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按:哈哈,好玩,好玩。看看香港文匯報瘋到什麼程度。我們這些“賣國賊”都被點名了。我是台灣人,出賣中國與我何干?奇怪,馬英九這個中國人也要求釋放劉曉波,怎麼沒有被點名?莫非……)

 丑類聚集奧斯陸 鬧劇違普世價值

--------------------------------------------------------------------------------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0-12-11] 我要評論(203)
黎子珍

 諾委會主席賈格蘭聲稱,頒獎給劉曉波就是傳達一個訊息,那就是諾貝爾和平獎推崇的價值,是普世價值和普世人權,而不是西方的標準云云。這位唯美國馬首是瞻的政客,所言完全違背事實。實際上,諾委會頒獎給劉曉波,恰恰違反了普世價值。看一看劉曉波與聚集奧斯陸彈冠相慶的所謂「民運人士」到底是什麼人,就知道諾委會今年炮製的和平獎鬧劇,是對和平獎的褻瀆,對人類正義與良知的挑戰,完全違背了人類的普世價值。

 昨天在挪威奧斯陸上演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反華鬧劇,受到國際社會普遍杯葛和抵制,全球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明確支持中方反對今年諾貝爾和平獎的立場。出席頒獎典禮的外國政治人物,包括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等反華政客,但人數最多的卻是所謂海外「民運人士」和一些香港「支聯會」成員,這些「民運人士」和「支聯會」成員,與獲得諾委會頒發和平獎的劉曉波,都是靠美國和台灣情報和間諜組織資金豢養的反華走卒。這些「民運人士」,不僅是一群貨真價實的反華僱傭軍,而且其中人品低劣、財色皆貪之徒不勝枚舉。

貨真價實的反華政治僱傭軍

 波蘭著名鋼琴家說過:「愛祖國高於一切。」美國前總統甘迺迪也有一句名言:「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了什麼,要問問你為國家做了什麼。」熱愛自己的祖國和民族,毫無疑問是一種普世價值。

 劉曉波作為一個中國人,卻聲稱「與中國不得不有關係很丟臉」,甚至不屑於提到「中國」這個字眼。他詆毀自己祖國,鄙視中國人種、肆意醜化中國文化。他污衊「中國人99%的萎靡狀態」,「從肉體到精神統統陽痿」,鼓吹「中國應分裂為十八個國家」,主張「用西方文化代替中國傳統文化」,中國要「引進總理」,「改變人種」。劉曉波自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即任職於有美國中央情報局背景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資助的「民主中國」公司,定期領取薪水。對於西方施捨的各類「人權獎」、「民主人士獎」、「言論自由獎」、「新聞大獎」等等,劉曉波趨之若鶩,拚命以攻擊自己的國家、民族來賺取這些廉價的獎項。劉曉波吹捧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詆毀中華民族,以造謠、誹謗等方式辱罵和否定中國政府和中國的社會制度,以博取西方的青睞,他的政治投機得到了西方給他的政治「犒賞」,這一方面暴露劉曉波缺乏做人起碼的道德操守,一方面說明諾委會炮製的和平獎鬧劇違反普世價值。

 香港《蘋果日報》透露出席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的一份嘉賓名單,其實此外還有諾委會已發出邀請因其他原因未能出席的如王丹等一些「民運人士」。這些「民運人士」和分裂祖國的頭面人物,與劉曉波一樣,都是貨真價實的賣國賊和美國的反華政治僱傭軍。這些民族敗類和人品低劣之徒聚集奧斯陸,為另一個民族敗類和人品低劣之徒劉曉波得獎彈冠相慶,上演的是一幕挑戰人類正義與良知,違背普世價值的鬧劇。

拿人錢財賣國行徑令人不齒

 「民運人士」不斷從美國民主基金會等機構獲得資金支持。劉曉波、海外「民運人士」和一些香港反對派的共同「金主」,就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等外國機構。投機成性的「民運精英」精明地領悟了NED等機構的宗旨,他們建立網站和組織以申請NED的項目資金,進行的都是反對中國政府和社會制度的活動。

 香港獲邀出席頒獎典禮的嘉賓,幾乎都是「支聯會」的骨幹,包括「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秘書何俊仁,常委梁國雄,以及作為「支聯會」和反對派喉舌的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獲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資金支持的香港政治性團體,都與「支聯會」關係密切,與「支聯會」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的關係。「支聯會」以「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為綱領,一貫進行旨在否定憲法、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顛覆中央政府的活動。

 「拿人錢財,替人辦事」,「民運人士」拿了美國的錢,賣起國來特別賣力,並不擇手段。例如,「民運人士」吳弘達親自供認,他炮製出駭人聽聞的「中國移植出售死刑犯內臟器官」的新聞,是這邊到監獄拍下一些警戒設備,那邊到商業街拍一些商品鏡頭,再將事先準備好的監獄標誌貼到某個商品上,用特寫鏡頭拍下這個商品,於是就造出了所謂的中國「勞改產品」。賣國到如此地步,諾委會卻邀請他出席頒獎典禮,如此宣揚「普世價值和普世人權」,令人匪夷所思。

 海外「民運人士」之所以眾叛親離、人心盡失,還與他們支持「藏獨」和「台獨」密切相關。例如,1997年在日內瓦舉行聯合國人權大會期間,一些「民運人士」公然參加「藏獨」舉行的集會,公開支持「藏獨」。

王丹和胡平幹上了特務勾當

 民進黨在台灣執政期間,與民進黨當局打得火熱的「民運分子」,有王丹、曹長青、阮銘、王軍濤、林保華、楊建利、張偉國、胡平等。吾爾開希在「六四」後逃到了美國就參加了中央情報局(CIA),然後就到了台灣,在台灣的「軍情局」擔任協調新疆東突伊斯蘭運動的負責人。王丹和胡平分別是《北京之春》雜誌社的社長和主編。《北京之春》,是由台灣「國安局」出資兩億多新台幣設立的,其主要任務是在「支持民運」的名義下,為「台獨」、「藏獨」、「疆獨」、「蒙獨」等勢力或組織製造輿論,並替台情治單位收集兩岸及美國的情報。據有「台獨」背景的台灣《自由時報》披露,《北京之春》每年負責為台灣「軍情局」收集的250件情報,為此「軍情局」專門設立「二王專案」和「文正專案」,資助王丹、胡平分管的間諜網絡。王丹和胡平都是「民運精英」,卻幹上了特務勾當,這真是對「六四」的莫大諷刺。

人品低劣、財色皆貪者不勝枚舉

 「民運人士」中人品低劣、財色皆貪的市儈小人不勝枚舉。從王炳章假護照事件、彭明假鈔票事件、王希哲大鬧國會、魏京生自我沉淪、吾爾開希夜總會召妓、胡平虐打前妻致殘,到柴玲信用欺詐、劉青私吞公款等等,「民運人士」的醜聞不勝枚舉。王丹還經常光顧台灣的同性戀場所尋歡,與一批又一批男同性戀者約會,直至被台灣《TVBS》周刊曝光。

 聚集奧斯陸的這批民族敗類,以及曾被諾委會邀請因其他原因未能出席的同類,他們20餘年前在北京曾經把自己打扮成「反腐敗」的英雄。經過20餘年的反覆表演,恰恰充分證明,他們本身就是一股最為腐敗的政治勢力。一位曾是「圈裡的人」,把這幫人搞的所謂海外「民運」形容為「奸商宵小貽害無窮」的「醜陋的海外民運」,「差不多成了幾個爭地盤的流氓團夥」,「在海外中國民運的大本營美國,就又上演了一曲令人噁心的醜劇」。「民運人士」王希哲也曾自揭說,民運中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壞人」。

 諾委會主席賈格蘭聲稱,頒獎給劉曉波就是推崇普世價值和普世人權,但諾委會頒獎給劉曉波,恰恰違反了普世價值。看一看劉曉波與聚集奧斯陸彈冠相慶的「民運人士」到底是什麼人,就知道諾委會今年炮製的和平獎鬧劇,是對和平獎的褻瀆,對人類正義與良知的挑戰,完全違背了人類的普世價值。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