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林保華專欄》農民的地 國民黨雞的屁(GDP)

離開美國移居台灣,最捨不得的是紐約市那棟獨立洋房。搬進去時非常的興奮,因為我終於擁有一百四十坪自己的土地,「腳踏實地」而不是住在類似香港的「空中樓閣」。這塊土地上,有兩棵很高的老樹,這是我第一次擁有自己的樹。要到半夜時分而不是黃昏後,在樹下仰望,才有「月上樹梢頭」的感覺。後院如茵的草坪,讓我每天早上(寒冬除外)起床後,就「騰家喀」(赤足)繞著草地散步或慢跑,甚至躺在草地上。我相信,肉體與大地直接接觸,會給我力量與靈氣。古老的神話都有這個說法。每年春天飛來後院的小紅鳥,我視為老天對我的眷顧。

家門口的人行道上,還有產權屬於市政府的一棵老樹,雖不太高,樹身卻很粗,有幾百年歷史。那個地區自從大量華人移入後,很多大樹都被砍掉,所以我很珍惜它。雖然樹身已向馬路傾斜,有人警告一旦大樹傾倒,深埋地下的樹根可能掀翻我的房子。然而我還是不願申請鋸掉。為了延續它的生命力,夏日澆水一定有它一份。

移居台灣一年半後才賣掉房子,果然有買家因為那棵樹而不願買或壓價。最近一位朋友幫我們從google地圖看到這棟房子,前院的草地還保存,沒有被改為停車場,尤其是這棵老樹還健在,老懷大慰。

說這些,只是要說明,我這個城市人,也有對土地與環境,以及生命體的感情。每天與土地打交道,並以土地為生的農民當然更是如此。

中共用「土地改革」騙取農民的信任,提供他們打敗蔣介石的大量資源。但是中國農民「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卑微希望在中共建國後被剝奪了,土地收歸國有,還要集體經營,導致民不聊生。文革結束後的「改革開放」,首先就是允許農民對土地的個人經營,才穩住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然而中共特權集團為謀取暴利開展的「圈地」運動,導致社會矛盾激化,爆發了規模日大的維權運動相對抗。每年的中共中央一號文件都是針對「三農」,卻是口惠實難至。

我這個自小生活在城裡的人,在北京讀書時常被送到農村勞動,共產黨要「改造」我的思想,體會貧下中農的思想感情。我也的確多少被改造了。然而荒謬的是,它反而讓我了解中國農村情況與農民的苦處,以及共產黨的無恥。共產黨發動「土地革命」,結果卻是完全背叛了農民。不信,看看今天中國最貧窮的地區,就是當年中共顛覆國民黨的「革命根據地」。對這樣「忘本」的共產黨,你能夠信任它嗎?

因為這些人生經驗,所以在馬英九競選總統期間,看到他的long stay我嗤之以鼻,這樣前呼後擁到農村胡弄幾天,還要房東女兒給他遞洗澡毛巾,就會了解農村與農民?就能夠改變他這個國民黨權貴子弟把台灣作為暫時棲息地的過客思想?從他說不清楚的美國居留權問題,以及兩個女兒還留在美國,就知道他根本沒有把台灣作為安身立命之地。一個過客總統,會對台灣土地有深厚感情?將來要「陵寢」哪裡?

因此看到馬英九繼承老國民黨的濫墾傳統,為「雞的屁」(GDP)破壞環境,一點都不意外!他也只是因為擔憂五都選舉,才強迫超級粉絲劉政鴻出來為摧殘大埔農地與農作物的惡行道歉,何況劉家爛帳已被質疑。誰相信這個道歉,不是幼稚就是白痴。

農民有權捍衛自己的農地,我們也必須捍衛台灣這塊養育我們的土地。(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自由時報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