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華反共”論    林保華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世界分成自由世界與共產集團兩大陣營,爆發
了冷戰。當時共產陣營的老大是蘇聯,所以“反蘇反共”這個詞在中國很流
行,因為蘇就是共,共就是蘇,所以1956年波蘭波茲南發生的騷亂與匈牙利
布達佩斯的人民起義,被叫做“反蘇反共浪潮”。1953年史達林去世後,中
共與蘇共爭奪國際共產主義領導權,1959年後中共與蘇共漸行漸遠,那時所
謂“帝修反”反華大合唱中的“修”,即是中共套給蘇共的“修正主義”帽
子。於是“反華反共”逐漸取代“反蘇反共”。到文革期間,中蘇兵戎相見
,“反蘇反共”與“反華反共”并列。1989年秋天的“蘇東波”,蘇聯為首
的共產陣營瓦解,也就再沒有“反蘇反共”這個名詞,而讓位給“反華反共
”,因為中國成為殘存的共產陣營老大。

    一九九一年七月十三日,香港的共產黨喉舌“文匯報”在要聞版的第四
版刊出一篇署名文章,讓我嚇了一跳,這篇文章標題是“反華反共反昏了頭
----林保華對華東水患幸災樂禍說明甚麼?”原來它是回應我前一天在香港
“經濟日報”一篇評論華東水災的文章“天怒人怨哀中國”。

    我在香港新華社有幾個朋友,因此知道這類文章是新華社寫作班炮製出
來的,所以不必在乎用甚麼署名,因為用了一次,再不會出來。我不隱諱我
的“反共”立場,比較在意的是“反共”前面為何要加上“反華”,因為我
的名號就是“保華”,何來“反華”?原來他們文章裡說:“林氏身為黑頭
髮、黃皮膚的炎黃子孫,為何卻對自己同胞、自己祖國如此冷酷無情?”明
明我是批評中共熱衷搞階級鬥爭與權力鬥爭鬥爭而不重視民生,忽視水利,
他們卻轉移話題討論我的頭髮與皮膚的顏色,似乎這樣的頭髮與皮膚,就不
可以對中共進行批判,否則就是“反華”了。

    這次黨報對我的批判,持續了整整一個月。一九九五年三月。類似的文
章出來批判有“香港第一健筆”之稱的“信報”政經評論(社論)作者林行
止,有一句是這樣寫的:“忽然記起以前有一位朋友曾對筆者說起『評論』
的作者,謂此人有黃皮膚,有黑頭髮,這有那有,唯獨少了一樣東西。筆者
追問少了甚麼?答曰:一條中國人的脊梁。誠哉斯言!”

    我在“星島日報”對這篇文章進行反擊後,黨報就朝我開火說,“某作
者的言行,我看他『保英』是真,『保華』是假。他的言論已經證明他是在
反中了。”

    以前看到這類文章,氣憤於共產黨的種族主義言論,煽動種族仇恨,與
這種中國人混在一起,我情願不做中國人,更恥於被他們統治。所以一九九
七年他們來香港要統治我的時候,我移民美國“保美”,現在來台灣“保台
”,因為英國、美國、台灣都是民主國家。我更重視作為一個人的人權,甚
於做哪一個種族的“族權”。從我1974年決定離開中國移居香港做殖民地的
“三等公民”開始,我就認為人權比主權重要,否則我不會做這個決定。

    當然,我也一直在思考,為何共產黨一定要把“反共”與“蘇”及“華
”的國家或種族觀念扯在一起?我慢慢了解了,共產黨用這種下三濫的種族
主義言論,是有他們的苦衷,因為共產黨的招牌實在太臭,從蘇聯共產黨與
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還有朝鮮共產黨的歷史,共產黨就意味著專制獨裁、野
蠻殘暴、流氓無賴、貪污腐敗、草菅人命、毫無人性等等。因此罵我“反共
”,不但沒有人會跟著罵我,還會有人讚揚我反共“好得很”。不信,即使
現在中國“崛起”,共產黨歸功於他們的功勞,但是不論在台灣或全世界其
他地方,有幾個人敢承認他們“親共”?所以他們就必須把“反華”與“反
共”扯在一起,才能掩蓋共產黨的罪惡,并且煽起那些被共產黨蒙蔽的可憐
小民們的種族仇恨怒火。既然共產黨這樣怕我們反共,我們就是要打起“反
共”的旗號,向它的軟肋進攻,讓它不得安生。也用“反共”的口號,來破
解共產黨用假民族主義對台獨、藏獨、疆獨的污名化。

    可憐,號稱“反共”的馬英九,現在卻與共產黨一樣,一起叫囂甚麼“
血濃於水”與“民族感情”,企圖掩蓋他已經洗去反共鉛華而露出種族主義
面目,因而投奔共產黨的實質。然而,如果馬英九是個真正的種族主義者,
那麼他為何又擁有美國綠卡,而女兒乾脆還入美國籍?看來,也因為共產黨
從他們以前吹噓的“國際主義者”變成“種族主義者”,當馬英九要依靠共
產黨來保住他的權位時,怎能不跟著共產黨的屁股轉換他的馬臉呢?
《極光》  2009.10.19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