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加強箝制媒體    凌鋒

●金溥聰出面恩威並施,用公款打官司,狀告媒體。又用公款製作廣告,
向媒體作置入性行銷,變廣告為新聞,嚴重傷害台灣的新聞自由。

今年春節的年初五,馬英九在新春茶話會上下令,為堅持九二共識,並維
護我方主權,未來政府機關文書用語一律稱“對岸”或“大陸”,不稱中
國,以免產生“兩個中國”的主權混淆情況。

表面上這是在維護中華民國主權,然而全世界都知道“唯一”能夠代表中
國的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馬英九反對兩個中國的“一個中國”論,
實際上是在為共產黨統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鳴鑼開道。

這種稱呼也要由總統親自下令,扮演“中宣部”的角色,也可見馬英九與
共產黨一樣,深知新聞媒體的重要性而要自己出來“抓”了。至於將來違
背馬英九最高指示者,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分裂法》懲辦,還是
中華民國憲法要炮製出其他什麼條法來對付,也許不久就可以明朗化。

        馬英九開臉書,玩得很瘋

馬英九對媒體的重視,還表現在自己開了臉書(facebook),而且玩得很
瘋,欣賞粉絲們的捧場,被著名評論家南方朔痛批為“利用媒體作秀”。
總統府反駁說蔡英文與蘇貞昌早就使用臉書。問題是馬英九身為總統,有
治國大任,能有多少時間沉迷在臉書裡。

因為深知媒體的重要性,因此馬英九近來加強了對媒體的威脅利誘。

去年五都選舉的後期,馬英九知道選情對國民黨很糟糕,為了阻嚇對國民
黨的批評,由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出面,十一月中旬告民視的政論性節目
“頭家開講”。原因是該節目批評國民黨干預司法。在這以前,馬英九就
法庭對阿扁的二次金改案判決無罪表示與民意有落差,公然干預司法。而
前國民黨秘書長許水德也曾經承認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那豈止干預,而是
某種程度上的“包辦司法”。因此這種批評何錯之有?而金溥聰居然以維
護黨的名譽為由來告媒體。

也因為選舉期間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批評國民黨搞假民調,金溥聰也出來告
宋楚瑜。宋楚瑜講這個,是因為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投票前夕,馬英九代
表國民黨宣佈民調,連戰民調最高,哪裡想到投票結果揭曉,宋楚瑜得票
接近三成七,陳水扁是三成九,最丟臉的是連戰,才兩成三,如果不是馬
英九這一席話,讓藍營支持者“棄宋保連”,宋楚瑜早當選總統了。為此
宋楚瑜一直耿耿於懷,雖然這個假民調不一定是馬英九主謀,但是他成了
幫兇,馬英九從來沒有為此事向宋楚瑜道歉。這次宋楚瑜重提此事,馬英
九的分身金溥聰告宋楚瑜,除了表明馬金的霸氣與胸襟,還有什麼?

        衛生署失職,反告媒體誤導

但還不止這單官司,去年辭職任期到今年一月底的衛生署長楊志良,在上
任最後一天的二月八日所簽署的最後一份公文,竟是狀告三立電視台的“
大話新聞”節目。楊志良以口不遮攔聞名,上任時以健保改革為己任,同
時聲稱要收回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期間所欠下的四百億元健保費。後者當
然只是說說而已,馬英九出任總統後,政府就用全國納稅人的金錢填補被
馬英九挪用的公款。而並不理想的二代健保在國民黨全黨護航下也通過了
,但是他在任期間引發軒然大波的是新流感流行期間注射疫苗問題。

前年底及去年初新流感在台灣出現,衛生署用國產的新疫苗施打時,至少
發生數十宗死亡與造成各種異常反應事件。由於新疫苗被懷疑臨床試驗不
足,而每當發生意外事故,衛生署都急於表態與疫苗無關,因此引發民代
與輿論許多質疑。

一般來說,只要施打疫苗出現可疑狀況,都會暫停施打,但是馬政府堅持
自己完全正確,也沒有好好對死者進行解剖研究,就讓事件不了了之,簡
直就是草菅人命。民眾懷疑之下,自然不願意去做白老鼠。但是楊志良居
然在一年後提告,內容為“散布傳染病流行疫情謠言,導致沒打疫苗民眾
因流感重症喪命”,而且是用政府的名義來告媒體。把自己施政的措施怪
罪媒體。而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也立即表示支持,可見背後的主謀就是總
統府!

由於告訴的對象是親綠媒體,統媒與統客欣喜若狂,完全忘記那時他們一
樣批評楊志良,包括行政院長吳敦義也公開說她老婆也不敢打疫苗。現在
楊志良單挑親綠媒體,可見其背後的政治動機。正是台灣這種政治與媒體
生態,導致是非不分,別有用心的人得以借“藍綠”來隱藏自己,公義長
期得不到伸張。

這種用公款打官司的事件對民眾是很大的威脅,因為一般民眾財力遠遠無
法與政府相比,而他們隨時要接受法庭的傳喚去應訊,導致日常生活與工
作秩序被打亂,甚至疲於奔命。即使黨國沒有在告訴中獲勝,但是對媒體
與媒體人來說,已經形成寒蟬效應。馬政府正是以壓制言論來維護自己的
政績民調,但也因此被國際機構判定言論自由的倒退。

        廣告置入變新聞,政府收買媒體

恩威並施,是金溥聰這位有金小刀之稱的新聞系副教授的功力。

去年十二月中旬,一位在中國時報工作了十六年的記者黃哲斌在他的部落
格(博客)發表“乘著噴射機,我離開《中國時報》”的文章,一天內吸
引十萬人點閱,引發風暴,那就是他揭露了內部將廣告變成新聞的欺騙行
為。他說:“我越來越難獨善其身、越來越難假裝沒看到,其他版面被『
業配新聞』吞噬侵蝕的肥大事實,新聞變成論字計價的商品,價值低落的
芭樂公關稿一篇篇送到編輯桌上,『這是業配,一個字都不能刪』。”“
一家親愛的報紙同業,甚至採取浮動薪資,廣告拉得多,業績達成率高,
才能享受較好的待遇。另一家報紙主管開會時,公然指責不配合的女性同
仁說,『大家都在賣屁股,你不要自命清高』。”

第三天,前中視主播、新聞企劃室主管劉蕙苓寫下:“就這樣我離開了電
視新聞界──回應黃哲斌一文:原來我這麼『不專業』?”中視是國民黨
的黨產,她任職十六年,雖然過去有“賺錢能力”而受到重用,但是二○
○四年總統選舉時配合國民黨做文宣時,被黨務主管指責:“這種東西還
有什麼好看的!你到底懂不懂啊!你怎麼這麼不專業!怎麼會派你來做,
又把它做成這樣?....你們有沒有把我上次講的聽懂啊....,回去重做..
..”雖然有新接黨職的國民黨女性市議員緩頰說:“報告長官,劉主任是
非常資深的新聞工作者....。”那位主管還是氣急敗壞的走了。劉也感到
從來沒有受到這樣的羞辱而辭職。

這些就是國民黨的黨國新聞觀。現在馬英九全面執政,不但動用大量公款
製作廣告,還進行大規模的置入性行銷,把廣告當作假新聞寫出或播出。
問題還在於,受益者不但是藍色媒體,還有綠色媒體。因為綠媒面對的受
眾,是馬政府更需要洗腦的綠營支持者,而有的綠媒在得到這些好處以後
,也會客氣對待馬政府。

也因此,在這些醜聞曝光,台灣記者協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等兩百多個
團體組成“反收買新聞聯盟”時,除了自由時報進行報導外,幾乎沒有其
他媒體報導,是不是顯示他們沒有拒絕被收買的決心?

特別需要一提的是,香港壹傳媒在台灣發展電視申請執照,也被馬政府回
絕。雖然金溥聰曾經在前年出任壹傳媒台灣電視事業總裁,看來因為壹傳
媒的立場不是深藍也要被打壓,以致老闆黎智英親自在蘋果日報寫上:“
馬英九政府正加強箝制台灣媒體”。

《開放》雜誌  2011年3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