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共識 凝聚全民國家認同    林保華

    1996年3月23日--台灣第一次總統民選的日子,這次的大選,同時
    具備了“人民認同”、“土地認同”與“國家認同”三大要素,也
    是我們完成台灣獨立建國任務的基礎。

由前副總統呂秀蓮“台灣心會”牽頭組成的“96共識推動聯盟”發表了“總
統民選,主權獨立”宣言,把1996年3月23日台灣第一次總統民選的日子,
作為“國家主權獨立紀念日”。因為這個日子後選出來的總統,同時具備了
“人民認同”、“土地認同”與“國家認同”三大要素。我本人十分認同這
個說法,這是國體認同,把台灣與中國區隔開來。

          總統民選後 ROC本質已不同

這場重要的民主改革是國民黨執政時期做的事情,當時國民黨內部也有許多
不同聲音,馬英九就是反對者之一。除了堅持威權觀念的人反對民主改革外
,主張與中國統一的也反對,因為增加了中國?吞台灣在制度上的困難,因
此中國當時使用飛彈進行文攻武嚇阻止台灣的民主化。

因為過去國民黨威權統治在台灣造成的種種不幸事件,憲法所出現的背離現
實情況,以及國旗、國歌所包含的黨國不分內容,相當多的台灣人對“中華
民國”這個國號難以接受。然而,“台灣”這個國家不是上天或某個統治者
賜予的禮物,必須我們努力去爭取,因此必須面對擺在台灣人民面前的國內
與國際的現實,尋找可行的途徑,去完成這個偉大的歷史任務。

依照我的看法,台灣獨立建國應該分為兩個階段。1996年3月23日,是第一
階段任務的完成。雖然台灣仍然叫做中華民國,但是與原來的中華民國,本
質上完全不同。這時的中華民國,已經是“主權在民”的獨立國家。這點非
常重要,因為如此,未來國家的前途,就必須由2300萬的台灣人民決定;美
國與中國所簽署的三個聯合公報,都是在這以前簽署的,“兩岸”認知的所
謂“一個中國”,是獨裁統治者的認知,不是人民的認知,所以台灣民眾絕
對可以拒絕承認。也因為這個原因,1991年制定的“國統綱領”在陳水扁總
統任期內被凍結也是合乎情理與法理。

          第一階段建國 保守勢力反撲

第一階段的建國歷程主要是在體制內進行,配以外界壓力,也就是黨外運動
與民進黨的抗爭,以及海外台灣獨立運動的聲援。在李登輝出任中華民國總
統後,致力於中華民國的台灣化,使第一階段的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比較順利
的以“寧靜革命”方式進行,付出的代價相對較小。這方面,李登輝總統做
出了重要貢獻。

但是短短的這幾年,還有許多問題來不及解決,這也完全可以理解。尤其是
執政的國民黨仍然保留威權體制,沒有順應進行民主改造,許多國民黨重要
人物懾於李登輝的威權而陽奉陰違,一旦機會來了,就露出反民主本色,這
從馬英九與連戰逼迫李登輝辭去國民黨主席職務,就看得清楚了。

因此遺留給第二階段的建國路程也就更加艱巨。那就是要實現台灣的完全獨
立:最主要要有一部完整、合身的憲法,鞏固法理上的獨立。民進黨執政八
年,主權與民主進一步深化,但由於舊勢力的反撲,加上執政本身出現的種
種問題,例如某些粗糙短線的做法而失去民心,無法凝聚共識,導致國民黨
再次執政與主權及民主、人權的倒退,這是必須吸取的教訓。

          第二階段建國 更須務實冷靜

第二階段的獨立建國任務更因為國共公開勾結而充滿風險,這都是在第一階
段所難以想象的。因此綠營內部的團結,台灣內部的團結,就顯得非常非常
重要。為此,即使建國過程中,出現不同路線與手段的主張,大家應該平心
靜氣討論,甚至可以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分進合擊,不要沉溺在內部無休
止,似乎只有自己才最正確的爭論。

由於台灣已經是民主國家,台灣未來的走向,得依據民主程序,由2300萬台
灣人民決定。因此主張台灣獨立建國,就必須把我們的主張和理念,細水長
流的注入到民眾的思想與生活裡,正如過去國民黨運用各種手段,把大中國
思想滲透到民眾的毛孔那樣。這個工作,急躁不得,尤其要採取柔性手段,
不是喊口號可以解決問題的;尤其是提出太急進的口號,反而可能嚇跑中間
群眾。因此我們要提出民眾容易接受的務實口號,逐步提升層次,慢慢帶領
民眾接近我們的目標。這就需要有能夠貼近民情而又冷靜理性,并且能夠不
斷反省自己、傾聽不同意見,掌握好政策與策略的領導集團來帶領我們向前
走。

          以新共識爭取多數民眾支持

無論如何,我們是身在“中華民國”這個軀殼上來從事建國任務。如果連這
點也不承認,就難以腳踏實地的去做這些事情。這種“體制內”,我們必須
承認,并且善加利用;適當輔以“體制外”,否則就要回到幾十年前而重新
來過,也不容易得到國際認可。

鑒於馬英九的急速投共,讓我們透過“總統民選,主權獨立”的共識,共同
做一些維護台灣主權獨立與鞏固民主制度的事情。用揭露馬政府出賣國家獨
立與打壓民主制度的事實來爭取民眾的支持,包括馬政府以“經濟”為名,
引“共”入室,損害廣大民眾生計而有利共產黨蠶食台灣的做法。

我們在參與體制內的運作時,也必須做最壞打算,如果馬英九引共軍入關,
包括利用中國台商的不在籍投票讓中國插手台灣選舉,我們怎麼辦?但是不
論採取甚麼手段,大多數民眾對我們的支持才是最重要的,沒有多數民眾的
支持,任何手段都不可能完成台灣獨立建國的任務。

《玉山周報》第42期  2010.4.1-7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