董建華呢﹖

    ●香港八間大學圖書館長組成的「大學圖書館長聯席會」,十月中旬向
港府保安局發出連署信件,要求香港政府澄清二十三條顛覆罪立法有關管制
煽動刊物的建議,如立法後圖書館藏有敏感題材,例如台獨的書籍,會令圖
書館觸犯顛覆、分裂罪,這樣將影響學術自由,會窒礙資訊流通。後來有人
撰文表示﹐圖書館裡的毛澤東著作是第一敏感圖書﹐因為公然煽動暴力和鼓
吹顛覆政府﹐應該禁止。

                梁愛詩要傳媒看頭上刀

    ●被葉劉淑儀搶去「急先鋒」地位的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在十月中旬一個
新聞工作者的午餐會上﹐指傳媒不應對原來在「頭頂上的一張刀」視而不見
,日後傳媒如像「水門事件」般披露未經授權的受保護資料,可能被視作「
偷」而惹上官非。梁愛詩所指的刀﹐既是原有的法律﹐也是日後新的條例。
港英雖有法律﹐執行寬鬆﹐因為英國是民主社會﹔而江澤民榮獲多年的「傳
媒公敵」﹐董建華為了向江澤民討好﹐還不把原來閑置的鈍刀磨得鋒利準備
見血﹖而把傳媒的獨家新聞斥之為「偷」﹐更是中共的心態﹐他們混淆西方
社會中記者和間諜的區別﹐因為中共派出去的重要記者本身就兼任特務間諜
。梁愛詩亦作如是觀。

    ●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文匯報》十月二十三日刊登在港英時期曾是「四
料議員」的大律師譚惠珠在「基本法實施五周年」研討會上的書面發言,她
在文中指,「任何一個提倡『香港不需要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
法律工作者,都不配做中國公民!」她又表示寄望立法會議員,特別是以民
主派為名者,要「先了解到先有民族,才有民主;先有國家,才有香港特別
行政區的產生」。譚惠珠首先向「法律工作者」開火﹐是給法律界人士扣大
帽子來阻嚇他們的抗爭﹐因為他們最能從法律角度來批立法之非。而用民族
主義大帽子扣民主派﹐也是因為他們是抗爭的主力。就不知道「不配做中國
公民」是否也需要在為二十三條立法時﹐多一個「開除中國國籍」的法律條
文﹖

                錢其琛心裡有鬼說謊話

    ●葉劉淑儀十月二十三日在立法會回答民主派議員的質詢時﹐自爆保安
局已開始草擬立法指引,引起在場議員嘩然,因為諮詢還不到一個月﹐而且
意見不少﹐怎麼還沒有整理歸納就起草立法指引﹖議員們紛紛指責政府搞得
是假諮詢﹐要求葉劉淑儀做進一步的解釋。

    ●主管香港事務的副總理錢其琛在隨江澤民訪問美國時﹐十月二十五日
在休士頓接受亞洲電視和鳳凰衛視的訪問﹐首次就二十三條立法問題開腔。
他強調中央沒有就二十三條立法問題向特區政府施壓。實際上見諸於傳媒的
﹐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喬曉陽就多次對香港施壓要為二十三條
立法。就是錢其琛本人﹐今年六月二十五日接受無線電視訪問時指出,香港
回歸快將五年,基本法有關規定須逐步落實﹐「比如說二十三條的問題」。
錢其琛還講了一大堆理由﹐現在當面說謊沒有施壓﹐太不老實了。

    ●在同一個訪問中﹐當錢其琛被問及有新聞界擔心,立法中有關「竊取
國家機密」的條文,會影響香港新聞和言論自由時,錢其琛反質疑感到憂慮
的人,可能「心裏有鬼」。其實真正心裡有鬼的是錢其琛自己。錢其琛平時
說話還比較溫和﹐哪怕是宣示強硬立場的時候。如今說這種沒有風度的話﹐
就是因為十月中旬他在接見台灣的一個代表團時﹐假裝溫和﹐聲稱兩岸可以
談「邦聯」問題﹐但是沒有幾天﹐香港《文匯報》就轉述北京官員的話﹐批
判錢其琛的談話﹐因為「邦聯」是兩個以上主權國家的組合﹐如果可以談邦
聯﹐不就等於承認「兩國論」了嗎﹖錢其琛是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
組長﹐只有組長江澤民才能否定他。他心裡有這個鬼﹐這次講話可得「強硬
」了。

    ●十月二十八日﹐葉劉淑儀出席城市大學的論壇時又洋相百出﹐她在表
示很多人支持立法時為在場的兩百名學生報以噓聲﹐而且齊齊舉手表示反對
立法。她以共產黨的腔調聲稱中共不是顛覆國民政府而是「波瀾壯闊的革命
」。在被問到民主黨主席李柱銘訪問美國反映二十三條立法問題時﹐葉太說
﹕「美國反應很冷淡……他(這樣做)還不是徒勞無功﹗」其實李柱銘在美
國不但會見眾多傳媒﹐還見到白宮安全事務顧問萊斯。在十月二十五日布殊
同江澤民的聯合記者會上﹐談到中國的人權問題時﹐布殊特別表示對香港人
權問題的重視﹐顯然李柱銘帶去的信息已經傳到布殊那裡。董建華趕快辯解﹐
葉劉淑儀則再次埋頭沙堆指李柱銘「徒勞無功」。

               否認反對者多不如公投

   ●葉劉淑儀十月三十日中午出席外國記者會的午餐會,繼續為二十三條立
法辯解,還主動拋出市民支持立法的「數據」,指至今共收到二百五十四份
意見書,其中一百七十五份支持立法,六十份反對,十九份沒有強烈意見。
不過,民主黨同日公布一項最新的民意調查,卻與葉太掌握的民意剛好相反
﹐反對現在就二十三條立法的被訪者由月初的四成六增至五成二。如果公說
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何不來個「公民投票」。北京同香港特區政府敢嗎﹖
《動向》月刊  2002年11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