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台僑的熱誠      林保華

 

用“熱誠”而不用“熱忱”,乃因熱情之外,還有“誠心誠意”解。這次

美國台僑對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赴美從事外交活動的熱誠接待與歡迎

,充分說明這一點。蔡英文在美國停留六個地方,都是各有千秋,終點的

洛杉磯,更是超過三千人的空前規模,令人動容。當然,統媒還是會抓枝

節問題進行扭曲抹黑,這已經是常識。

 

看蔡英文在紐約的視頻,最後以25,000美元投得蔡英文肖像的竟是再添、

淑卿夫婦!我們移居紐約不久,就認識他們了,因為那時聽到他老兄的秘

密頭銜,讓我非認識他不可。他們絕對不是富豪,這次出手也讓我十分意

外。但是我知道,他們非常關心台灣,也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包括捐款支

持中國的民主運動。他們都曾經是黑名單人物無法回台灣;2003年他率領

幾位海外中國民運人士來台灣,我記得,在一場座談會上,當孫德銘唱“

望你早歸”時,再添流下幾滴老淚(雖然他滿頭白髮,年紀大概比我小近

10歲),我的眼睛也濕了。因為這些都是異議人士們的共同遭遇。更沒有

想到的是德銘兄居然得了不治之症先我們而去。

 

江春男今年夏天有一個美國行,回來在壹週刊的專欄裡寫了在紐約會見老

友的文章《何處是歸鄉》,我看了很感慨,更懷念紐約的台灣老友。文中

說:“歲月不饒人,當年台獨健將逐漸變成別人的阿公阿嬤,對人生與政

治的覺悟有不同的境界,最令人佩服的是黃再添和洪哲勝二人。黃再添廣

結善緣,對國內外時事充分掌握,邏輯清晰,條理分明,有深度有廣度。

洪哲勝投入中國人權運動,他們積極樂觀,犧牲奉獻,安於貧窮,三十年

不改其志,這種百折不回,充滿理想色彩,又很務實的職業運動家,世界

少見。”

 

不過老洪對我說,他太忙而沒有見到江春男。在美國的台獨大佬中,我們

第一個認識的是老洪。他的誠懇與肚量,使我扭轉過去對台獨的一些偏見

。他自己省吃儉用,沒有因為自己找來的資源而霸占其中的大多數,他每

天為報章精心主編《民主論壇》,並與作者廣泛聯繫,努力工作而給自己

的人工,只比協助他的中國民運人士多幾百元。如果不是還有其他收入,

以美國的水準,根本難以養家糊口。他還以高稿費給予中國的作者,是中

國民運刊物的幾倍,後來甚至每月撥款支持該刊物,讓我敬重與欽佩他的

人格。這些與某些千方百計佔有民運資源的中國人形成強烈的對照。在失

去資源後,老洪還繼續出版他支持中國民運的電子報;與某些喜歡誇誇其

談、沒有利益就不做事的一些人,也是明顯的對比。美國台僑對民主運動

的獻身精神,是促使我來台灣發展的原因之一。

 

當然,在台灣幾年,也看到綠營內部的一些問題,與海外台僑的獻身精神

有差距,有時使我相當失望。也許民進黨在缺少精神準備的情況下過早執

政,使某些政治人物受到權力帶來甜頭的腐蝕而熱衷名利。有的人到民進

2008年選舉大敗以後還無法自省。不過綠營的清流還是大多數,尤其是

民眾的善良與熱情,是支持我們奮鬥下去的動力,也是台灣希望所在。

 

春男兄還說:“當年獨派大老,如今變成‘公媽牌’,他們對此稱呼處之

泰然。不過對於台灣公媽牌的作法卻大不以為然。生命如潮汐,漲潮退潮

各有其時,民主時代江山代有人出,那美好的一仗打完了,但有人賴在台

上不走。當年在海外為台灣拼生死,現在卻變得這種德行,被人當笑話,

實在太悲哀。”這點,我從平時與“美國公媽”交流的電子信件中也可以

看出來,看來是旁觀者清啊。

 

明年總統、立委大選,有的“公媽”級人物還不死心,例如施明德最近的

記者會,搞不清他想做什麼?但是不甘寂寞是實在的,如果反應強烈,他

則出來選總統。問題是他的紅衫軍在被馬英九利用後,信譽已經破產,別

人看得清楚,他則還在權力夢中沒有清醒,隨時會有“蠢動”的表現。而

那個在從中國回來後成立的“最大黨”,蒐集龍鳳配攪局不奇怪,奇是奇

在他們需要的龐大選舉經費哪裡來?而居然有綠營的政治人物也是他們的

物色對象,明擺著是想分化綠營。但被物色者也沒有斷然拒絕,實在匪夷

所思。

 

這些再次證明“人貴有自知之明”是多麼的不容易。看看他們的“美好”

歷史,希望不要被“一念之差”所毀,徒增老戰友們的唏噓。

 

蔡英文回來後不久,也將去日本從事“外交”活動。日本的台僑已經以同

樣的熱誠積極籌備歡迎活動。金溥聰在美國的搗蛋已被公認為不成體統之

舉,雖然他們還在強辯。金馬有種的話,再去日本攪局啊,否則不算大丈

夫。

極光電子報  2011.9.19

http://www.taup.org.t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