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亂紛紛,路上行人難斷魂   

今年的清明,與往年比較,有點特別。這種特別,與中國目前混亂的政局
有關,因此各種勢力各顯神通。

既然中國目前已經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因此清明的商業化也日益明
顯;而因為有“社會主義”精神在內,它的商業化比較正常的市場經濟更
為怪異,甚至令人匪夷所思。如果只是燒給先人的紙紮祭品日新月異,例
如增加了最新科技的iphone4、ipad之類,倒也罷了,問題是既然資本主
義市場也包括勞動力市場,因此就出現“代客拜山”的行業,也就是代客
掃墓。

毛澤東時代,廢除了“磕頭”的舊習俗,代之以鞠躬;如今封建主義復辟
,磕頭重現,自然比鞠躬辛苦,雖然因此可以更加表示自己的誠意與孝心
。然而在“向錢看”的精神指導下,去磕頭花的時間,不如去賺錢來的更
有意義與光宗耀祖,因此才有“代客掃墓”行業的興起,讓自己的客人去
做更有意義的事情,而由自己充當孝子賢孫,代客人表達誠意。當然,充
當孝子賢孫也必須有代價,因為現在是商業社會,“毫不利己、專門利人
”的雷鋒時代已經過去,已經屈就充當人家孫子,再沒有任何物質代價,
未免太說不過去了。所幸“盜亦有道”,做一次孝子賢孫、磕一次頭才收
費100元人民幣,價錢還算公道;如果價錢太便宜,反而顯得客人缺乏誠
意了。

更值得稱許的是,為保證服務質量,業者表示一天最多只接兩宗訂單,代
兩名客戶祭掃。這樣只是“兩意”,就像“大婆”與“二奶”,是目前社
會主義中國所默許的,因為有紙紮二奶的出現;如果再多一宗訂單,變成
“三心兩意”,顯然花心而缺乏誠意,演變成為“三妻四妾”,回到“大
清律例”時代,豈不否定了一百年來的辛亥革命?問題是接幾單生意,客
人怎麼知道?由於是新生事物,國家來不及制定法例規範,甚至不知怎麼
抽稅,暫時只能靠業者的“社會主義覺悟”來自律了。

然而這種做法,肯定受到衛道者們的批評,因為用錢請人做孝子賢孫,而
不是自己出馬,很缺乏誠意。這種批評不能說沒有道理。然而,孟子曰: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現在不但自己後人出錢請,還有請來的孝子賢
孫,壯大孝子賢孫的隊伍,這才是最大的誠意。即使請來的孝子賢孫是暫
時的,也有利益交換因素,但是這點符合中國共產黨為壯大自己隊伍的統
戰政策,即使是臨時的同盟者,也必須爭取。因此這只是把政治策略運用
到家族事業而已。這是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典範。

現在的麻煩倒是市場經濟的發展太過分了,不是一百、兩百元的小兒科,
而是房市的炒作已經蔓延到“墳市”,也就是墳墓市場,從而影響社會穩
定,因為中國人不但活得辛苦,居然還死不起,不但缺乏生存權,還面臨
死亡權的喪失,這才是清明時節黨需要抓的頭等大事。

媒體報導,中國網民在清明節前評出十大豪華墓地。最貴的廈門安樂永久
墓園標價800萬人民幣,堪比豪宅;而毗鄰香港的深圳,亦有78平方米的
墓地售價220萬元,單價貴過市區豪宅。根據民政部的規定,墓地使用年
限是20年,比住宅70年還要短。限期到了必須付錢,可見真正價格還高許
多。即使如此,到時說加多少還得加多少,否則墳地被挖,做起孤魂野鬼
,比流浪街頭的無殼蝸牛還要可悲。

即使普通墓地,也漲價不少。深圳不少墓地較之去年又漲了1萬至2萬元,
西麗報恩福地位置最好的墓地,要價已高達20萬8000元,每平方米均價近
5萬。這才是墓地價格,消費者還需再支付管理、安放、綠化等費用,去
年消費者需繳交的5000元管理費、1000元安放費、1000元綠化費、1萬元
到3萬元不等的墓碑製作費,在今年也已分別上漲至管理費6000元、綠化
費2000元、墓碑製作費2萬3000元到4萬5000元不等。

價格的上漲,除了通脹因素外,還因為政府打壓炒房,資金四處流竄,以
致死人也難逃一炒。因此人的一輩子,生作為房奴,死作為墳奴。如果現
在做調查,來世不做中國人的,肯定更多。當然,這也是片面的想法,因
為中國人也有許多種,如果有機會進入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不但上述費
用全免,還有免費的“代客磕頭”服務。就是挨不進八寶山,也別以為路
上行人難斷魂,人民的好總理周恩來同志已經英明預見到今天的一切,因
此帶頭把骨灰撒入大海。大家與他一樣,大家就死得起。不但不必做墳奴
,就是不想做房奴,也不必死不甘心,鬧出茉莉花或天安門事件,給政府
添亂,因為周總理在天之靈已經等著您,就去做“天堂鳥”吧。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11.4.6)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