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    1991.9.1

    對現代電腦科技,雖然沒有排斥感,但是很難接受。

    一值澳洲的學者(按:已故著名經濟學家楊小凱)來香港時,多次勸我
用電腦來寫稿。我一聽「電腦」兩字,就嚇怕了。另一位搞電惱資訊工作的
朋友有一次還謂我看他們公司的一次示範表演,我看了以後,也下不了決心
。看來,我雖然還不到八十歲,但是頭腦的僵化程度,也接近「老一輩」了

    不要說怕複雜的電腦,就是錄影機、音響等,我一看到心裏也怕。那樣
多功能,不知如何是好?有時請人講解,有時看一下說明書,學會最基本的
操作就行了。
       
    所以時至如今,錄影機我只能即時錄下。如果非要定時錄下的時候,每
次都要看著說明書,步步操作。下次再要這樣做,也得再看說明書。

    簡單到錄影機上面的時間,一旦停電或插蘇鬆了,也需翻說明書來校正
。有時乾脆不理它。

    買傅真機時,請裝配員幫我把幾家報社的傳真機號碼打入記憶系統。後
來寫的幾家報社,號碼我就再也沒有存入記憶系統了,每天就去撳那七個數
目字。

    不知道是懶惰,還是「有腦」?

香港《東方日報》  凌鋒:正顏悅色專欄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