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燈火輝煌 創黨者女兒晚景淒涼    林保華

    共產黨創始人陳獨秀的女兒不願在共產國家生活,跑到紐約又生
    活無著。共產黨實在應該給陳獨秀平反----幾十年造成的災禍,
    就因為沒有推行陳的“二次革命論”發展資本主義,現在不得不
    以“初級階段論”補課。

紐約“世界日報”刊出中共建黨的第一號創始人、中共一大至五大被選為
總書記的陳獨秀的女兒陳子美,因為付不起她早已買下並且居住的紐約合
作公寓的管理費(她的耆老生活補助金每月四、五百元,而公寓的管理維
修和所有水電煤氣費四百元),多年來累計欠下一萬四千元,最近管理公
司下令將她逐出公寓,她已接到法院傳票要她出庭,因此通過社區人士向
紐約市議員求助。

基於當年學習中共黨史時對陳獨秀人格的了解和他在中共黨內鬥爭中受屈
的同情,我打了電話給“聯合報”駐紐約記者曾慧燕,希望能帶我去探望
她,因為我剛到紐約,人生地不熟,而曾慧燕一向幫忙“新客”。同時向
她提出“申請”的還有中共黨史專家、曾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待過的司馬
璐老先生。曾慧燕帶隊去探訪時,同去的還有前“新觀察”總編輯戈揚和
內子。紐約的“世界日報”、“明報”、“星島日報”也有去採訪或跟進
。看來“錯誤路線”頭子陳獨秀,也還有其“剩餘價值”而“惠及”後人
了。

由陳子美的落魄,當然也想起現在意氣風發的高幹子弟,江澤民和李鵬可
以呼風喚雨,鄧小平、陳雲、王震等家族則成了名列前茅的豪門族閥。也
怪不得中共元老們當年的“你死我活”鬥爭,除了對付國民黨,還包括黨
內的異己,甚至不惜借國民黨的刀,殺自己戰友。這樣,勝利者不但可以
成為人中龍,而且可以福澤後人。而作為“路線鬥爭”失敗者的陳獨秀,
在坐完國民黨監牢後,窮困潦倒而病逝,而由他親手創立的黨,並沒有表
示對他的關心,還指責他是“托陳匪幫”和“漢奸”,陳的子女則不死即
窮了。

我們見到的陳子美女士,是個短小精悍、手腳靈活、腦筋清楚的老人,十
分健談而不乏幽默感,相信和乃父的基因有關。在兩個多小時的交談中,
有備而來的司馬璐想問她一些黨史中的問題,但她以不懂政治為理由警覺
地避開了,她有興趣的是談她的家世和傳奇性的經歷。

        陳獨秀大小通吃

陳子美的母親高君曼,是陳獨秀元配高曉嵐的同父異母妹妹,但陳子美說
不記得這位元配夫人的名字了,是真的忘了,還是以前的嫌隙而不屑一提
當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更把陳的“一箭雙雕”責任推給這位元配。據她
說,由於陳獨秀生性風流,高曉嵐認為他如果要了自己的妹妹,好過找外
人,因此“內舉不避親”,不斷在陳的耳邊吹風,介紹自己的妹妹如何賢
淑和知書識禮。加上陳高兩家的家書分別由陳獨秀和高君曼執筆,彼此更
加心儀。相信在這些書信往還之中也會販賣“私貨”。

陳獨秀當時還推薦給高君曼一些介紹新思想的書籍,然後再“煽動”她離
家讀書,最後又把她叫到他所在的杭州(當時他在杭州陸軍學堂任教)。
離開了深閨而在外頭舉目無親的高君曼就輕而易舉的落到“偶像”陳獨秀
手裡。

陳子美生於1912年,今年實足年齡應該是85歲,但她來美以後虛齡變實齡
,成了1910年出生了。陳子美的三個哥哥和一個姐姐都是高曉嵐生的,長
幼順序是延年、喬年(分別於1927、1928年被國民黨處死)、筱秀(女,
1927年從家鄉安慶趕到上海為延年奔喪時因過度悲傷和勞累而暴卒於滬上
)、松年;高君曼則生子美和她的弟弟鶴年。松年在中國大陸,前幾年發
表過一些回憶陳獨秀的文章;鶴年呢,據陳子美說,1975年時他還在香港
“星島日報”工作,不過改名陳哲民,後來可能回中國大陸了。她和兩個
兄弟均無聯絡。而當司馬璐提及中國報刊披露新史料時,陳子美就很不高
興地懷疑是陳松年亂說的。

他們的不和看來由來已久。據陳子美所說,高曉嵐在安徽去世(1930年)
,高君曼帶了兒女去奔喪,被陳松年拒在門外。不過在這以前,高君曼對
在外獨立生活的延年、喬年相當照顧,這點陳子美口氣相當自豪。

        糖果在爸爸書桌抽屜裡

陳獨秀對身邊的女兒陳子美相當溺愛。據她說,陳獨秀書桌最底下一個抽
屜就是給她放糖果的。陳獨秀在書桌上寫文章,女兒在底下吃糖果,老子
專注寫文章忘了女兒,女兒一心吃糖也忘了老子。講到這些,陳子美臉上
露出稚子之情。

由於陳獨秀後來投身革命事業,不只是耍耍筆桿子,也面臨白色恐怖的鎮
壓,所以高君曼帶了子女分開住,不過在高曉嵐逝世後一年多,高君曼也
去世,可謂紅顏薄命。直至後來陳獨秀被捕、老病、死亡,陳子美也就一
直沒有和他在一起。雖然如此,她直言對爸爸很有感情。

後來和陳獨秀同居的,是一個叫潘蘭珍的女工,年紀只比陳子美大一些。
1932年陳獨秀被國民黨逮捕,關在南京,陳子美曾去老虎橋監獄看他,據
她說,她曾建議給潘正式的名分。潘以後在窮困中一直陪伴陳獨秀,直至
他病逝。對陳獨秀的病逝,陳子美認為是食物中毒,怪住在一起的鶴年不
懂醫學,沒有立刻將他送往醫院。

抗戰爆發,陳獨秀獲釋,經武漢、重慶去江津,陳子美則在貴陽讀醫。據
她說,在一次大轟炸後逃出,她沒說去哪裡,大概是上海,因為“解放”
前後她就在上海。

陳子美不大願意談她的感情生活,只說人家是寫“血書”追求她才打動她
的心,但後來這段婚姻並沒有維持下去。而據司馬璐先生說,她有兩次婚
姻,她自己不願說,他也就沒問。

        花甲之年攜子泅水偷渡香港

“解放”後陳子美在上海的日子並不太好過,據她說,街道的居民委員會
對她並不好。1960年她帶兩個兒子移居廣州。她沒說以什麼理由申請遷居
,但她說實際目的是想去香港。因此她就監督兩個兒子學游泳。經過十年
準備,到1970年,小兒子先偷渡去香港,半年後大兒子和他的朋友帶著她
身上捆著幾個空汽油罐,在海上漂流了十幾個小時才到香港。據她說,兩
個年輕人在海上都累得打瞌睡,她則一直在旁邊弄醒他們。那時她已是60
虛齡了。

在香港幾年,她在工廠打過工,後來開托兒所。1975年,她聽到消息以為
港府將遣返偷渡客,便興起往美國跑的念頭。本來是想到美國旅遊看看後
回去叫兒子來,但是旅行社的人對她說:“你的腳踏到美國後,就是你狠
了。”想想有道理,她就留下不走了。陳子美以六十多歲年紀在餐館打工
,居然能夠說服老闆出面給兒子辦移民來美而全家團圓,以後她隨兒子入
籍美國。

但陳子美不願多談她兒子的事。1982年他們以一萬五千元買下了現在住的
這個公寓,但1991年她因哮喘病住院,已經搬走而仍拿著鑰匙的小兒子回
來把她的積蓄、首飾等全部拿走。據她說,此後兩個兒子再沒有和她聯絡
,她也就完全靠政府的福利過日子了。

曾經共過患難的兩個兒子為何會如此絕情?是兒子沒有人性,還是婆媳不
和而鬧翻,或者另有其他隱情,老人家不願說,我們也不方便問。但是據
了解美國法律的朋友說,美國社會尊重人權,尊重老人,因此是不會將她
逐出屋子的。雖然萬惡的資本主義制度不會將陳子美趕盡殺絕,但現在擁
有“地大物博”全國資源的中國共產黨,似乎也應該對他們的第一號祖師
爺的落難後人施以援手,否則太不近人情了。北京駐美國使領館對錦上添
花式的統戰十分慷慨,但願更能雪中送炭關心老人。

也有朋友問起,我們怎麼可以確認陳子美的身分而非冒充的?首先我認為
現在冒充陳獨秀的子女並沒有什麼油水,不如現在的高幹子弟不斷演出“
假如我是真的”的騙局;其次,我們對陳獨秀也有一定了解,特別是司馬
璐先生熟悉陳獨秀的歷史和家譜,自信不會受騙。事後我們也認為她的身
分是可信的。

至於陳獨秀,我認為站在共產黨立場上,應該給他平反。中共幾十年來給
全國帶來的災禍,就是因為沒有推行陳獨秀的“二次革命論”去發展資本
主義,帶來了農民革命的後遺症,現在也正在以“初級階段論”進行“補
課”。當然,這是另外一個話題。

《中國時代》  1997年11月


林保華按:

最近找到了這篇舊文,重新打字上網。

後來我們曾經陪同王丹的父母親去拜訪陳子美女士。因為王丹母親王凌雲
女士是研究中國近代史的學者。陳子美女士表示中國領事館後來有照顧她
的生活。令我們比較心安。

陳子美女士逝世後,我與內子有去靈前告別,並且見了她的大兒子。

下面是“世界日報”有關她逝世情況的報導。

陳獨秀之女 25日紐約公祭
陳子美孤獨病逝 世報率先報導引各方關注 其子從大陸來美善後

中國共產黨創始人陳獨秀女兒陳子美去世的消息傳出後,她的長子李大可
20日已從中國大陸趕往紐約,著手料理她的後事。李先生希望母親的遺體
早日入土為安。圖為慈濟基金會2000年探訪陳子美時,在她家中替她拍下
的居家照。 (慈濟基金會紐約分會提供)
 
【本報記者羅旦兮、曹健、胡盈光紐約聯合報導】中國共產黨創始人陳獨
秀的女兒陳子美,4月在紐約市一家醫院過世,享年93歲。陳子美過世超
過一個月沒有親人認領,最後由仍在中國大陸的兒子李大可出面認領,現
定25日(周二)在紐約華埠寶福殯儀館公祭,26日出殯。中國大陸駐紐約總
領事館21日致電殯儀館盼能與李大可聯絡,提供必要協助。

醫院18日表示,陳子美在2月25日被送往醫院,4月14日下午4時許過世。
院方以尊重為由不願透露死因。由於院方一直找不到陳子美親人,本準備
交由紐約市府處理。此事經世界日報率先報導後,引起各方注意。

李大可表示,他在紐約的友人前幾日由世界日報上得知陳子美的遺體無人
出面認領,立刻致電告訴他這項消息,他立刻由中國大陸趕回紐約處理。
他會按母親遺願找出當年的結婚禮服,下葬時穿戴。

李大可目前主要時間待在中國大陸經營生意,與母親多年失聯,他說:「
母親在我的印象中是相當獨立、堅強的女性,她一直能夠獨自照料好自己
的生活,也不太願意別人打擾。」至於為何與母親長久失聯,李先生非常
低調地表示,這是家務事不便公開。但他感謝社區對母親的關愛及協助。

陳子美鄰居卜洛絲表示,陳子美生前已在皇后區塞普絲丘墓園(Cypress
Hills Ceme-tery)購買了一處安息之地。

身為陳獨秀的女兒,在文革時期嚐盡折磨,也磨掉對共產黨的信心。

1970年,當時已60歲的陳子美為讓兩個兒子過的更好,帶著兒子坐在汽油
桶內偷渡到香港。再於1975年以觀光名義申請來美,1989年歸化入籍。歷
經世事磨難的陳子美,晚年在美國的日子並不順遂。1997年,陳子美因積
欠鉅額房租惹上官司,事情傳出,紐約僑社出面協助籌款,及中華海外聯
誼會匯款給陳子美,才解決她的困境。近幾年慈濟基金會紐約分會定時有
志工關懷陳子美生活。


世界日報
2004-05-22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