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的“污染”  凌鋒  1984.11.4 

    鄧麗君在香港的幾場演唱會中,對大陸指她為“精神污染”作出反應。
雖然沒有點名,而是以“嗰邊”(按:粵語的“那邊”)作為代名詞,也沒
有破口大罵,而是含蓄的略微諷刺,但看來金嗓子是和槍桿子在對著幹了。

    自從中共的開放政策,鄧麗君的歌曲瘋魔大陸(特別是青年)以來,有
一部分人自始至終把她當成“異物”,並不是現在的“清除精神污染”運動
才開始。

    兩三年前,就有身經百戰的老將軍帶頭指揮合唱革命歌曲來對抗鄧麗君
的歌曲。此後,這種對抗一直隨著政治氣候的變化而時起時伏,最近只是變
本加厲而已。如果從最近的“擁毛大合唱”(是真正的唱)來看,看來毛鄧
(麗君)到了短兵相接的地步,而不僅是兩鄧(小平、穎超)對一鄧(麗君
)了。

    中共之不滿鄧麗君看來有以下幾點:

    其一,鄧麗君唱的不是革命歌曲,違背了中共“文藝為政治服務”的方
針。雖然中共現時突出的是“文藝為工農兵服務”,但受海峽兩岸和香港工
農兵歡迎的鄧麗君歌曲卻仍為中共所禁,可見這文藝政策並不算數。而只要
不是革命歌曲,有的人就認為是靡靡之音,傷風敗俗。

    其二,鄧麗君常在台灣勞軍,還去過福建前沿的金門,並捐獻過國防基
金,在鄧麗君自己看來,這是“愛國”行為,但在中共看來,是“反革命”
行為。

    其三,大陸空軍人員吳榮根投向台灣,鄧麗君和他來個男女聲合唱,還
親熱的稱呼他“阿根哥”,如果中共空軍中的鄧麗君歌迷如此這般的被吸引
到台灣去,那還了得?那不是金嗓子的威力大過槍桿子?

    據說大陸在取締了鄧麗君的歌曲以後,誰要聽而被查出,除了批判幫助
外,還要罰款。但是此例不適用於在大陸的港澳同胞、華僑和外籍華人,內
地人民要聽鄧麗君歌曲的話,要由這些“異化”了的中國人主聽,他們在旁
邊“陪聽”,如此則不用作檢討和罰款。

    但是如果堂堂中共都沒有氣量容忍鄧麗君的歌(難道要她唱“敬祝毛主
席萬壽無疆”和“大海航行靠舵手”),那麼它統一台灣和香港的好聽話,
有誰會相信呢?鄧麗君的歌曲被稱為“污染”的話,其他更多東西則可稱是
“毒化”了。就連歌都無法“通”,遑論“統一”。

凌鋒:香港信報 “人在香港”專欄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