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娼正論  1988.12.17

    禁娼問題似乎一直困擾著中共,時不時就有禁娼的新聞。例如海南建省
以後通過的第一條法律,就是禁娼法例,似乎禁娼比發展生產力更為重要。
在當前治理經濟環境和整頓經濟秩序中,不知道禁娼是否也列為其中的一個
重要內容?

    最近起了幾次深圳,似乎更見禁娼的雷厲風行。原來住房率頗高,由鼎
鼎大名“梁太”主持的新都酒店,每天下午五時以後,每一層電梯的出口都
站著一個警衛,密切注視各個客房認可的出入情況。此酒店以前因為每一層
沒有“服務臺”而頗受歡迎。雖說“平時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
但是老站著一個人在旁監視,客人心中總覺得不舒服。何況只是夜裡監視,
真要嫖娼,不是一樣可以白晝宣淫吗?

    由第一個投資深圳的香港愛國資本家劉天就所創辦的竹園賓館(現已由
深圳市政府接管),住客入住,只可拿到鑰匙牌子而拿不到鑰匙,每次進房
必須出示牌子,由服務員親自開門,如若正好是男女同進,還得問一問是否
夫婦同住。據服務員稱,深圳的一些賓館均如此做云云。

    把男女問題作為頭等大事來抓,不知道是說明當政者無能,還是心理上
的變態?

    又據報道,上海市一家紡織工廠的勞動模範,業餘做娼妓,引起某些人
的驚訝,似乎兩者是不相容的,其實努力生產是為了多拿獎金,做娼妓也是
為了多賺錢,完全是一個目的。倒是這位女同志的拼搏精神,令人肅然起敬
。如果中國人都能夠這樣日幹夜幹,何愁現代化不早日實現?

    用簡單的辦法來禁娼是行不通的。酒店裡的服務員、警衛員也是人,在
有利可圖時他們也會睜一眼閉一眼的。從社會公德出發,要真正大力去對付
的,是那些既藥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可是中共有本事禁這些人嗎/


凌鋒:香港經濟日報 六路八方專欄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