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為何成了中美鬥爭新戰場            林保華

    南韓聯合新聞通訊社十二月十九日報導,一家涉嫌印製假美鈔的北韓公
司朝光貿易公司,在美國對澳門匯業銀行施予金融制裁之前撤離澳門﹐移往
澳門附近的珠海。美國指控這家北韓在澳門的代表公司,偽造美鈔及洗錢。

    北韓作為一個共產國家﹐九七前英國統治香港時期﹐禁止它在香港設立
任何政治﹑經濟機構。但是澳門是“準解放區”﹐在中共壓力下﹐澳門政府
同意它在澳門設立經濟機構﹐上述朝光貿易公司就是北韓的地下領事館。此
外還有數家企業與一家餐廳。十幾年前筆者與一位中學同學特地光臨這家餐
廳看看虛實﹐也許平時生意太差﹐那晚一家中資公司在那裡擺一圍席﹐穿戴
普通的我們進去時﹐因為說普通話﹐竟被當作貴賓邀到那張桌子。至於這家
朝光貿易公司﹐院子裡有樹木阻擋視線﹐我們只敢在門口望望﹐“偷偷”拍
了張照片﹐可不敢進去﹐以免“人間蒸發”。

    這些機構實際上是變相特務機構﹐寫下販毒﹑洗黑錢﹑行使假美鈔﹑擄
人綁架﹐乃至進行恐怖爆炸活動的歷史。根據筆者七○年代中期移居香港後
所記憶到的﹐再查一些資料﹐大致有以下罪惡勾當。

    一﹐金正日為了提升北韓的電影水平,利用北韓設在澳門的據點,設計
了一個合作拍片圈套,將曾榮獲亞太影展最佳導演獎及最佳女主角獎的南韓
導演申相玉及影后崔銀姬﹐先後於一九七八年一月和七月誘騙至香港,然後
由北韓派出的特工幹員強行綁架,利用商船載至北韓。申相玉與崔銀姬在取
得金正日的信任後於一九八六年三月利用前往奧地利洽公的機會,投奔美國
駐維也納大使館尋求庇護,目前在美國定居。

    二﹐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兩名澳門女子孔令譻、蘇妙珍,以及愛都浴室
泰籍女郎安露沙在澳門懷疑被北韓人綁架事件,最近再度成為日本及澳門媒
體關注焦點。日本媒體之所以關注是因為北韓多次綁架過日本人﹐成為日本
與北韓關係中的一個焦點問題。一份日本雜誌對該綁架事件有最新的追蹤報
導,指稱被北韓綁架日本人拯救會會長西岡力,透過澳門警方取得其中一名
失蹤者孔令譻的照片,經崔銀姬辨認,確認崔銀姬和申相玉的回憶錄“我是
金正日”中出現過的“孔小姐”即是相中人孔令譻。

    三﹐一九八三年十月九日的仰光安桑廟爆炸事件,包括四名內閣部長在
內的南韓人員十七人死亡,緬甸方面則有四人死亡,四十七人輕重傷。總統
全斗煥如果不是遲到也早把命送掉了。雖然沒有證據這個事件與澳門的北韓
特工有關﹐但是如果這個北韓在亞洲的“窗口”不參與其事﹐反而難以令人
置信。去年五月七日仰光發生疑為少數族裔製造的爆炸事件﹐十一人死亡﹐
中文媒體大肆炒作﹐稱為“空前”云云﹐旨在掩蓋當年北韓更加罪惡的行徑

    四﹐為了阻止南韓舉辦國際奧運會﹐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又年輕又漂亮
的二十五歲北韓間諜金賢姬﹐炸毀由巴格達飛漢城的大韓航空班機,機上一
一五人人全部罹難。金賢姬隨即被捕。她後來大徹大悟﹐交代經過。她是由
北韓經中國到達廣州﹐住了相當時間學習粵語﹐然後進入澳門﹐從事作案的
準備工作。以中共反間諜部門的效率﹐如果不是對她眼開眼閉才怪呢。

    五﹐也是一九八七年左右﹐香港一個潮州籍軍火商在他的平治車裡被人
一槍了結。有消息說﹐他做大陸軍火生意﹐與北韓有利益衝突。後來更有消
息說﹐香港新華社還勸喻香港警方不要追查這個案子了。香港就在澳門近鄰
﹐在香港活動的北韓特工自然歸澳門指揮。

    六﹐一九九四年﹐香港警方在一次行動中查獲兩千多張一九九○年版
的百元面值假美鈔﹐照會澳門警方﹐逮捕四名北韓人與一名華人。由於這
批假鈔由北韓政府印製﹐所以仿真度十分精細﹐警方特別邀請美國專家到
澳門檢驗才最後證實。但是就在“罪證確鑿”﹐涉案人也供認不諱的情況
下﹐澳門當局居然每人只判五千澳門元而保釋外出﹐此後不了了之。香港
媒體報導是因為中共向澳門政府施壓的結果。

    可以說﹐如果沒有中共的縱容與支持﹐北韓根本不可能犯下這些滔天
罪行。

    九七後﹐中共批准北韓在香港設領事館﹐北韓的特工更加如虎添翼。
然而二○○五年九月八日的美國“亞洲華爾街日報”報導,一名朝鮮變節
人士向美國政府提供資料,指北韓政府利用設於澳門的朝光貿易公司進行
非法活動,包括買賣毒品、印偽鈔以及製造假煙,并透過中國銀行、澳門
的匯業銀行以及誠興銀行處理這些不法活動的收益,為北韓核計劃籌募經
費。這個新聞像“炸彈”一樣﹐使十四日召開第四輪六方會談的北韓與中
共十分被動﹐北韓被迫保證將重新加入禁止核子擴散條約,允許國際檢查
,並撤銷它所有的核子武器和現有的核子計劃,以換取石油與能源援助。
當然﹐事後它又賴帳。

    “亞洲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引發澳門銀行的擠兌風潮﹐也使中共十分
難堪。雖然該報說這個情報是北韓變節人士提供的﹐但是“階級鬥爭”的
弦拉得十分緊的中共並不相信。中共情治人員聲稱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已
經滲透澳門。十一月上旬開始﹐香港﹑澳門媒體開始炒起美國勢力澳門崛
起北京派員調查應變的消息。

    他們所說的“美國勢力”﹐指的是二○○一年澳門特區政府宣佈開放
賭權﹐打破幾十年來的壟斷﹐有二﹑三十個國際財團來競投﹐包括美國拉
斯維加斯賭場的一些財團。最後澳門政府發出三個賭牌,其中兩個已分拆
給美資金沙及美高梅公司。當時還是人大委員長的李鵬還訪問澳門表示對
賭博業的支持。正是這場改革﹐使澳門出現一片繁榮景象﹐就業率增加﹐
低沉多年的地產復甦﹐羨煞香港。二○○四年經濟增長大約百分之二十﹐
形勢一派大好。為此胡錦濤﹑溫家寶大讚澳門特首何厚驊而要香港特首董
建華“查找不足”。哪裡想到突然傳出美國CIA滲透澳門﹐自然引起媒體
的興趣﹐然而又因為事件十分敏感﹐所以自律的媒體也只能點到即止﹐除
了怪罪萬惡的美帝國主義﹐哪裡敢觸動中共與北韓流氓恐怖集團的敏感神
經﹖即使對美國﹐也不敢由外交部公開指責﹐因為事實俱在﹐豈容狡辯﹖
而且把美國資本硬和CIA拉在一起﹐如果迫使美資撤走﹐誰來負澳門蕭條
的責任﹖

    由於胡錦濤在黨內已經號召向北韓學習﹐因此北韓肯定更加猖狂。在
這個情況下﹐揭開中共與北韓在澳門的親密關係﹐才能了解事件的來龍去
脈和本質。而朝光貿易公司撤往珠海﹐也表明中國是這些特務機構的後台
與大後方。美國要對付北韓﹐必須對付中國。美國這時才介入﹐其實已經
太晚了。
(“動向”雜誌 2006年1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