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泛民該共同面對“公投”    林保華

如何處理民主運動中的不同意見或路線,是對民主派的很大考驗。不論中國民運
,還是中國的海外民運,或者香港,以及台灣的民運,總之,在華人社會裡,都
存在這個問題。拋開共產黨特務在其中興風作浪的因素,這其實都考驗相關團體
與人士的民主素養。可惜,以往所見,處理的都不那麼成功,造成外界“內鬥內
行”的不良印象。

          公投派與溝通派的出現

一般來說,香港民主派在這方面處理的比較好,即使有激進與溫和之分,可以你
做你的,我做我的,大家相互尊重,即使不尊重,也不大見諸於形而相互攻擊,
給外界造成惡劣影響。

香港民主派爭取普選的漫漫長路上,去年出現比較重大的路線分歧。那是激進民
主派的社民連忍無可忍提出要以立法議員的五區總辭所必須進行的補選,造成在
每個區進行一位議員的補選而造成變相公投的態勢,因為泛民參加補選的議員都
會要求在特首與立法會進行一人一票的普選要求。他們被稱為“公投派”。

香港泛民主派中,社民連最激進,由大律師、專業人士為主的公民黨最溫和,老
牌民主黨則處於中間,倒也符合“兩頭小,中間大”的規律。然而,這個總辭主
張提出後,民主黨卻反對,公民黨則贊成而與社民連合作。而在二○○八年的立
法會議員選舉中,當時社民連主席黃毓民猛烈攻擊公民黨的溫和路線,導致個別
公民黨候選人選票流失而沒有選上,如今公民黨不計前嫌,認為理念一致而合作
,實在不容易。

民主黨的反對,也不是沒有理由,他們的理由主要有兩個:

第一,泛民在立法會中的席位是三分之一多一點點,如果補選有任何差錯,導致
泛民席位不到三分之一,則泛民將喪失在立法會提案的權利。

第二,五位泛民議員辭職後的補選,將額外花費競選經費,親共人士藉此誣衊泛
民浪費納稅人血汗,這種攻擊也的確產生一定效果,加上其他種種因素,民調中
顯示大部分民眾不支持這個做法。

          兩派都有存在的理由

為此,在五區總辭問題上,泛民陷於“分裂”。因為民主黨拒絕參與,不但五區
總辭的議員就全部由公、社兩黨承擔,而且任何宣傳與助選活動,民主黨也沒有
參與。如果說兩方相互沒有意見,那是不現實的,也一度產生齟齬,主要出現在
社民連與民主黨之間,也出現在民主黨內部,因為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是贊成
五區總辭的。然而彼此之間還較克制,矛盾沒有擴大,親共人士見縫插針製造混
亂而不可得。

民主黨也主張普選,他們有何更好的辦法去爭取普選呢?

今年一月二十四日,民主黨及十一個民間團體宣布發起成立“終極普選聯盟”(
普選聯),他們希望凝聚市民力量,透過與各方溝通對話,落實香港在二○一七
年和二○二○年實施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普選聯召集人、香港城市大學高
級講師馮偉華表示,他們是跨界別、跨階層的聯盟,會繼續邀請更多認同他們的
民間團體加入。對“五區總辭”的態度為不反對、不抗衡,只是希望讓其他團體
多一個選擇。這一派被稱為“溝通派”。

一月二十七日,五名總辭議員宣讀辭職宣言,並各自發表文情並茂的辭職演說。
親共議員則拉隊離場表示反對。當晚的造勢晚會,溝通派參加者不多,因此場面
不夠熱絡。而民調也顯示,他們的支持度一直減少。期間,他們提出過一些口號
來吸引與發動民眾,例如提出“全民起義”等,但是都被親共人士圍剿,使他們
動彈不得。然而,他們得到年輕人的支持,而年輕人代表香港的未來。

在這個情況下,不宜對這兩派肯定哪一個或否定哪一個,否則就陷入中共“利用
矛盾、各個擊破”的統戰陷阱中。他們都有他們存在的理由,因此應該把兩派當
作泛民的一個整體來看,他們用“兩手”來對付北京。兩手相輔相成,看哪一種
更為有效,是對泛民的鍛煉,也是對北京的考驗。問題是泛民中兩派人士不一定
都有這種眼光與雅量,例如公投派會埋怨溝通派壞了他們的大事,而溝通派也不
願以個人身分去支持公投派,為他們拉票。即使溝通派因為顧及民調所顯示的民
意,沒有參與總辭,然而最後的補選,其人氣與結果,卻是關係到要向北京顯示
的對普選的整體訴求,也就是泛民未來發展與香港的前途。

          面對分化瓦解劉慧卿說不

而在“分裂”期間,親共人士並非坐山觀分裂,而是積極參與“爭取多數,反對
少數”的統戰招數。一些重量級親共人士充當中間人為溫和派向北京傳話,他們
有的固然為了統戰,也不排斥有的出於好意,希望香港能實現真正的和諧。其中
最賣力的是前立法會主席、現任全國人大常委的范徐麗泰,而前全國人大常委,
激進親共人士的曾憲梓還為此醋意大發而大潑冷水,看了令人發噱。

然而即使范徐麗泰出於好意,北京也沒有領情。北京與香港土共首先借上海世博
開幕,邀請全體立法會議員參觀世博。世博是五月一日開幕,而立委補選是五月
十六日,因此如果有誠意的話,也是補選後“全體”一起去。但是邀請日期放在
五月八日到十日,除了少了五個請辭的泛民議員,而且正是投票前最後一個周末
,是拉票最緊張的時候,利用這個時候把溝通派議員都拉到上海,正是要加劇兩
派的分裂;加上對一些原先的不准入境的“黑名單”議員來說,這次並非發還被
沒收的回鄉證,而是再一次恩准的個案審批。為此。身為民主黨副主席,也是黑
名單人士的劉慧卿議員在四月九日就發飆說,在公投舉行前一星期,才安排立法
會全體到訪上海,明顯有政治目的,她拒絕參加,就是不想被利用。她還表示,
她一直希望內地發還她的回鄉證件,但至今毫無效果,“大家都覺得好冇意義,
尤其屋企人覺得,(北京)咁做係好侮辱性,何必次次都要俾人侮辱?”她更疾
呼,除非內地向她和民主派人士發還回鄉證,否則她將永不踏足內地,以此向中
央政府發出強而有力訊息,就是香港的中國公民應有出入境自由,“有我劉慧卿
在立法會一日,都不會有(立法會)全體人一齊去。”

獨立議員何秀蘭、職工盟議員李卓人,以及公民黨黨魁余若薇也表明,不會參加
世博團。但是民主黨議員李華明卻說:“我是上海人,所以我一定會去。”這是
甚?話?那他怎麼不乾脆回上海去住,去過上海的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而要做香
港議員?上海是中國共產黨誕生地,他何不乾脆退出民主黨而去參加共產黨?

          北京“三無”回絕泛民訴求

四月十四日,香港特區政府突然公布有關二○一二年特首及立法會選舉辦法的政
改方案,對泛民的三大訴求,即明確承諾二○一七及二○二○年特首及立法會均
會落實“真普選”,永久取消功能組別制度及立即廢除區議會委任制,全沒有作
出回應。泛民內的“公投派”及“溝通派”均不會接受這這“三無”方案。

溝通派的失敗,社民聯主席陶君行要支持者不要責難溝通派,顯示團結誠意,也
是進一步揭露共產黨缺乏誠意的時候。然而有溝通派成員認為,北京仍未關閉溝
通大門,因此他們仍未死心。但是無論如何,面對五月十六日的投票,溝通派亦
應全力投入,向共產黨顯示泛民團結與普選理念。

《爭鳴》月刊  2010年5月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