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的“顏色”革命        林保華

    中共建國六十周年,天安門城樓上站著胡錦濤與江澤民兩個中心,使胡
錦濤除了見到女兵方陣時露出笑臉外,整場都是板著臉。這也難怪,上個世
紀六零年代,中共政壇出現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兩個司令部時,引來十年的
腥風血雨,結果劉少奇形同槁木、死於非命,毛澤東也油盡燈枯、嗚呼哀哉
。現在胡錦濤與江澤民鹿死誰手,不但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還要牽動全黨
全國利益集團的格局。

          薄熙來以“紅色文化”出擊

    但是除了城樓上的這兩個外,城樓下還有一個中心,那就是要越過高山
、越過平原,跨過奔騰的黃河、長江而遠在重慶市的薄熙來。薄熙來近年來
的政績,已經打破當年“西南王”的李井泉,成為全國矚目的人物。

    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大後,薄熙來的副總理夢碎,到重慶出任封疆大吏
。這是繼年初老爸薄一波、最後一個“八老”去世後再一個重大打擊。但是
在沉潛一個時候以後,薄熙來終於找到一個著力點,從政治生涯中的階段性
低點翻身,成為全國矚目的人物。薄熙來找到的著力點,與他的紅色高幹子
弟背景有關。他沒有硬來,而是從“軟實力”著手,也就是推廣“紅色文化
”,包括唱紅色歌曲、發紅色短信、讀紅色經典。

    香港媒體五月初報道:“薄熙來主政重慶一年多之後,全市有三千三百
多萬人次參加紅歌傳唱,而去年十二月發行、由薄熙來親自命名的《讀點經
典》叢書,很快成為重慶人的『口袋書』,已累計發行二十六萬冊;講故事
活動啟動才幾天,『故事會』便由重慶人民大禮堂開到了居民小區和農家院
壩。之後,重慶當局又開展了紅色短信的創作活動。”報道還指出,薄熙來
要想在十八大上出頭,必須在主政重慶期間有所作為,他需要民意的擁護與
黨內高層的支持。而習近平成為中共第五代接班核心,讓薄熙來意識到,紅
色江山代代傳,是黨內高層的共識,只有高舉紅色江山代言人的大旗,才能
獲得黨內元老們的鼎力支持。正是這原因,促使薄熙來不遺餘力地推動紅色
文化,彰顯自己的政治立場。

    而最轟動的是今年五月十九日,在重慶舉辦的“將軍後代合唱團”的演
出,由一百四十名中共開國元勛的後代參與演出,薄熙來出席這個活動。“
重慶日報”的報道說,他們“用激昂的演唱、感人的故事、精彩的朗誦,拉
開了共和國六十華誕全國巡演的帷幕”。這個活動轟動全國。有一百四十名
紅色太子黨加持,本來就紅的薄熙來就紅得發紫了。

          薄熙來在“掃黑”狠下工夫

    薄熙來“紅”了以後,又在“黑”字上狠下工夫。重慶司法高層最早披
露出問題,是在今年六月上旬;財經網報道,重慶市高級法院副院長張弢因
經濟問題被帶走調查,同被調查的還有重慶高院原執行庭庭長、重慶市法官
學院院長烏小青。現年四十六歲的張弢,是中國社科院博士畢業,於一九九
七年七月參加“博士生服務團”到重慶市政府任職,二零零二年七月起出任
重慶市高級法院副院長,同時還任西南政法大學兼職教授。

    八月上旬,薄熙來的矛頭指向了核心人物。財經網報道,重慶市司法局
長文強涉嫌“嚴重違紀”日前被雙規(在規定時間、地點交代問題)。報道
引述重慶市司法系統一位官員說,文強擔任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和副局長期
間,重慶治安狀惡化,黑社會活動猖獗,高利貸屢禁不止,民間多有怨言
,其“落馬”只是遲早問題。五十四歲的文強是重慶巴南區人,一九九二年
九月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二零零八年七月轉任市司法局局長。這樣長的
年限,其勢力的盤根錯節也可想而知了。八月二十一日的英文中國日報引述
重慶公安消息人士稱,全市至少有三十名警員在打黑行動中被拘,其中六人
是區公安分局局長或副局長。看來,打擊對象已經不是“一小撮”,而且涉
及許多當地的司法界高層人士。

    至執筆時的資料,重慶以“涉黑”而落入法網的成員達數千名,瓦解黑
社會組織四十七個,抓捕黑道大哥三百七十人,這些黑道很多已漂白成公司
的董事長、商會會長、甚至市政協常委、市人大代表等;涉案官員中有五十
多名廳處級官員,還有數百名公安警員被捕或調離,甚至還有十餘名律師涉
案。

          人們感興趣的卻是“黃色”             

    有關涉黑官員的罪行,也有不少消息傳出。人們最感興趣的卻是他們的
“黃色”,例如文強有多少情婦,其中,從警二十八年的陳光明,曾是全國
省(市)級公安禁毒戰線上唯一的女總隊長,二零零四年,她榮膺“全國三
八紅旗手”,今年二月還獲得第五屆“中國十大女傑”的榮譽。一九九六年
,陳光明被任命為重慶市公安局禁毒總隊總隊長,八年的禁毒生涯,她破過
許多大案,其領導的禁毒總隊連續三年考評達到優秀。還有報道說,文強在
審訊時主動講述強姦少女、玩女明星的過程,他說但凡有女明星、女歌星到
重慶演出,只要能想到辦法搞定她們,包括用錢買、利用女星的隱私恐嚇她
們等,他都要和這些明星睡一覺;對未成年少女,一出手就是十萬。此外,
文強的弟媳婦謝才萍,是黑社會的女老大,還包養壯男等等。不過這等揭發
罪行的情況,似乎還停留在文革期間“鬥臭、鬥垮”的水準。

    不論怎樣,薄熙來已經把自己營造成為中共政壇上最引人注目的人物。
網民的評論當然也越來越熱鬧,不少讚揚之詞中,最極致的是喊“薄熙來精
神萬歲”,還有的認為薄熙來應該出任中國共產黨的總書記。他雖然有些飄
飄然,然而也有些警覺了,這不是“功高震主”嗎?所以最近他忽然謙卑起
來,十月十七日,他首次對媒體談論重慶發動掃黑行動的初衷。他說,“為
了實現平安重慶,就需要打黑除惡。”但是他又說,“打黑不是我們要主動
而為,而是黑惡勢力逼得我們沒辦法。”這個論調,使一些網民感到失望,
他們心目中的偶像,原來并非那麼為民請命,有的就挖苦他是“賊逼官反”

          薄熙來前途可能“灰色”

    然而詭異的是,中共官方,至今沒有官員或官方文章,對薄熙來的掃黑
壯舉公開表態,看來大家都在看,這位薄公子葫蘆裡到底賣的是甚麼藥?他
們還要看看,以靜制動。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薄熙來的重慶市委書記前任是政治局委員汪洋與政治局常委賀國強
。這些黑人物都是他前任的紅人,打狗也要看主人啊。汪洋是胡錦濤的人,
賀國強派系不明顯,至少與江澤民、李鵬關係不錯。這些大佬會怎樣看薄熙
來?

    二,中共中央是大黑社會,地方是小黑社會,這種“大黑吃小黑”,那
些小黑怎麼會服氣?這些小黑社會也有不少亡命之徒,一旦“官逼黑反”,
薄熙來的小命也可能被他們暗算。

    三,薄熙來的依靠對象,是他從“老巢”遼寧調來重慶擔任公安局長的
王立軍。問題是如此“打擊一大片”,最後可能是孤立了自己,何況薄熙來
是外來幹部。難道他忘記“強龍壓不過地頭蟲”?

    四,薄熙來當然是太子黨成員。然而太子黨之間沒有利益衝突嗎?薄熙
來這個舉動,固然是想在十八大進入政治局常委的行列。然而如此高調,會
被認為也是對“王儲”習近平的挑戰。中共高層其他成員情願接受比較低調
的習近平,也不敢要野心勃勃的薄熙來。

    薄熙來這些舉動,能夠認可的恐怕就是紅彤彤的“毛派”,其他人對他
是敬而遠之,這樣為自己三面樹敵,實際上就為他自己的仕途投下“灰色”
陰影。尤其是他們一家文革初期受毛澤東的迫害,如今卻與毛派站在一起,
也是歷史的巨大諷刺了。他的這個“第三中心”未來會如何發展,恐怕很難
樂觀。
《爭鳴》月刊  2009年11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