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欄>誰是「賣國賊」?
中國異議作家劉曉波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看中國政府歇斯底里的模樣,是一件賞心樂事。本來,只是想在旁邊看熱鬧,頂多敲敲邊鼓,哪裡想到,自己居然也被牽扯進去:十二月十日諾貝爾在奧斯陸頒獎給劉曉波空凳,十一日,香港的共產黨喉舌《文匯報》,在該報寫作班子撰寫的「丑類聚集奧斯陸 鬧劇違普世價值」一文中,對我加上「賣國賊」等罪名,同時被「橫掃」的有約二十名人士。

我不明白的是:第一,罵的是「丑類聚集奧斯陸」,我又沒有去奧斯陸,怎麼也變成「丑類」?第二,中國的簡體字,「醜」「丑」合一,許多現在的中國人不清楚它們的區別,但是我很想知道,我是「醜惡」,還是「小丑」?第三,我是台灣人,堅決反對馬英九總統的賣國行為,以致被「層峰」關切,怎麼突然之間我變成「賣國賊」了?以「賣國」之罪大惡極,說我「小丑」就有包庇之嫌。

後來想想,一個人、一個政府在歇斯底里以後,根本就語無倫次。

第一,我比「來世不做中國人」的中國人更加前衛,今世已經不做中國人而做台灣人,這以前在香港大學從事研究工作,怎麼變成「中國民運人士」?但是看來中國共產黨沒有批准我「獨立」與「脫國」,因為「血濃於水」,一生一世都要被共產魔爪控制與宰割。莫非死了也得進「八寶山」不可?

第二,既然我不是中國人,我如何賣國?即使普通的中國人,也沒有能力賣國。把黑龍江以北、新疆以西近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國土賣給俄國而進行最後劃界確認的,是目前掌握中國大權的「黃俄」,把江心坡賣給緬甸、把白頭山賣給朝鮮,以及承認劍閣群島是日本領土等等,是當年「黃俄」中的毛賊。所以請別「賊喊捉賊」了。

第三,被列出的「賣國賊」中,有的與我理念根本不同,我在網上貼出文章,就有人會跟貼說是阿扁給錢要我寫的,似乎因為阿扁沒錢給他而要「解放台灣」。如果《文匯報》分不清敵友,把「愛國賊」與「賣國賊」混為一談,如何能夠實現「利用矛盾,各個擊破」的統戰大計?《文匯報》的這位作者,是不是應該進「毛澤東思想學習班」進修一下?

之所以提到「毛澤東思想學習班」,是因為目前中國政局正在走回文革時代,中共元老薄一波兒子薄熙來入主重慶「唱紅打黑」(唱革命歌曲、殺戮他心目中的黑幫),北京朝廷對他觀察一、兩年後,另一元老習仲勳之子的「王儲」習近平最近已奔赴重慶表示支持,一笑泯上一輩的恩怨。

也因此,我們看到,各種「革命大批判」文章出籠,我們這些還是C咖,美帝國主義才是A咖,所以有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在越南頂撞美帝國主義者希拉蕊的壯舉;還有把亞洲其他民族視為中國少數民族而被當作「亞洲同胞」的「世界革命」語言;最近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更模仿反右與文革語言,斥責北京的外國記者「上竄下跳」,只差沒有說他們「策劃於密室,點火於基層」。

那麼我又為何把這些視為賞心樂事?乃是因為他們的歇斯底里大發作,正是當年共產黨自己所說的「表面上氣壯如牛,實際上膽小如鼠」;更因為可以提醒西方國家與台灣人,中國經濟雖然得到發展,共產黨本性沒有變,不可對他們存有幻想,更不許馬英九輩把台灣出賣給他們。

中共統治集團裡面也有人覺得他們這樣自己撕下偽裝的做法很愚蠢;但這是共產黨的本性,以及他們內部權力鬥爭的需要,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也。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
自由時報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