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按:馬英九不但要靠一顆子彈挽救選情,還要靠媒體美化它的政績
。一靠槍桿子,二靠筆桿子。怎麼與共產黨越來越像啊?怪不得要國共勾結
啦,不然隨時要執包袱回家做他的宅男了。)

政府收買新聞 學界怒吼 

政府置入性行銷氾濫,政大新聞系主任林元輝(左起)、台大新聞所長林麗

雲及台師大社科院長林東泰等多位傳播系所學者,昨日召開「反收買、要新

聞」記者會,表達傳播學界反對政府置入與業配新聞的立場。(記者叢昌瑾

攝)
〔記者謝文華、黃維助/台北報導〕政府置入性行銷氾濫成災,引發全國傳

播學界怒吼!四十一個傳播、新聞、廣告、社會相關系所一百二十八名教授

連署表態,強烈反對政府收買新聞。國民黨提名的首屆NCC委員、台師大

社科院院長林東泰昨點名質疑馬總統,政府置入性行銷是為所當為嗎?他並

疾呼監察院糾彈行政院長吳敦義,因為各部會大買特買新聞!

學者連署反置入性行銷

中國時報記者黃哲斌日前以辭職方式,抗議政府置入性行銷,並發起「反對

政府收買媒體,以置入性行銷欺瞞人民」連署,獲得熱烈回響;其後,前中

視新聞企劃室主管劉蕙苓也在臉書上踢爆,中視的選舉新聞專題曾遭國民黨

文傳會干涉,螢光幕後「業配」的黑幕重重。

這些事件引發學者、媒改團體的高度關注,學界並發起「反收買、要新聞:

傳播學界反對政府置入與業配新聞」連署,獲一百二十八位教授支持。包括

政大傳播學院院長鍾蔚文、輔大大傳學院院長吳宜蓁、世新新聞傳播學院院

長陳清河、台師大社科院院長林東泰等四名院長,和兩名所長、十三名系主

任。

連傳播界最大學會、中華傳播學會榮譽理事長陳世敏及現任全體理監事也挺

身而出,馬政府首任教育部長鄭瑞城及首屆NCC兩名國民黨提名的委員林

東泰、政大廣電系教授劉幼琍等人都在列。

要求監察院糾彈吳敦義

昨天記者會上,政大新聞系主任林元輝痛批,執政者、政府不努力做事,為

贏得掌聲,拿錢收買媒體,是「下三濫」的行為,拿的還是納稅人的錢、是

偷來的錢!

林元輝羅列驚人的數據指出,AC Nielsen去年底公布前五十大政府單位的廣

告總量逾十二.四四億元,成為最大廣告買主;今年陸委會編的廣告文宣預

算就高達一.八億元;根據議員的資料,台北市府九至十一月,用在花博文

宣就高達一.三億元,北市亂撒錢,買廣告、買新聞自誇做得有多好、一棵

九層塔值兩百、四百元,卻對三審定讞敗訴、積欠的健保費賴著不還,豈不

荒謬!

林東泰也痛斥,馬總統聲稱「為所當為」、「不該為的」他不做,有不沾鍋

的理念,「但政府置入性行銷可以做嗎?他竟然毫無反應,還變本加厲,甚

至執政黨秘書長(金溥聰)學新聞傳播的,也未面對這個現象,這是很嚴重

的問題!」美國「自由之家」就直指台灣政府置入性行銷嚴重,假使馬總統

再不重視,以後年輕一輩將不再尊重記者這個行業。

林東泰說,首屆NCC委員擬定的通訊傳播管理法草案,明訂新聞及兒童節

目不得置入,但到了第二屆就不見了。想做大事的監察院應糾彈吳揆不盡責

,相信吳會坦然接受,因為他也曾是一名優秀記者,應最了解政府買新聞的

惡果。林元輝則揶揄林東泰想法太美妙,他認為馬政府就算聽到批判,可能

還是會「裝死」。

政府不該帶頭「犯罪」

台大新聞所所長林麗雲也呼籲,政府不應帶頭「犯罪」,應加速在預算法、

政府採購法、公務人員法明文規範,也疾呼媒體老闆勿為了短期利益,自甘

墮落、作踐自己,更不能要求記者寫業配、拉廣告。

針對政府置入性行銷的問題,馬英九二○○八競選總統時在政見中條列多項

主張,包括「政府不得進行含有政治目的的置入性行銷」、「不得從事含有

政治目的的政令宣導」、「政府廣告預算應建立公平合理的分配機制」、「

不得偏好具有特定政治立場的媒體」、「徹底落實黨政軍退出媒體」。當選

後,更曾向記協與媒改團體簽署一份「反政治性置入性行銷」的承諾書,但

馬在選後並未落實執行,也引發傳播學者的大反彈。

行政院發言人江啟臣昨回應表示,政府會尊重各界提出的意見,也會請各部

會依照馬總統所指示的原則,就目前執行宣傳預算的情況深入檢討,若有需

要調整的地方,會要求各部會改進,以符社會期待。
自由時報  2010.12.27
------------------------------------------------------------------

中視前主播劉蕙苓踢爆 國民黨長期操縱新聞
記者易慧慈、陳珮伶、陳尹宗、彭顯鈞/台北報導

中視總經理吳戈卿前天閃電辭職,有說法指他因為節目預算問題離去,也有

說法指他因為選舉新聞做完,感覺疲累,才展開新的生涯規劃;正巧之前中

視前主播、新聞企劃室主管劉蕙苓就在自己的臉書上踢爆,中視的選舉新聞

專題曾遭國民黨文傳會干涉、螢光幕後「業配」的黑幕重重。

業配控制專業 媒體無奈

之前黃哲斌才在部落格上發表「乘著噴射機,我離開《中國時報》」,探討

媒體的業配生態,引發熱烈討論,還有網友譏:「十個葉問也打不過一個葉

配(業配)。」前中視新聞主播、新聞企劃室主管劉蕙苓也以「回應黃哲斌

一文:原來我這麼「不專業」?!就這樣我離開了電視新聞界」,揭露檯面

下中視新聞與國民黨當年業配的幕後操作。

遭呼來喚去 中視人自嘆奴才

劉蕙苓回憶,2004年總統大選後,她被國民黨要求去錄製多場的座談會,長

官指示身為新聞企劃室主管的她,把這些素材製作成30分鐘的專題節目,還

不忘叮嚀:「黨沒有叫我們白做,他們是有付錢的,你(妳)要好好做(意

思是為公司賺錢)!」

不過劉蕙苓解釋,國民黨的業配最難做,因為它是中視的「大老闆」,任何

一個黨務主管,似乎都可以對中視的人呼來喚去,高聲斥責,並不忘說:「

我們可是有付錢給你們公司,你們不是白做喔」,劉蕙苓也說:「當時,我

們私下稱自己就像『奴才』!」

專業遭侮辱 劉痛心辭職

後來劉蕙苓如期完成驗票專題,但到文傳會辦公室苦半小時,長官匆匆趕來

,沒等帶子看完劈頭就罵:「你們在做什麼專題?這根本不是我要的!」她

說:「報告主委,上次您指示我們要修改的部份我已經按照您的意思改完了

,是否能全部看完後再來討論…」話還沒講完就被罵:「這種東西還有什麼

好看的!你到底懂不懂啊!你怎麼這麼不專業!…回去重做。」之後劉蕙苓

心情跌到谷底,她說:「新聞工作16年來,從來沒有人說我不專業。」後來

她遞了辭呈,到校園重拾書本。

劉蕙苓文中所指的文傳會主委,推算應是 2004年負責輔選文宣的國民黨文傳

會主委蔡正元。

文傳會︰過去歷史虛心檢討

針對劉蕙苓臉書發文,中視發言人陳車昨電話無人接聽,無法取得回應。

劉蕙苓昨天則說:「不要把這件事情泛政治化。」她後來發文也強調,綠營

買媒體也買得凶,也希望事件能夠到此為止,她當初發文只是為了回應黃哲

斌探討媒體業配生態,讓大眾正視置入式的新聞對新聞行業的傷害。

國民黨文傳會主委蘇俊賓昨表示,國民黨這幾年已經沒有經營黨營實業,也

謹守對媒體採訪的分際,至於過去的歷史,若有不足之處,願意虛心檢討。
自由時報  2010.12.25
----------------------------------------------

就這樣我離開了電視新聞界
──回應黃哲斌一文:原來我這麼「不專業」?

 這個場景我一輩子不會忘記,因為我這個在實務界得獎無數的新聞工作者,被批評為「不專業」!而當時我所執行的是中國國民黨的業配!

 2004年總統大選的兩顆子彈打亂了中國國民黨準備慶祝收復政權的歡欣鼓舞,驗票的工作如火如荼地進行,這裡摻雜著不甘願的情緒、法律的爭議,還有更多的政治算計。

 我所服務的中國電視公司此時就得負起「為黨為國」的重責大任,被中國國民黨要求去錄製多場的座談會,長官指示身為新聞企劃室主管的我,要把這些素材製作成三十分鐘的專題節目,還不忘叮嚀我:「黨沒有叫我們白做,他們是有付錢的,你要好好做(意思是為公司賺錢)!」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我接到「賺錢」的任務了,多年來,在這個公司我向來工作效率高、品質好,有很多「好差事」常常理所當然地落在我頭上。因為公司不賺錢,所以大家都要「共體時艱」,尤其做主管的更是得「以身作則」。

 我們這群主管還曾被叫到大老闆辦公室裡「被曉以大義」,然後展開「認養業績」的工作分配。我記得,當時我被指定要「認養」兩百萬,錯愕不已的我,幾乎不知該如何反應!在新聞界十多年,從不向受訪對象收取分文,連貴重的贈品都不願拿的我,這下要去跟對方「要錢」!?我如何說服自己?又如何說服我手下的記者們?

 「為五斗米折腰」成了那幾年最好的心情寫照,必要時還得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讓自己能過得坦然而對工作還有憧景與理想。我總是這樣勉勵自己及我的同仁們:如果我們能在每年做點有理想性的報導,替社會做點事,就偶而低下頭來委屈自己「配合」政策,「配合」業主吧!

 用偶而的「低頭」來換取更大的企圖是我的策略,也因為如此,我在九二一地震後的五年,有機會帶著同仁到災區去做紀錄片,因為老闆相信我除了有理想之外,還有「賺錢」的能力!

 但老闆們沒有想到的是,在「賺錢」的背後,我們要犧牲的是多少做為新聞工作者的專業與自主!

 中國國民黨的業配最難做,因為它是中視的「大老闆」,任何一個黨務主管似乎都可以對中視的人呼來喚去,高聲斥責,並不忘說「我們可是有付錢給你們公司,你們不是白做喔」,當時,我們私下稱自己就像「奴才」!

 當天,我們依規定完成了驗票專題帶,到中國國民黨中央請「長官」審帶,這位長官前兩週還讚美我們的作品非常完整,只要求我們針對一些小的細節再修改;但兩週後的這個下午,我和同仁在文傳會辦公室苦等了近半小時候,這位長官匆匆趕來,沒等帶子看完劈頭就罵:「你們在做什麼專題?這根本不是我要的!」

 同仁滿臉疑惑地準備要「發難」,被我即時阻止並耐心地解釋:「報告主委,上次您指示我們要修改的部份我已經按照您的意思改完了,是否能全部看完後再來討論....。」

 我的話還沒說完,這位長官已經怒不可遏:「這種東西還有什麼好看的!你到底懂不懂啊!你怎麼這麼不專業!怎麼會派你來做,又把它做成這樣?....你們有沒有把我上次講的聽懂啊....,回去重做....」

 只見一旁的新接黨職的中國國民黨女性市議員非常著急地直向我使眼色,並急忙打圓場:「報告長官,劉主任是非常資深的新聞工作者....。」

 話沒說完,這位長官就氣急敗壞地起身走人了!現場氣氛頓時彷彿停格般地尷尬,我沒再說話也沒有力氣再說話了!

 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新聞工作十六年來,從來沒有人說我不專業,我這個號稱中視新聞部最會得獎的人,卻被這位「業主」這麼輕率地否定了!

 是的,我的確不是個「專業」的業配新聞工作者,似乎也不需要在這個部份加強自己的專業。我告訴自己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如果再不離開,我對電視新聞所有的熱情與理想,將會在往後的日子裡,一點一滴地被這些用錢決定一切的生產機制給消磨殆盡。那麼,以後我對曾經奉獻心力與理想的這個行業,將完全沒有值得回憶的價值了!這樣的我將情何以堪!

 那天,我回公司遞了辭呈,義無返顧地放下曾經以為會奉獻一生的電視新聞界,回到學校重拾書本,企圖沈澱自己用未來的學術生涯為所有還在實務界努力掙扎的同業們,找出一條出路,尋回我們曾經共有的,珍視的新聞工作環境。

 六年了,我知道自己能做的有限,讓我離開的那個環境與機制只有愈來愈嚴重,大家愈來愈視為理所當然,但我想:我會記得自己曾經許下的心願,盡力去做,就算當個愚公也好!

 劉蕙苓寫於 2010年12月16日

 南方快報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