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小刀初試雲雨情    林保華

    看官,別以為這個題目,是在下盜版《紅樓夢》,或者在渲染色情。完
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這裡要說的,僅僅是目前台灣政壇出現的“馬樓夢”,
馬飲酒以為當上總統,就可以與當年中國皇帝一樣,為所欲為,順我則昌,
逆我則亡,因而做出一系列違反時代潮流,甚至禍國殃民的罪惡與糗事。對
“雲雨情”也別想歪了,世道變幻,如同風雲莫測,此乃說明目前台灣政壇
之翻雲覆雨也。因此拜求各位在閱讀本文時,必須正襟危坐,不得胡思不穿
內褲的鐵馬,也不要亂想房東女兒到浴室送毛巾之類的淫意邪事,否則引發
走火入魔的任何後果,在下不承擔任何責任。

    閑言少敘,言歸正傳。話說馬皇在三合一選舉敗陣後,鬱鬱不樂,馬后
雖精明能幹,可為國事建言,乃至代夫出征,然而最大缺點是不能善解人意
,為馬解憂。在敗選當晚,馬皇在枯燈挑盡未成眠時,忽然接到來自大洋彼
岸的電話,原來是號稱馬皇“連體嬰”金小刀的慰問電,令馬皇百感交集,
不禁情切切地嘆曰:“選我者乃反覆無常之小民,知我者,愛卿也。”說到
悲切出,不禁連連低哼“愛卿救我”!

    金小刀乃馬皇三千寵愛在一身的第一國師,近來周遊列國,精學治國之
道,以便更好為國為馬效勞,眼下正在米國一著名智庫遊學。金刀雖然刺人
無數,甚至殺人不見血而名聞江湖,然而眼見主上因為輸選而失魂落魄、宛
轉嬌啼,即使郎心如鐵,也不能不攪動三魂六魄,遂決定立即起駕,回台灣
貢獻所能,指點江山,平定內亂外患,救皇於倒懸。

    馬皇為了表明洞悉一切的天縱英明,聲稱召回愛卿乃選前之決定。然而
馬皇英明一世,糊塗一時,因為金刀奉召之時,面對媒體還說剛剛決定應召
,還須辦理退房、退車等俗事,讓馬皇謊言再次穿煲。不過國事如麻,且人
們對“馬謊”已經習以為常,馬咬人不是新聞,人咬馬才是新聞,此事暫且
放過。因為更重要的是,金刀既然已經決定回台救駕,也就只爭朝夕,因此
立即行動,發揮“小金飛刀”的本事,不但人未到聲音先到,而且人未到,
刀功先到,因此人還遠在太平洋彼岸,台灣政壇已經地動山搖。這不僅是說
他的任命引發極大反應,國黨民代李慶花別有所指是“連金大班最後一夜”
,蚯蚓則諷“金帥飯店已倒”;還更因為他的出招使台灣馬羊變色。

    話說馬皇與金刀雖然同質性極高,然而在治國治人的手法上,實際上彼
此的IQ,有極大的差距。尤其是金刀雖然百煉成鋼、堅硬無比,可以一刀斃
命,然而它也可以化為繞指柔,用另一種手法,取汝性命。這一點在大中國
的宮廷劇中屢有所見,奉中國文化為正朔的馬皇,以及身為愛新覺羅後裔的
金刀,在玩弄這一招時,當然如魚得水,出神入化。

    就以任命至今短短幾天,台灣即已出現幾個烙有刀印的“新氣象”:

    第一,馬皇改變選後的宅男形象,飛奔第一線,并且首次為輸選道歉。
然而其固守“不認錯”之心仍然明顯可見。例如他說輸了宜蘭、花蓮兩個縣
,然而更嚴重的選票大幅流失他避而不提。這種“道歉”顯然并不誠心,馬
皇舞歉,另有所圖,大有金刀笑裡藏刀之鋒。

    第二,馬皇也衝到台前,從拒絕回覆媒體詢問到主動給媒體專訪,出擊
約民黨主席蔡小英辯論“挨個罰”,企圖變被動為主動,而且暗示是小英不
敢辯論者也。然而以小英對經濟、法規及台中關係的熟諳,何懼之有?反而
應倒將馬皇一軍,辯論以前,馬政府應停止與中國談判ECFA事宜。

    第三,金刀以“秘書長”之權,立刻安排五都會選舉,擁民意院院長王
金瓶出選大高雄市長,一面將他擠出民意院;另一面借刀殺人,即使選上也
降格為地方首長,甚至累倒;另一面還挑撥王與有意參選大高雄市長人員之
間的關係,破壞他的人脈。這種手段,真是刀!刀!刀!為此,王已第一時
間斷然拒絕,也怪不得黨內反應比黨外更加激烈,因為將牽涉多少人的飯碗
啊。

    這種對付黨外又對付黨內的“兩面刃”,在黨內黨外已經掀起大浪,金
刀成為眾矢之的。然而馬皇事先已經約法三章曰:金刀只是CEO,負責執行
他的意圖而已。明明是金刀的意圖而變成馬皇之意,顯然馬皇要往自己臉上
貼“金”;但是顯然,這個任命及政壇上的翻雲覆雨,已經使馬皇與金刀的
角色顛倒過來了,原來的馬上金下,已經變成金上馬下;馬前金後,也變成
金前馬後。金刀到任後的台灣政壇,還會有甚麼離奇雲雨,且聽下回分解。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