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香港        林保華

 

到香港轉了一圈,掐頭去尾,只有冬至一整天是在香港。廣東人很講究“

做冬”,也就是冬至這天要好好吃一頓進補。因此有的單位甚至那天下午

就放假,讓員工回家準備那頓晚餐。

 

        物價房租齊漲 景氣不若以往 

 

今年年初去過香港後,這次再去,感覺上東西貴了一些,其中計程車落錶

起價從18元漲到了20元。但主要是食品,尤其與台灣比較,台灣近來物

價貴了一些,但是香港更貴,原因當然是因為樓價上漲,帶動租金,加上

中國通脹的影響,香港無法獨善其身。雖然氣象台已經報告香港今年將出

現本世紀最冷的平安夜,但是更多的寒意卻體現在所見所聞上。

 

1976年我到達香港時已經開張的禮頓道印尼餐廳,是香港最早也最著名的

印尼餐廳之一,因為無法負擔沉重的租金,已經在十月底悄悄結業。這次

來不及去送別了。我以前住家的銅鑼灣百德新街,樓下各式店鋪每次回香

港路過,都是物換星移,反映香港商業競爭的激烈。

 

雖然幾個月前香港樓價才開始出現調整,但是經濟的不景似已掩蓋不住,

以往錦簇亮眼的大樓聖誕燈飾看來失色不少,不但銅鑼灣、金鐘、中環如

此,上到太平山頂,俯瞰維多利亞港,也無目眩的感覺,相信這是各個企

業開始緊縮開支了。固然,冬至許多家庭是在家裡過節,然而在外享用晚

餐,以及飯後到太平山頂,再下山逛崇光百貨,人群的疏落都出乎我的意

外。也有的說,因為年滿18歲的香港永久居民今年拿到特區政府頒發的

6千大洋,所以許多人因此借聖誕假期出遊,飛機增加了許多班次,最熱

門的去處是台灣,那是在6千元可以負擔的範圍內。

 

最“刺目”的則是中環匯豐銀行總行樓下的空地,上演“佔領華爾街”的

戲碼還沒有結束,其毅力顯然比台灣強多了。只是除了安營扎寨的帳篷以

外,還有帳篷外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包括晾出來的衣衫,實在有傷大雅

。或者,這是對社會運動的過度苛求?

 

        見老友 遊舊地 苦思香港前程

 

由於在香港時間苦短,所以只見了很少幾個朋友。其中回到已經7年沒有

去過的香港大學。今年是香港大學的一百週年,8月,因為紀念活動中中

國副總理李克強的到來,引發警察踐踏人權之風波,校長徐立之被迫出來

道歉,可能因此得罪當權者,他的連任也因此泡湯。一位著名學者,不諳

政治而又不小心捲入政治,處置失當,導致如此不幸後果。

 

我在港大工作了11年,這次舊地重遊,經濟金融學院仍在仍在原來的樓

層,雖然還見到幾個舊同事,但人事已有許多變化,只是作為地標的陸佑

堂,表面上仍然保留它的殖民地風采,內涵卻不知變了幾多?

 

冬至那晚在麗東酒店的老飯店進餐,也是心有戚戚焉。這家江淮餐館,是

過去老媽喜歡來的,如今老人家轉眼已經過世4年了,我們自己也日益老

化,來一次算一次了。這家飯店,也是過去香港電台喜歡宴請傳媒朋友的

地方,而在不久前,香港電台剛剛“改革”,把著名的時事“叩應”節目

主持人吳志森“炒”了,也是香港進入寒冬的標誌。

 

與朋友在置地廣場二樓的咖啡室見面,與上次去半島類似,失去往日高雅

的氣質。香港貧富兩極分化﹐有更高檔的場所出現﹐此地淪為某些雅痞眼

中的“茶餐廳”了。排隊入座後,看到旁邊有更好的“臨街”座位,我們

要求換位,竟被拒絕,說是留了給特定客人。後來那位客人到了,原來是

中國客人,可這裡並無訂座規矩;要經理拿出中國客人的訂座證據,他們

也拿不出,大約是我們講的粵語,現在不如“普通話”吃香了。不過經理

聲稱他是香港長大的香港人,不會歧視香港人云云。聽來倒像香港特首曾

蔭權聲稱喝香港水、吃香港米長大,看到共產黨卻矮了半截;也像馬英九

說是燒成灰也是台灣人,看到中國人膝蓋就發軟那樣。

 

在香港,正好廣東陸豐烏坎村與汕尾海門鎮發生的維權運動如火如荼。香

港主權轉移後,與中國人同命運、共呼吸,所以很關心劉曉波、趙連海、

艾未未事件,會站出來參與維權;但是廣東發生的事件,會牽動更多相關

市民的心,因為那是自己“鄉里”發生的事件,不但有自己的家人、親戚

、朋友,甚至可能還有自己的投資,包括即將被拆遷的房產或農地等等,

而海門抗議興建發電廠這是關係到當地居民的健康及漁民的生計,也是切

身利益攸關。因此雖然兩家無線電視台已經接近CCTV甚少報導,但是報

章還是派記者深入採訪。其中要在海門建造發電廠的是李鵬家族操控的能

源企業。香港人與李鵬家族早在六四就結下樑子,沒想到20多年之後,

還是冤家路窄。

 

香港的朋友還關心台灣的選情。他們是在香港少數支持民進黨的朋友,平

時很難找到知音,所以與我們談起來,非常開心。他們有的上網看三立的

大話新聞,盛讚它的火力,但是也遺憾聽不懂台語而不能完全明白。有的

向我痛批明報那個“台北札記”的專欄,因為還在販售民進黨內部如何派

系鬥爭,蔡英文無法駕馭,挑撥離間,不一而足,例如“民進黨內大佬們

對黨部做的民調情況必定知之甚詳,而仍採取低調而軟性的助選方式,難

道是不看好蔡的機會?還是心裏根本就不希望蔡能當選?”他們居然還看

不到民進黨這幾年的變化?這種心態不是與馬英九一樣,還停留在二零零

八年?

 

離開香港時,天氣也越來越冷了。但是也欣喜的看到,香港區議會選舉中

共的種票、種人,已經喚醒泛民支持者的關注,也喝止親共人士的奧步,

所以選舉小圈子的選委,泛民成績不錯,但是這無助於泛民可以選上特首

,只是可以入閘陪跑而已。沒有徹底的政改,香港仍然沒有前途。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看》雜誌  103  2011/01/052012/01/18

www.watchinese.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