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按:從北韓叛逃到南韓的前北韓領導人黃長燁於北韓勞動黨的雙十
黨慶日與世長辭。這是1997年他叛逃時我所寫的評論。)

黃長燁事件 中共裡外不是人  凌鋒  1997.2.17

    二月十二日,北韓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黃長燁在北京「投奔自由」,
到南韓駐北京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事件就像給北京扔了一個炸彈,使它面
對承認「兩個韓國」以來最棘手的問題。

    北韓極端獨裁的政權,和極端鎖國的政策,使它成為當今世界上最為「
黑箱」的國家:共產國家改革開放的潮流雖然對它有些沖擊,但收效不大。
對中共的改革開放,它也從正面的角度抱保留態度。倒是嚴重的糧荒逼使它
要開放一些來尋求國際援肋。也是嚴重糧荒使老百姓對金日成、金正日的盲
目崇拜產生動搖,從而陸續有叛逃事件出現,以求「生存權」。叛逃路線中
有一條是經過中國大陸的東北,這不能不使中共多多少少要被牽涉進去。

    中共對這些叛逃者採取比較寬容的態度,甚至允許「假道」,自然是和
北韓與中共的關係轉差有關。

          鮮血凝成的友誼 受考驗

    五○年代初期中共約「抗美援朝」,是它和北韓的蜜月時期,奠定了所
謂「鮮血凝成的友誼」。不過當時中共志願軍的總司令彭德懷與金日成的關
係不好,在中共內部也廣為流傳,但是意識形態和「社會主義陣營」的需要
,仍以「團結」為重。一九五九年中共和蘇聯共產黨為爭奪國際共產主義運
動的領導權而開始決裂以後,中共更以經濟援助為誘餌極力拉攏北韓,而蘇
聯亦然,以致金日成可以漁翁得利。

    中共的文革結束步向改革開放,蘇聯也開始了戈巴契夫時代以後,北韓
開始被這兩個共產國家的大阿哥所冷落,特別為蘇聯所不值一顧。中共在意
識形態上因為比較頑固,對美國為首的「外國勢力」有較大的戒心,因此和
北韓還有較多的交住,以較以前為少的經濟援助保持他們的「兄弟」關係,
并且可以利用北韓的反美情緒和「統一」南韓的心態來和美國及日本討價還
價,以求得東北亞地區的穩定。由於北韓所得利益少了,所以金日成對當時
身為中共領導人的胡耀邦和趙紫陽頗為不滿。

          雙邊承認 中共搬磚砸腳
 
    一九八九年「六四」鎮壓對北韓的鼓舞不亞於對中共黨內的極左派,但
是由於中共越來越「向錢看」.因此雖然兩者在政治上的共同語言多了,但
北韓在經濟上的利益並沒有多出多少,而中共為打破外交上的孤立,居然與
北韓死對頭的南韓從暗送秋波到公開承認。中共從來不承認「兩個中國」,
卻可以背離這個原則去承認「兩個韓國」,而且不惜為此冒犯北韓,可見南
韓吸引力之大。探其原因,當然是因為南韓是亞洲四小龍之一,中共可以期
求它的資金來發展鄰近南韓的山東地區的經濟,也可以以此制衡北韓貪得無
厭的要求,而且以經濟利益誘使它同台北斷交。當然,因為全球戰略的需要
,中共也不會完全拋開北韓,因為北韓還有其對付美國的戰略價值。美國為
了防止北韓的瘋子行為(如使用核武和「解放南韓」等),也不能不指望中
共去控制一下北韓,中共就可以以此為籌碼向美國討價還價。但因此中共在
「兩個韓國」的政策下,也必須玩平衡遊戲,以免失衡而影響自己的利益。

    如今黃長燁投奔自由,對北韓造成兩方面的打擊:
 
    第一、表明高層已經開始分崩離析,如不控制,金正日的統治可能瓦解

    第二、黃長燁腦子裡有不少「黨和國家機密」,美國中央情報局己表示
對他的興趣,這些機密有利於南韓和美國制定「顛覆」北韓共產政種的策略

          黃仍有價值 北韓投鼠忌器

    因此北韓勢必要奪回黃長燁,並且製造他是被南韓綁架的謊言,甚至不
惜違反國際準則,派員嘯聚在南韓駐北京使館前面欲圖衝入。而北韓的外交
官員和特工源源不斷去北京處理此事。北京能夠容忍北韓如此放肆,顯然是
認為北韓仍是「兄弟國家」,還有利用價值而不願和他翻臉。而北京也不願
迫南韓交人,因為這樣做不但是和南韓翻驗,而且會受到國際輿論的譴責。
在新加坡舉行的亞歐外長會議上,北京公開表示了要置身事外的態度。對熱
中於提高「國際地位」,并且大玩外交權術的中共來說,如此地怕引火燒身
,倒也頗為罕見。

    北京的審慎態度也和「兩個中國」有關。因為北京無論得罪「兩個韓國
」的任何一方,特別是目前勢窮力窘的北韓,他們隨時可以向「兩個中國」
邁進一步而向北京示威,這是北京所很不願意見到的。

    問題是事情發生在北京,雖然現在黃長燁身在南韓使館而可列為南韓領
土之內,但黃長燁如果一離開南韓使館,不論是直接去接去南韓還是繞道第
三國去南韓,都要經過中共控制下土地的「主權」,非得中共認可不可。

    六四期間北京大學教授方勵之到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求庇,一年左右北京
才同意他離開大使館去美國「治病」。可以想像,其中美國當然答應給北京
某些好處。另外一碉例子是,一九五六年十月匈牙利共產政府鎮壓人民起義
,紅衣主教明曾蒂逃到英國駐匈牙利公使館尋求庇護,在那裡一待就是十五
年,到一九七一年才獲准離開美國公使館去梵蒂岡。
                  
          南韓出面以糧換人猶可行

    現在北京應該會力圖使事件淡化,避免在韓國大使館出現暴力衝突。然
後和「兩個韓國」慢慢談條件,做和事佬。可能的解決方式之一是北韓願意
接受某種好處和條件而應承不追究,例如南韓答應給多少糧食換取黃長燁,
而黃長燁到南韓後不許發表賣國和反黨言論。一種是南韓給北京極大的好處
(可惜以和台北斷交而和北京建交的最大好處已不再有),使北京願意得罪
北韓而放黃長燁去南韓。此外,如果北韓搞得太過分,視中共的「主權」如
無物,在北京市為所欲為,中共在面子丟光的情況下,也可能狠心捨北韓而
取南韓。
 
  看來,事件還有一段時間才能解決。但如果北京稍微掉以輕心,不但北韓
人可能衝入南韓使館,而且南韓使館人員外出時,也可能能北韓人員伏擊或
綁架,那事情就會鬧得更大了。        (作者凌鋒先生為香港專欄作家)
台灣《中央日報》  1997.2.17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