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特務的煽動(方勵之)    凌鋒  1987.2.4

原中國科技大學副校長方勵之被鄧小平開除出黨和解除職務後,雖然閉門
謝客,但仍堅持自己的觀點,充分表現了中國知識分子精英中的傳統錚錚
風骨。

最近台灣《聯合報》有一篇訪問文章和致方勵之的一封信,被訪者和寫信
者徐家鸞,從一九五八年以來,就是方勵之的同事,一九八零年應美國的
聘請到華盛頓後即“投奔自由”到了台灣。徐家鸞談了方勵之過去的情況
,但有些說法是“別有用心”的。

據徐家鸞介紹,方勵之一九五六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物理系,是北大空前的
優秀學生,因為連續五年在他所修的一百門課程中,包括體育在內,無一
不是滿分。方勵之的父親是鐵路工人,是“紅五類”成員,所以他不但在
讀書時就入黨,而且畢業時被分配到高度保密的中國科學院原子能研究所
。但是一九五七年他中了毛主席的“陽謀”,同他的太太李淑嫻向黨提意
見,結果被開除了黨籍。

此後由於中共一直在搞政治運動,特別是文化大革命,方勵之和其他大多
數中國知識分子一樣,都成了專政對象,吃了很多苦。相信這是搞自然科
學的方勵之,為什麼在自己的專業上作出優異成就的同事,還那樣關心民
主和自由,從而成為中國青年學生的精神領袖。

但是徐家鸞有些話太失分寸,不知是“幫了倒忙”,還是如中共所說的是
“台灣特務”的煽動。

如徐家鸞說,文革時期他們在磚廠勞動時,“方勵之每次與我見面,說得
最多一句話,就是‘快了!快了!’。他的意思就是說,毛澤東與中共的
政權快完了!”

時為一九七一年林彪事件以後,方勵之所指“快了”,當是他的勞改身份
快解放或落實政策;頂多是老毛快完了,當時絕不會是“中共政權快完了
”;就是現在,也沒有人真的認為中共政權快完了。徐家鸞這種一廂情願
的誇大說法,如果不是在討好國民黨當局,就是在煽動中共的保守派加重
對方勵之的懲罰。不知道鄧力群會不會受到國民黨特務的煽動而加強對方
勵之迫害?

另外,徐家鸞還吹噓中國科技大學的十幾位理論物理教員在“徐公”支持
下如何精誠團結,“沒有向惡勢力與暴政低頭”。“凡是敵人擁護的,我
們就要反對。”徐家鸞的這句話豈不是又為無產階級專政提供口實?

徐家鸞甚至在信中對方勵之說:“我也希望你能走出鐵幕到台灣來。”中
共應派員到台灣調查一下這個徐家鸞,是不是專搞挑撥離間的台灣特務?

原載香港《信報》“人在香港”專欄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