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溫家寶放款炒股樓        林保華

    全球的金融海嘯,危及世界經濟,然後據說由中國帶頭觸底反彈,率領
全球復蘇。從中國領導人的作為,似乎也有那麼一回事,於是中國的國際地
位一下出現大躍進,中美共管世界的輿論忽隱忽現。這種“老二”滋味的確
不同反常,也已經有人預測,中國甚麼時候可以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的“老大
”。這種“坐二望一”的心情實在太舒坦了。雖然有時表面上要謙虛一下,
但是在政策的制定與貫徹上,卻是繼續加大力度,營造亮麗的指數與價格,
到了泡沫也忽隱忽現的時候,要“收手”已經不太容易了。國務院發展研究
中心經濟部副部長魏加甯研究員認為,繼續放款貨幣政策,會埋下通脹惡化
的定時炸彈,且正在製造巨型資產泡沫。

          溫家寶出國還關注中國股市

    今年春節期間中國總理溫家寶出訪歐洲,違反他的一貫作風而痛斥美國
為首的西方國家,顯示中國的強勢。二月一日,他對記者說:“今天早上一
起床,我就問警衛員,今天的股市是多少?”匯報中國股市情況是幕僚的責
任,怎麼是警衛員的事情?如果警衛員是自發的關心股市,是否近水樓台而
炒股?如果受命關心股市,隨時匯報,就說明中國的股市的確是“瘟市”,
成為總理大人每天關心與操控的金融圈錢市場。但是無論如何,溫家寶向全
世界散播一個信息,他很在乎中國股市的起跌。以當時全球股市的慘狀,顯
然溫家寶要做多。怎樣做多?去年十一月溫家寶已經莊嚴表示用四兆元人民
幣(下同)來刺激經濟,不夠還可以再加,這就是中國金融市場的動力。

    大家都知道,中國的信貸發放,一向不是按照需要做出客觀的評估,而
是根據“關係”(除了關係網,自然還有用金錢締交的關係,包括中國的對
外援助,再以外援資金購買中國國企的商品,方便國企收取回扣,胡錦濤兒
子胡海峰的威視公司已經樹立光輝榜樣而被非洲納米比亞政府調查),其中
越大的國有企業與大機構,自然是最大得益者。既然溫家寶已經放出空氣,
大家還有甚麼猶豫的?

    其實,溫家寶公告全世界,已經是馬後炮了,那些權貴子弟當然得風氣
之先。因此二月十二日,中國人行發布一月貨幣報告,一月單月新增貸款達
到一點六二兆元,比去年同期新增八一四一億元,創單月貸款增量的新高。
雖然學者專家出來解畫,說這些錢主要投到鐵路、公路、電網等基礎建設設
施項目,但是那時中國的股市已經開始“欣欣向榮”,只有笨蛋才會認為與
此無關。而人行也表示關注銀行貸款去向,並向全國商業銀行發出調查通知
,要求銀行迅速報告貸款詳情,了解會否出現虛增貸款,或資金流入股市炒
股。這嚇住了一些投資者,所以兩天後上海綜合指數衝上兩千四百點後就立
即下調,上綜指數三個星期就跌了兩成。但這只是例行公事,因為這樣不正
常的貸款增量,溫家寶不說一句話,就是“溫家寶之心,路人皆知”也。

          溫家寶鼓勵信貸不正常激增

    不但如此,溫家寶在二月二十八日透過新華網與中國政府網與網民交流
,為自己評功擺好說,中國政府及時部署實施了應對危機的“一攬子計劃”
,目前已從四個方面初見成效。第一方面就是信貸投放有所增長,新增信貸
由去年十一月份的約四千四百億元增加到今年一月的一點六二兆元。這不就
是鼓勵大放信貸,也就是鼓勵變相炒股?於是信貸繼續“寬鬆”,股市也繼
續高歌猛進。三月三日開始上綜指數就開始翻轉上升。

    根據官方公佈的數字,今年二月新增貸款一點零七兆,三月更達一點八
九兆。中國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之一的東方資產管理的調查報告指出,中國商
業銀行今年新增不良貸款規模將增加,情況於下半年至明年下半年更明顯,
銀行處理有關貸款的迫切性增加,同時不良資產價格及收益率將下降。有過
半數受訪者認為,信貸最高風險的行業為房地產,也就是房地產的表現比股
市還突出。而發改委經濟研究所發展戰略與規劃研究室主任王小廣還提醒,
除關注資金流向,亦擔心信貸投放過大,可能加劇一些行業的產能過剩狀況
。但是一向以中國領導人馬首是瞻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蒙代爾對中國“金
融時報”說,中國的四兆人民幣刺激方案是長期的經濟方案,解決不了短期
經濟衰退的問題。他認為中國可能需要採取更激進的措施。第一季度尾,上
海綜指又回升到接近兩千四百點水平,四月一日就越過兩千四百點。

    由於對信貸寬鬆的反彈聲浪比較大,四月的新增信貸是接近六千億元,
但是五月又增加到六千六百四十五億元,按月比增長百分之十二點三,按年
多增三千四百六十億元;六月,再度猛增到一點五三兆元!而六月底,股市
的上綜指數也接近三千點水平,而整整七月,上綜指數都站穩在三千點之上
。七月三十一日開始就站上三千四百點。

          股市衝三千四樓市創新地王

    根據日本媒體透露,去年十一月,中國政府開始拯救股市,初步目標是
達到兩千四百點,再高目標是三千點,因為這是二零零七年股市泡沫時大批
中產階級入市的指數。只有到達三千點,才可以解除這些人的怨氣與怒氣,
維持社會穩定。這也是溫家寶必須放水的理由。自然,不是溫家寶的個人意
見,這是中共高層的意見。問題是,股市回到三千點,低點獲得貸款而入市
的權貴,可以獲得巨利,但是被套牢的“中產階級”,只能眼巴巴看著股市
回升而沒有閑錢進場獲利,有的則已經“壯士斷臂”,看著股市回升而吃眼
前虧。所以以為中產階級解套作理由睜一眼、閉一眼把信貸投入股市,實際
上只是為權貴謀利的藉口。

    然而更可怕的卻是樓市的表現。因為二零零七年股市的高點在六千一百
點,現在回升到三千四百點,距離高點還有很大距離。然而樓市的爆發力,
則是萬萬想不到。因為七月中上旬,還有人在討論樓價會跌多少。

    SOHO中國董座潘石屹在六月十六日警告,調控將引發地產公司倒閉、房
貸斷頭等骨牌效應。他還認為,中國整個房地產行業不容樂觀,負資產家庭
將在中國出現。還有媒體報道,因為樓價大跌,深圳“富翁”變成“負翁”
等等。七月十五日的“廣州日報”報道,今年上半年,中國整個房地產市場
首次出現了自一九九八年以來銷售面積和銷售額雙下降的局面,近年持續火
爆的樓市大幅降溫,而在中國樓市中舉足輕重的廣東房地產市場也面臨著挑
戰。樓市走向將如何?樓市變局又有何深層原因?北京師範大學房地產研究
中心主任董藩認為:“估計調整要持續八個月以上市場才能逐漸恢復。”“
需求受抑制,供應在增加,土地價格上漲,房地產業最好的日子結束了。”
房價反彈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反彈力度不會太大等等。但是這種言論似
乎脫離了實際情況。

          國務院有爭議政治局則定調

    其實,六月下旬,“北京晨報”就報道,北京經濟學家引述中國人民銀
行的數據表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個人住房貸款新增人民幣一一四九億元,
比上年同期多增一四六億元。在寬鬆的金融環境下,開發商和投機客於是見
獵心喜,甚至有不法之徒假造購房交易以便從銀行套取資金,由此推高了房
價。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曙松也認為,信貸催出的
樓市回暖中斷了房地產市場本應有的產業整合進程,由此留下的風險值得關
注。

    七月十九日還有媒體報道,中國房市連續幾年狂飆,去年下半年開始回
檔,今年隨著當局接連實施寬鬆的貨幣政策以對抗國際金融海嘯,內部市場
卻也面臨一大副作用,那就是樓市、股市開始湧入大批浮濫資金,資產價格
狂飆現象再度重演。以北京為例,北京樓價去年上半年達到歷史天價,下半
年起樓價陡落,不少樓盤打折出售。不過,今年六月後,北京房價上升態勢
明顯,在北京銷售中的近五十個樓盤售價,都重回歷史天價。

    實際情況也是如此,新的“地王”屢屢出現。媒體報道,七月六日下午
,北京大興又誕生了新的“地王”。上海綠地以三十點二五億元的成交價格
拍下“地王”。據悉,該地塊將開發成精品住宅。七月二十三日,上海青浦
區趙巷鎮特色居住區十號地塊,以三十點四八億元由金地集團購得,超出底
價百分之二百二十二。據東方早報報道,這不僅刷新今年來上海地價紀錄,
也成為上海土地招拍掛以來住宅土地的歷史第二高價,市場預估,上海房價
可能跟著水漲船高。廣州媒體在八月中旬也報道,從二零零八年底低谷反彈
之後的廣州樓市,七月又重新站上了接近歷史高點。根據市國土房管局公布
的資料,廣州一手樓七月均價達每平方米一萬零八元,是去年六月來首次重
上萬元。

          冰火兩重天還須防墮入陷阱

    這種完全相反信息的混亂交叉,以及冰火兩重天的滋味,少一點能耐都
會出亂子。克而瑞(中國)研究中心發布的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各月成
交總價排行前十名的地塊中有六成高價地塊由國資背景企業獲得。顯然,國
企是這次炒風的主力,因此罪魁禍首還是溫家寶主理的信貸政策。如果溫家
寶有異見,應該表達出來,否則還須由他負主要責任。

    國土資源部在中國土地勘測院規劃院網站公布對全國六百二十個項目的
調查數據,其中北京被抽查的二十一個房地產項目中,潤澤悅溪樓面地價每
平方米僅二五三元,房價卻要賣到每平方米二萬元,稱得上北京最暴利的樓
盤。這種炒風的後台不就是黨和國家?雖然國務院多次開會研究,也有激烈
爭議,但是議而未決。因為七月下旬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下半年要
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但也因為不同信息的泄露
導致股市從七月二十九日開始的大起大落,甚至從三千四百點跌到兩千七百
點。最倒霉的自然是小股民。

    雖然當局還聲稱適度寬鬆政策不變,但是七月分的信貸再次大量收縮到
只有三五五九億元,說明當局可能說不變而實際在變。說不變,讓散戶繼續
入場接火棒,而給大機構脫身的機會。這點不可不查。當然,目前要崩盤可
能性或還不大,然而國慶六十周年以後,慶祝行情一過,就難說了。其中,
官員們的七嘴八舌,對政策有不同解釋,例如對貨幣政策的“微調”居然有
不同解釋,不但讓人迷惑,還得提防是引誘民眾墮入陷阱的陰謀,因為這個
政府,不是人民選出,對人民負責的政府,而是由各權貴利益集團組成的政
府,人民能夠信任這樣的政府和他們的政策嗎?
《動向》月刊  2009年9月號(發表時有刪節)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