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國之大慶,國之將傾?   艾克思

  中共六十大慶如驚弓之鳥

  中共傾全力籌備慶祝建國六十周年,但是環顧中國的情況,卻是「烽火連天」,共產黨成了驚弓之鳥,「慶祝」成為最佳的反諷,也許用香港人所說的「贈慶」最為合適。

  一開始,中共就定調,不許把六十年劃分為兩個階段,也就是前三十年的封閉鎖國階段與後三十年的改革開放階段,企圖用後三十年的經濟成就來掩蓋前三十年的禍國殃民階段。但是就是這後三十年的所謂改革開放,到了後二十年,也只有開放而沒有改革,而所謂開放,也只有經濟上的開放,意識形態卻在倒退,形成畸形的改革開放。結果,獨裁專制的本質沒有變,而經濟成果也落到一小撮人手裡。對十三億人口來說,這一小撮,就是百分之一,也有一千三百萬人,等於一個中等國家,所以給老外造成中國很富裕的假象。因此如果看到更多的中國老百姓還處在窮困與被壓迫的處境,就明白為何會在三十年後「烽火連天」了。如果前三十年共產黨還可以用「理想」來欺騙國人,老百姓還把毛澤東當偶像來崇拜的話(但偶像也在崩解中),那麼現在的共產黨已經淪為毫無理想、赤裸裸的利益集團;黨內已經不存在甚麼路線鬥爭,而是利益爭奪的互咬。六十周年前夕中國所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乃至剛剛閉幕的十七屆四中全會,為此做出最好的註腳。

  先從這次的四中全會說起。八零年代初,國慶之前召開的中央全會,會在國慶前夕召開,開完會後,中央委員們留在北京觀禮慶祝,也算是對他們的酬勞吧。這次卻是在九月中旬召開,開完後中委們回到自己的崗位,尤其是那些封疆大吏要回到自己的駐地。為甚麼?美其名貫徹全會精神,實際上是必須在當地鎮守,防止民變。這樣的國慶,何慶之有?而對這種民變,已經到達驚弓之鳥的程度。在新疆,小小的大頭針,不但搞得新疆人心惶惶,連西安也不安,北京更不靖,以致要進行包括網絡在內更嚴厲的資訊控制。金盾之後有綠壩,綠壩之後有藍盾,還有包圍京畿的護城河工程。

  人們關注四中全會的人事

  今次四中全會傳言特別多。中共有一個慣例,明明要解決敏感問題,偏偏就列出最普通不過的問題作為會議的內容,以減少外界的揣測與小道消息的流傳,但是人們也絕對不會相信中共的這些「安民告示」。

  除了公佈的議題,人們最關心的當然是人事。本來有兩宗重大的人事變動。自從六四屠殺以來,中共求穩怕亂,因此鄧小平定下的規矩,哪怕是潛規則,也不敢去動,也就是「鄧規江隨」,「江規胡隨」;因為一動,首先就要牽動利益集團之間的平衡。因此如果按照這個規矩,這次全會將決定習近平與當年胡錦濤一樣,在成為總書記前三年接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另一個是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有沒有可能晉升為政治局候補委員,按照以前曾慶紅的模式,這本來是十七屆一中全會應該解決的事情,但是令計劃比當年曾慶紅起步晚,要跳躍「趕上」得看胡錦濤的實力。

  四中全會開完後,沒有人事變動的新聞。尤其是習近平沒有出任軍委副主席職務,是相當異常的情況。

  當然,按照十七大的情勢,胡錦濤安排李克強接班的計劃流產,但是保留了「雙接班」的名稱。雖然習近平遠比李克強強勢,然而既然有「雙接班」的名稱,胡錦濤就可能以此作為阻止習近平接班的理由,一是兩個人同時接軍委副主席職務,一是兩個都不接,最後結果是後者。胡錦濤再有一個理由,是打起「改革」與「創新」的旗號,改變以往的規矩。

  學習民主還是應付危機?

  四中全會公報說,「黨內民主是黨的生命」,改變了毛澤東所說的「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也許,因為隔代欽定李克強做接班人的失敗,胡錦濤就乾脆以「民主」為名,廢除接班人的規矩。因此到十八大選出總書記以後,才接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反正還有兩年的「實習」機會。前總書記多做兩年軍委主席是江澤民立的規矩,胡錦濤也會創新嗎?

  至於學習應付危機的辦法,的確是問題。七月五日烏魯木齊流血事件,中共急調全國的武警去支援。進入九月,北京的維安超過去年奧運,也就是超過半戒嚴狀態。九月十五日,武警夜間開始持槍巡邏。維安的「志願者」達八十萬人,而去年奧運才四十萬人。看來奧運以後,中國不但沒有穩定下來,而且危機日益加深。

  共產黨能夠「堅持」與萬歲嗎?

  九月十七日,北京前門大柵欄鬧市發生一名男子砍死兩人、砍傷十二人的事件。九月十九日中午,大柵欄又發生一名男子用?刀割傷法國女遊客事件。簡直就是給中南海諸公剃眼眉。

  八月下旬胡錦濤考察了新疆,但是前腳剛走,新疆就發生所謂「扎針黨」事件,導致武警再次鎮壓流血死人,這是公然挑戰胡錦濤與共產黨的權威。結果是用大頭針扎人的小青年被判十五年徒刑。這是「亂世用重典」,中共承認現在是亂世了。然而「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連天子腳下的北京市都出現亂子,顯示中共的統治已經破綻百出。即使國慶閱兵搬出最新武器,可毛澤東的教導,人的因素第一,不要「唯武器論」。所以北京的大型超市,在國慶期間不得出售菜刀等刀具。這是秦始皇收盡天下兵器的翻版,可秦王朝又能維持多久?

  從國慶的五十個口號可以看出中共當局當前最迫切的是甚麼。其中十三條「堅持」,四個「萬歲」,看來共產黨已經快堅持不住,四呼萬歲有用嗎?六十周年的國慶大典,不像是國之大慶,而是大廈將傾的感覺。

  「蘇東波」二十周年了,想起當年蘇聯的「祖國進行曲」與蘇聯的瓦解,其中的一段歌詞應該改為:「打從北京走到遙遠的新疆,打從廣東走到黑龍江,人們可以自由起來抗爭,好像自己祖國的主人。」中國人民自己做主人的時候已經來臨了!
《爭鳴》月刊  2009年10月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