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娜獻出肉體論    1987.2.25

    狄娜在破產復出以後,隨著大陸的開放而“北伐”,曾經在北京飯店的
套房裡度過相當時日。但這幾年來,北方的水土似對她不宜,所以逐漸南撤
,有一度在深圳活動,後又常常在珠海出現,現在則乾脆回到香港,東山復
出。狄娜為甚麼捨她所喜歡的中國大陸而回到香港重操舊業,看來只有她明
白。

    即是狄娜在大陸期間,由於間中仍有新聞傳出,偶爾她也會在香港出現
,所以香港人仍然忘記不了她,何況當年她的鋒頭,人們又怎能忘記她?

    狄娜最近返回香港,早先也製造了輿論,例如她接受“花花公子”訪問
,顯然是向香港人宣布:“我來了!”果然,現在她又為亞視主持“星星之
火”的節目。以她主持節目的天才,這小小的節目,算得了甚麼?看來應該
朝更大的目標發展,就如這個節目的名稱那樣,日後必然可以燎原。而以狄
娜不減當年的魅力,觀眾則需要當心“星星情火,可以燎原”了。

    狄娜在接受“花花公子”的訪問時,就已有些語不驚人死不休。在亞視
主持節目以後,也頻頻接受記者訪問,更是有不少精彩絕倫之句。

    最近狄娜在接受某報的訪問時說的一些話,有些相信是門面話,例如她
說:“我不喜歡香港,主要是在香港精神不愉快,在國內精神愉快”,“我
做生意賺到的錢,都用來投資在推動國家的建設上”。但有些話確實是肺腑
之言。例如記者問,如果有一天要她為港人或國家獻出肉體,她可會答應?
狄娜回答:“為了國家生命都可以不要,何況肉體,只要有意義便行了。”

    女人獻出肉體有兩種,一種是獻出肉體的性命,一種則是獻出貞操。狄
娜的答覆當然是後一種。

    她說:“在電影裡,差不多香港的男性都與我上過床,但無論在片場還
是電視台,我都是很規矩的。”這當然是因為她覺得在片場和電視台,獻出
肉體的“意義”還不夠之故。在其他有意義的場合,那就另一回事了。

    但這個“意義”指的是經濟意義,還是政治意義?對狄娜來說,她不但
對經濟感到興趣,對政治的興趣也不弱。她懂得馬克思主義,她讚賞陳雲的
路線多過鄧小平的路線。狄娜如果不投身政治,實在可惜,當前中共的女性
政治人才實在是鳳毛麟角。如果狄娜在那裡奮鬥一番,特別是在陳雲、彭真
得勢的時候前去加盟,并且結識一下胡喬木的公子,其意義必然比主持節目
大多了。

    退一步來說,狄娜如果能擔任未來的香港特區首長,在特區有難時向北
京獻出肉體,無疑成了香港人的菩薩了。

香港信報  凌鋒:人在香港專欄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